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充電樁的下鄉路

  黔江區新城區國網正陽充電站,是渝東南地區最大電動汽車公共充電站,圖為車主在為新能源汽車充電。特約攝影 楊敏/視覺重慶

  5月28日,銅梁區西郊綠道南城街道團結社區,市民在便民充電站充電。通訊員 唐明兵 攝/視覺重慶

  武隆仙女山國家級旅遊度假區在接待中心附近設置了近50個充電樁,方便遊客為新能源車充電。通訊員 代娟 攝/視覺重慶

  在北碚區的渝廣高速靜觀服務區充電站,檢修人員對移動式充電樁的智能插座進行日常檢修。記者 張錦輝 攝/視覺重慶

  核心提示

  5月17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發布《關於加快推進充電基礎設施建設 更好支持新能源汽車下鄉和鄉村振興的實施意見》,提出加快實現適宜使用新能源汽車的地區充電站“縣縣全覆蓋”、充電樁“鄉鄉全覆蓋”。

  新能源汽車下鄉已經持續三年時間,全國下鄉車型累計銷量超過400萬輛。但是,今年年初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出之後,新能源汽車第一季度銷量沒有達到預期,廣大農村市場尚處起步階段,被寄予厚望。不容忽視的,充電基礎設施建設不足是全國普遍面臨的共性問題。

  重慶作為新能源汽車製造重鎮,也是新能源汽車消費的重要市場,鄉鎮公共充電樁建設這塊短板也亟待補齊。

  5月2日傍晚6點多,饑腸轆轆的網約車司機唐林送完客人後就在梁平區竹山鎮竹海景區停車場排隊等候給車充電,“已經排了一個多小時,前面還有2&車。竹山鎮只有2把充電槍,平時還好,一到周末、節假日充電就是這種狀況。”30多公里外的縣城能找到充電樁,但他擔心剩餘電量支撐不到那裏。

  在鄉鎮很難找到充電樁,這是全國範圍普遍存在的狀況。

  眼下,重慶新能源汽車市場保有量超過19萬輛。這其中,對鄉鎮公共充電樁需求最強的網約車司機、返鄉探親人群、鄉村遊客以及農村新能源車車主等群體日漸壯大,同時,“鄉鎮充電難”的呼聲日漸高漲。

  在鄉鎮充電真的那麼難嗎?公共充電樁下鄉又究竟難在哪?就此,重慶日報記者展開採訪調查。

  現狀——

  鄉鎮公共充電樁數量少、維護難

  5月24日,記者駕車從渝北出發,驅車一個半小時後,抵達合川區錢塘鎮,在公共汽車站、廣場、農貿市場等各處找尋充電樁,卻一無所獲。打開高德地圖搜索,顯示離記者最近的充電樁在高速公路錢塘服務區。

  記者繼續驅車前行,來到銅梁區安居鎮安居古城,在古城的停車場有5輛新能源車。“我們就住在銅梁區,離這裡不遠,過來耍不需要充電。”當被問及鎮上是否有充電樁時,車主李先生&&不清楚。隨後,記者隨機走訪了幾家商鋪,老闆大多回答“沒有聽説過,應該沒有”。

  事實上,錢塘鎮、安居鎮的情況並非個案。拿萬州區來説,全區已經安裝680多&充電樁,數量遙遙領先於其他區縣,“目前充電樁主要集中在城區,鄉鎮幾乎沒有建設。”萬州區經濟信息委相關負責人&&。

  “不僅僅是少的問題,充電樁的損壞率也比較高,而維修力量卻跟不上。”家住酉陽大溪鎮的陳偉告訴記者,鎮政府廣場旁邊有一個公共充電樁,但是經常損壞,維修的時間一般需要一週左右。

  重慶已在800多個鄉鎮(不含街鎮)建成3700多&公共充電樁,但一個鄉鎮平均不到5個。“這些充電樁大多主要分佈在高速公路服務區、重點景區、工業園區,廣闊的地域、分散的布局,使得後期維護十分困難,成本很高。”重慶充電樁市場佔有率排名第一的國網電動總經理周文平説。

  原因——

  成本高賺不到錢導致一槍難覓

  目前,鄉鎮充電樁一般分為私樁和公共充電樁兩種。

  在獨門獨院的農村,不需要土地和電力審批,車主購買新能源車後,車企可以免費贈送並幫忙安裝充電樁。但私樁是交流電電樁,充電慢,線路老舊後會存在安全隱患問題,目前安裝的數量很少。

  鄉鎮公共充電樁因為投入成本很高,回報周期長,收益低,所以存在布局少、一槍難覓的狀況。

  那麼,鄉鎮公共充電樁的成本究竟高在何處?

  用地難度大首當其衝。重慶充電樁頭部企業特來電總經理包濤&&,一些區縣存在“攜地自重”的情況,以土地資源審批作為條件,要求充電樁企業在當地投資建廠。即使願意出讓土地,年租金也要價數萬元。

  其次,電網鋪設成本很高。“與城區不同,鄉鎮電網鋪設大多只滿足農戶普通用電,高壓電網的覆蓋面很有限,這就意味著想在鄉鎮建設直流電公共充電樁,就要從10千伏高壓線重新鋪網,高壓外線成本在70萬元/公里。”包濤&&,這部分費用幾乎佔到建設充電樁成本的60%—80%,在鄉鎮建設一個4把充電槍的服務站,成本在100萬元—300萬元,一般企業根本承受不了。

  另外,充電樁的後期維護費用也十分高昂。充電樁屬於電子設備,因為電子零件的壽命、使用者的習慣、長期風吹日曬的環境等,導致充電樁的損耗比較大。另外,由於充電樁的布局分散,維修人力成本也隨之拉高。“目前,國網幾乎完成了重慶高速公路服務區充電站的全覆蓋,但僅一個服務區一年的維護費用就近萬元。”周文平介紹,同時充電樁大約3年左右需要做一次較大的技改,每個樁大約要花費2000元左右,算起來也是不小的成本。

  廣闊的鄉鎮對公共充電樁有需求,卻為何難以賺到錢?

  包濤分析,雖然目前充電難的呼聲日高,但需求量卻存在嚴重的“潮汐現象”,周末及節假日較高,一般工作日卻非常低。今年“五一”節,永川樂和樂都的充電樁單槍單日充電量達到275度,平時卻只有50度;彭水阿依河的充電樁節假日的單槍單日充電量也在200度左右,但工作日的充電量卻幾乎為零。

  “充電樁使用年限約8年,目前即便是人流量大的景區、高速公路服務區,鄉鎮大部分公共充電樁都是虧損狀態,實現盈虧平衡的極少。”周文平介紹,比如2021年在開州服務區建設4個充電樁,先期一次性投入100萬元,後期每年場地5萬元、維戶費用1萬元。按照5年回本計劃,每年需營收約25萬元,但目前每年收入卻不到1萬元。又如,在武隆仙女山鎮,國網電動自2020年分兩批一次性投入320萬元修建24個充電樁,在其他費用不計的情況下,按照5年回本計劃,每年需收入64萬元,但目前年收入僅在6萬元左右。

  破局——

  用“降成本、育市場”兩條腿走路

  面對這本“賺不到錢”的賬,充電樁下鄉之路又該如何破局?

  “新能源汽車發展大勢所趨,隨著國家新能源汽車下鄉的持續推進,我們依然願意在鄉鎮布局充電站、充電樁。”包濤説,底氣一方面來自於從國家到地方政策導向所釋放出來的紅利,另一方面則是廣闊的市場前景。

  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提出,加快實現適宜使用新能源汽車的地區充電站“縣縣全覆蓋”、充電樁“鄉鄉全覆蓋”。業界普遍認為,這將為全行業和企業帶來全新的發展機遇。

  按照《重慶市充電基礎設施“十四五”發展規劃(2021—2025年)》,中心城區、主城新區郊區鄉鎮街道分別按照半徑小于1公里、2公里布局公共充電設施,渝東北城鎮群和渝東南城鎮群按照半徑小于3公里布局充電設施,2025年公共換電站達到17座、公共充電站1050座、公共充電樁5100個。

  去年7月,重慶印發《全市加快建設充換電基礎設施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各鎮街集鎮、農産品集中配送中心具備充電設施安裝條件的比例不低於30%,建成充電設施的停車位比例不低於10%。

  “網約車司機、鄉村遊客、返鄉探親群體只是公共充電樁客戶的一小部分,中國8億多的鄉鎮居民才是最大的目標客戶。”重慶知名充電運營商星星充電大客戶總監林鵬&&,我國農村地區新能源汽車市場仍處於起步階段,總保有量相對較低,這和充電基礎設施建設不足有很大關係,企業只能用超前布局來培育農村市場,才能最後吃到紅利蛋糕,但這需要時間。

  市經濟信息委相關負責人介紹,當前,重慶正在為中心城區23個鄉鎮平均每個編制1—3塊公共充電樁用地,協調國家電網完善供電保障,其他區域鄉鎮也將參照執行,此舉將大大緩解企業用地、用電成本,減輕市場主體的建設壓力。

  此外,不少充電樁企業負責人還建議,各區縣能進一步優化開放自由的營商環境,為充電樁下鄉用地、用能申報提供綠色通道,縮短申報周期、審批流程;建立積極有效的激勵機制,在建設和運營上給予投入大、運營好的市場經營主體提供獎勵支持;有效整合優勢資源,積極引入先進技術和企業,以強強聯合、合作共建縮短市場培育周期,探索盈利新模式。

  相關新聞>>>

  重慶新能源汽車滲透率超3成

  可獲1000—3000元不等購車補貼

  新能源汽車下鄉日益火熱。重慶市汽車商業協會數據顯示,2023年一季度,重慶新能源車銷售3萬輛,同比增長27.7%,滲透率達到32.2%,均超全國平均水平,呈現逐年遞增的良好態勢。

  2022年,重慶新能源車銷售11.6萬輛,滲透率為28.8%。自2021年起,重慶採取“一個主站、三場巡展、百店聯動”的形式持續開展新能源汽車下鄉系列活動,鼓勵整車企業降價促銷、下沉市場。活動期間,共有長安汽車、小康汽車、上汽通用五菱、比亞迪等73家汽車企業的36個品牌95款車型,共計成交量超3000輛;國網、特來電、星星充電等5家充電樁企業參與,推廣覆蓋人群約109萬人,有效帶動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

  “當前,重慶新能源汽車下鄉仍處於起步階段,我們將延長時間、擴大範圍持續推動新能源汽車下鄉巡展。”市汽車商業協會相關負責人&&,今年重慶已經在永川啟動了第一場巡展,繼續為廣大消費者提供各種優惠購車政策。比如2023年3月1日—6月30日,在重慶市內置換購買新能源汽車並依法納稅申報、上戶,即可申報1000—3000元不等的購車補貼;同時鼓勵各大車企推出選配基金、現金降價、金融貼息等各項優惠。(記者 唐琴)

編輯: 陶玉蓮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9658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