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經濟參考報|盤活存量空間 重慶老城區煥發新活力
2023年05月23日 10:08 來源: 經濟參考報

  記者 周凱 劉恩黎 重慶報道

  新興産業缺少空間、基礎設施老舊落後、公共服務供給不足……在不少大城市的老城區,高品質發展、高品質生活面臨改造難、成本高的沉重歷史包袱。重慶市中心城區之一的南岸區,同樣面臨這樣的共性問題:面積僅262.43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大,建設空間所剩無幾。

  在存量空間中尋求發展增量,將歷史包袱變為老城優勢,近年來南岸區通過城市有機更新,讓老小區、老廠房、老街區、老樓宇、老遺跡變成宜居地、打卡地、新興産業聚集地、歷史文脈傳承地,老城區持續煥發新活力。

  盤活存量空間 注入新興産業

  走進重慶市南岸區“金陵車世界”汽車主題商圈,特斯拉、比亞迪等16個品牌的新能源汽車應有盡有,這裏不僅有“科技范”的銷售門店,還有維修養護、個性化改裝等服務業態。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時尚商圈是由一家老舊廠房改造而成。

  改造超過30萬平方米的老舊廠房,使其成為新的産業承載地,吸引綠色、高科技企業入駐,南岸區正在實現産城新融合。

  南岸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主任趙劍敏介紹,隨著城市的發展,以往老舊城區改造的傳統拆建模式“拆遷——收儲——出讓再開發”,對居民生活影響大、投入産出也難以平衡。為此,南岸區通過城市更新高效利用存量資源、釋放産業發展空間。

  一些城市老街區因基礎設施破損、環境臟亂差等,使良好的區位優勢得不到有效發揮。南岸區因地制宜重塑老街區、打造城市新IP,引來流量打卡和海量消費。

  每逢節假日,來南岸區龍門路乘坐長江索道的遊客總是排著長隊,但由于龍門路片區修建時間早,過去街道兩側店鋪多是棉絮加工、垃圾回收等業態,每年約400萬旅遊人群白白流失。

  南岸區近年來著力對龍門路片區實施更新,經沿街建築改造、注入歷史文化元素,成功吸引了社會資本投資時尚范、文藝范的文創餐飲門店。

  南岸區更新後的老舊街區正在形成一批消費新地標:南山上再現茶馬古道文化的“黃桷埡老街”,有“天上街市”的美譽,累計吸引遊客300萬人次;彰顯重慶對外開放歷史的彈子石老街,入選首批國家級旅遊休閒街區……

  從外流到回流 從深閨到身邊

  

改造之後的南岸區團圓堡小區環境煥然一新。新華社記者周凱攝。

  南岸區團圓堡小區建于1988年,由于建築老化、管理缺失,小區環境臟亂、管網破損堵塞等問題日益突出,有條件的居民紛紛搬走。

  社區幹部楊樺説,2020年小區啟動改造,當時居民普遍要求拆遷安置,但又達不到拆遷標準。面對改造阻力,南岸區按照“黨建和融、要事和議、治理和順、小區和諧”的思路,和居民共同協商增設停車場、社區食堂,改造小區公共空間,並倡導居民組織起來打造“和家”文化。

  小區去年9月改造完成,居民謝建芬説: “我在團圓堡生活了20多年,過去經常發生亂停車等矛盾,現在環境好了、鄰里和諧了,一些搬出去的老居民又搬回來了!”。

  如何防止老舊小區改造後問題反彈?南岸區將老舊小區改造和基層治理提升相結合,一方面在高密度老城區中用“插件織補”方式,完善教育、養老等公共服務;一方面,建立改造內容居民議、過程居民管、效果居民評機制,推動224萬平方米零散小區實現首次物業覆蓋。

  近年來,南岸區累計改造老舊小區334萬平方米,惠及居民4.1萬戶,原住民累計回遷近4000戶,居民總體滿意度達90%以上。

  歷史文物和遺跡是城市文脈的見證,但大量不同類型、等級的文物和遺跡因缺少管護資金、人員和機制,藏在深閨無人問,甚至在城市化進程中存在滅失風險。南岸區以“文物修復+産業注入+市場運作”的方式,讓這些文物和遺跡重煥生機。

  走進重慶開埠遺址公園,重慶開埠歷史陳列館等十余棟清末民初老建築修繕一新,正為開園迎客進行工程收尾。重慶渝地遠見文化産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琪康介紹,2020年10月開埠遺址公園項目啟動建設,總投資近5億元,預計今年下半年開園。“我們對這裏的文物和建築進行原貌修復,同時發展文創、特色餐飲等産業反哺保護,真正實現文物活化、長效運營。”

  重慶故宮文物南遷紀念館、龍門浩老街、銅元局重慶時光……南岸區一大批歷史建築和文物在城市更新中,不但成為尋常百姓身邊的公共文化空間,還推動了都市文旅産業的發展。

  探索更新路徑 創新融資模式

  

改造之後的南岸區龍門路片區受到居民、遊客點讚。南岸區住建委供圖。

  不少大城市的部分老舊高層樓宇基礎設施老化、維護費用高、産業業態單一,面臨人去樓空、閒置浪費的問題。

  南岸區南坪商圈的嘉發跨貿中心大廈共52層,受多重原因影響,近些年寫字樓空置率較高。“寫字樓空置給企業帶來沉重負擔,同時南坪商圈缺少高端酒店。因此我們想將大廈寫字樓區域改造成高端酒店,對企業和商圈都是好事。” 重慶嘉發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費明瑜説。

  將寫字樓改造成酒店涉及規劃調整。經研究相關政策、反覆論證,南岸區和重慶市相關部門最終達成共識、大膽創新,投資8億多元的嘉發跨貿中心酒店改造項目,成為重慶市首個已建成後進入調規程式的城市更新項目。隨後,南岸區中醫院改建等多個老舊高層樓宇再利用項目相繼實施。

  城市更新如果總是由財政資金“唱主角”,政府資金壓力大。近年來,南岸區激發原物業權利人、社會資本等市場主體積極性,將 “政府主導”變為“政府引導、多元參與、市場運作”的城市更新融資模式。

  南岸區舊車交易市場建于上世紀80年代,隨著電商的衝擊、環境的老舊,這個二手車市場已與周邊繁華的商圈格格不入。南岸區引導業主擬出資近3億元將這裏重新設計建設,升級改造為新能源汽車展銷中心。

  目前南岸區城市更新項目達到33個,其中8個城市更新項目由原物業權利人自主投資、總投資121.84億元,12家國有企業投資城市更新項目15個、總投資219.49億元,並拉動民間投資約165.97億元。

  行走在南岸區的大街小巷,時尚現代與歷史傳統交相輝映,不經意間偶遇的老建築、陳列館、網紅店,顯露著這裏的蓬勃生機。南岸區老城不老的背後邏輯是,通過城市有機更新實現騰挪城市空間、完善城市功能、留住城市鄉愁、凝聚城市資源,真正實現城市讓生活更美好。

編輯: 陶玉蓮
精彩圖片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9638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