首頁 > 正文
重慶首屆“村BA”何以“出圈”

  八月三日,首屆重慶市和美鄉村籃球大賽(村BA)總決賽舉行,開縣春橙籃球隊獲得冠軍,將和墊江山水牡丹籃球隊共同代表重慶出戰全國“村BA”西南大區賽。記者 萬難 齊嵐森 實習生 辛飛 攝\視覺重慶

  一個“小球迷”正在練球。記者 劉衝 攝/視覺重慶

  北碚區為鄉村籃球比賽準備了旋耕機、綠色大米等實用、接地氣的獎品。記者 齊嵐森 攝/視覺重慶

  現場觀眾熱情高漲為球隊加油助威。記者 萬難 齊嵐森 實習生 辛飛 攝\視覺重慶

  89:74,終場哨聲響起,分數定格,開縣春橙籃球隊獲得首屆重慶“村BA”冠軍!

  經過一個多月的激烈比拼,8月3日晚上,首屆重慶“村BA”總決賽收官。

  去年7月至今,貴州臺江“村BA”強勢“出圈”,火遍全網。今年,“村BA”正式上升為全國和美鄉村籃球大賽。

  憑借火爆的比賽氛圍,別具地域特色的村民“啦啦隊”,“農味”十足的獎品,重慶首屆“村BA”在網絡上的話題瀏覽量突破388萬次,全賽程瀏覽量突破千萬。

  重慶首屆“村BA”,何以“出圈”?

  球員為家鄉榮譽而戰

  此次比賽的亞軍隊伍墊江山水牡丹隊,前身是沙坪鎮籃球隊,由幾個籃球愛好者自發組建,平時約著打球,主要也是為了強身健體。

  接到組隊參加“村BA”的消息,球隊組織者、沙坪社區黨委書記熊建不敢有半點馬虎,

  “我們通過微信群、電話通知等,廣泛發動鎮上的籃球愛好者踴躍報名。”熊建告訴記者,經過幾天的動員,好不容易拼湊出了一支12人的“臨時籃球隊”,其中既有像他這樣的社區工作人員,也有在家種地的村民、暑假返鄉的大學生。

  這樣一支“臨時籃球隊”,最初並不被人看好,比賽可以説是“無人問津”——隊員的打法各不相同,更別説有什麼戰術,當然也沒有“啦啦隊”,沒有後勤保障。第一場比賽,球隊以一分優勢險勝對手,這讓大家燃起了鬥志,想打得更好、走得更遠。

  隊長李渝聖是兩家物流公司的負責人,每天忙得不可開交,為了抽出時間打球,他每天花數百元請人代班;球隊中鋒傅雲貴,在福建莆田學院讀大三,聽到消息後立馬買機票回鄉,每天訓練四五個小時,説“想為家鄉的榮譽而戰”……

  這樣的故事在8支參賽隊伍中並不少見——

  巫山脆李隊的隊員大部分都是曲尺鄉的脆李種植戶,也是一支在當地中學畢業的“同窗”隊伍,33歲的張波上午在打理自家的20多畝巫山脆李,下午就和隊員們一起打籃球;

  北碚區天府鎮籃球隊聾啞人球員唐亮,每天往返于賽場和工作崗位之間,訓練備賽,為家鄉榮譽逐夢籃球賽場;30歲的姚攀放棄紅火的建築業務,從四川自貢趕回來加入萬盛黑山紅隊,希望能和隊友拼出個好成績。

  【他山之石】

  “村超”是貴州榕江(三寶侗寨)和美鄉村足球超級聯賽,它以其獨特的鄉土味,在今年火爆全網,截至目前總計閱讀量超過100億。

  貴州省榕江縣委副書記、縣長徐勃認為,“‘村超’的‘出圈’爆火,除了良好的群眾基礎之外,更具有決定性的因素是全縣人民的踴躍參與,徵戰綠茵場的‘草根’球員來自各行各業,農民、廚師、養殖戶等,‘村超’火爆背後的‘高人’就是人民!”

  球迷用各種方式為家鄉助威

  “村BA”的較量不僅發生在球隊之間,鄉村裏的男女老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為家鄉的榮譽“較勁”。

  墊江山水牡丹籃球隊在基層選拔賽一路連勝後,越來越多的村民成了他們的“粉絲”。

  最初看比賽,觀眾都是“看個鬧熱”,而後面幾場比賽打下來,很多根本不懂籃球的村民,都時時關注家鄉球隊的戰績,為他們每一次進球歡呼,為每一場勝利喝彩。

  沙坪鎮宣傳委員張宇波目睹了這些變化,在後面幾場比賽中,他只要在微信群裏説一聲“我們球隊今天要去打球,快點去給我們球隊加油”,就有村民端著晚飯、抱著孩子去現場為球隊加油。

  在隊員蘭智勇看來,“村BA”其實是隊員和球迷之間的“互粉”,“很多村民並不懂籃球,但是看著球員為了家鄉的榮譽拼搏,也情不自禁地被感染,而球員也在家鄉父老的喝彩聲中全力而戰。”

  進入決賽階段,隨著沙坪鎮籃球隊一路過關斬將,本地的球迷也越來越多。在重慶“村BA”的決賽現場,張宇波帶著100多位村民“啦啦隊”將從當地小學借來的戰鼓、音響搬到了240公里外的萬盛經開區決賽現場,繼續為球隊加油。

  其他隊伍的“啦啦隊”也用不同的方式表達他們對球隊的支援:彭水紅薯籃球隊的球迷張二,因侏儒症身高僅1.28米,但卻非常熱愛籃球,他特地從彭水趕到決賽現場,站在球場邊一邊直播一邊解説;萬盛黑山紅籃球隊的“村民啦啦隊”則用當地特有的民間音樂“金橋吹打”為家鄉加油助威……

  【他山之石】

  在海南省文昌市舉行的“村排”大賽中,男女老幼齊上陣,這些球迷身著統一服裝、敲鑼打鼓、舉牌吆喝。

  在貴州省“村超”現場,每當家鄉球隊有比賽,各村各寨村民身穿民族特色服裝,到現場為球隊加油鼓勁,在中場休息表演時唱山歌、跳苗舞,極具地域特色。

  著名戰略咨詢專家王志綱到榕江縣考察“村超”後認為,“村超”的主角從始至終都是群眾,從賽事發起、賽程安排、晉級規則的制訂、到節目表演等,均是民間自發組織、自行決定、自行實施。可以説,政府強大的組織保障能力,再加上始終堅持“人民體育人民辦、辦好體育為人民”的理念,才讓“村超”有了今天的局面。

  比賽體現出濃鬱的鄉土味道

  為了帶來不一樣的“鄉土味道”,各區縣在賽事中各出奇招:

  北碚區的“村BA”決賽邀請獲得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等稱號的“三農明星”做主持,“最美清潔戶”、駐村第一書記等代表當嘉賓。決賽的獎品也頗具“農味”,有農用無人機、旋耕機、化肥等。

  在萬盛經開區“村BA”決賽現場,邊上觀賽的村民搬著板凳、坐到地上,圍觀家鄉球隊的比賽。萬盛經開區籃球協會總教練羅長興化身“臨時解説員”,用鄉音喊出球員“冷面殺手”“謙謙君子”等一個個綽號,讓籃球賽場成了一片歡樂的海洋……

  在開州區“村BA”決賽中場休息期間,當地村民穿上自制的“開州羊肚菌”“開州春橙”玩偶套裝,為現場的球員加油助威,也為當地的特色農産品“吆喝”

  而在首屆重慶“村BA”決賽現場,冠亞軍的獎品則是當地特産黑山紅茶葉、叢林菌菇,“這是我收到過的最特別的獎品。”開縣春橙隊隊長彭浩坦言,保持“鄉土味”是重慶“村BA”最大的特色!

  首次擔任“村BA”賽事的總裁判方雲龍也被賽事的鄉土氣息所感動,“盡管多次擔任專業賽事裁判,但參加這樣的有鄉土氣息的籃球賽還是第一次,這應該也是‘村BA’受到追捧的原因。”

  首屆重慶“村BA”終場哨聲吹響,但屬于重慶人的鄉村體育狂歡仍未落幕,就在8月,首屆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和美鄉村乒乓球大賽(簡稱雙城“村TT”)將舉行,更多類似的鄉村體育也將蓬勃興起。

  【他山之石】

  “村BA”是由貴州省臺盤村“六月六”吃新節籃球賽發展而來的賽事,該村在吃新節舉辦籃球賽已有幾十年的傳統。

  貴州省臺江縣臺盤村村主任岑江龍介紹:“‘村 BA’火爆的一個原因就是‘比較純粹,接地氣’,‘土’在比賽中場的民族特色表演,也‘土’在接地氣的‘土特産’獎品,更‘土’在最純粹地對籃球的熱愛,村子裏不管男女老少,只要説起打籃球,大家都擼起袖子躍躍欲試。”

  記者手記>>>

  把鄉村體育IP的“流量”變成産業的增量

  曾經,在大多數人的觀念裏,體育運動的重心並不在鄉村,也很難想像“村超”“村BA”“村排”能成為吸引上億人關注的賽事。

  有專家評述,“村BA”“村超”的火爆“出圈”是偶然中的必然,折射出農村地區對高品質精神文化生活的強烈需求。

  的確,近年來隨著鄉村振興的全面推進,農村群眾收入水準的提高,農村文體活動的不斷推廣,讓本就扎根鄉土、世代傳承的傳統體育運動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村BA”“村超”“村排”等更多“村字頭”的鄉村體育不斷“出圈”。

  而鄉村體育絕不只是停留在“出圈”,它還實實在在地帶動了鄉村的發展。

  以貴州榕江和美鄉村足球超級聯賽(“村超”)為例,截至目前,“貴州村超”話題僅抖音平臺閱讀量就超過77億次,而一場火爆全網的鄉村足球賽,助力鄉村振興的效果也很明顯,今年5月,榕江縣接待遊客107.37萬人次,同比增長39.73%,實現旅遊綜合收入12.41億元,同比增長52.08%。

  鄉村體育賽事,如何才能像“村超”一樣從“出圈”到促進鄉村振興?

  一是群眾要成為真正的主角。

  無論是“村超”還是“村BA”,參與的球員都來自當地群眾,“村字頭”體育賽事的主角自始至終都是群眾,從賽事發起、賽程安排、晉級規則制定到節目表演等,均是民間自發組織、自行決定、自行實施。

  二是用賽事宣傳當地特色文化、行銷當地特色農産品。

  例如“村超”帶火了榕江的傳統文化,侗族大歌、苗族服飾、藍染、刺繡、銀飾等傳統文化在“村超”現場大放異彩,賽場外蠟染、苗族刺繡訂單不斷,當地特色文化、文創産品隨著遊客腳步“傳”出貴州。

  在臺江,農特産品的特賣會平臺搭建到“村BA”籃球場,臺江鯉吻香米、生態鱘魚、銀飾制品等“黔貨”還作為優勝參賽隊伍的獎品,體育賽事帶動了地方農特産品“出山”。

  三是將鄉村體育IP變現,將“流量”變成“留量”。

  由于“村超”的舉辦,榕江的接待能力提升了一個等級,當地通過聯動周邊景區,把“村超”帶來的流量變成遊客的“留量”,使“體育IP”變成産業的推動力,進一步帶動當地的鄉村振興。

  現在,鄉村體育在全國方興未艾,熱潮之下,更需要賽事舉辦地科學謀劃、完善服務、整合資源,讓鄉村體育的“出圈”,最終結出鄉村振興的碩果。

編輯: 陶玉蓮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