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超低能耗建築將“全面開花” 重慶準備好了嗎

悅來美術館航拍圖。(市住房城鄉建委供圖)

  在凜冽的寒冬裏不開空調制熱,房間內依然溫暖;窗外是主幹道,室內卻聽不到車水馬龍的喧囂;即使門窗緊閉,人們也不會感覺空氣不好……這種超低能耗建築,比現有建築節能50%以上。

  這樣的建築,將在重慶“全面開花”。近日,市住房城鄉建委發布通知稱,今年大力推廣超低能耗建築,重慶每個區縣至少要啟動試點一個超低能耗建築項目。

  超低能耗建築到底好在哪兒,對重慶“雙碳”建設有哪些作用?目前有啥“堵點”“痛點”,如何解決?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進行了調查。

  現場探訪

  小小美術館身懷120多種“節能絕技”

  國際博覽中心附近,有一座水滴狀的建築,面積不到一萬平方米,卻整合了120多種節能“黑科技”,它就是悅來美術館(悅來海綿城市展示中心)。

  走進這個美術館,記者的第一感受是寧靜。雖然緊鄰城市道路,館內卻幾乎聽不到噪音。

  “這裏採用了Low-E三層雙中空玻璃等設施,對建築氣密性進行了加強處理。”悅來投資集團相關負責人介紹,傳統房屋之所以不節能,一個主要原因是密封性不好,室內外熱量交換快,而三層雙中空玻璃等被動式門窗具有保溫、隔熱、隔音等特點,室內溫度、濕度等指標相對恒定。“美術館內不怎麼開空調,因為窗戶將冷熱空氣隔絕在外了。”他説。

  這裏還有許多設計別具匠心:建築依山而建,中間的梯道,自上而下直達室外公園,形成穿堂風;建築穹頂安裝了上百塊熱致調光玻璃,能根據太陽光強度在透明玻璃與磨砂玻璃之間自主切換,減少太陽輻射;車庫頂棚和草叢中間安裝有太陽能光伏發電係統;建築內部加入光導管,能將自然光引入室內,達到40瓦日光燈的光照效果。

  此外,這棟建築地下的地源熱泵係統,能利用水與地能進行冷熱交換,冬季把地能中的熱量“取”出來,供室內採暖;夏季把室內的熱量釋放到大地中去,實現“冬暖夏涼”。

  據了解,悅來美術館2019年建成,填補了重慶近零能耗、近零碳建築的空白,綜合節能率達90%以上、綜合碳減排率超過90%。

  在重慶,像這樣的超級綠色建築,還有北碚區縉雲山“零碳小屋”和萬州三峽科技館等多個在建項目。

  其中,“零碳小屋”採用“光伏+儲能+充電樁”一體化的多元互補能源發電微電網係統,可基本滿足建築全年用電需求。三峽科技館在圍護結構、空調係統、照明係統、智慧樓宇等方面採用約80項綠色低碳技術,是西南地區首批獲得“近零能耗建築”認證的公共建築。

  背景解讀

  新型節能建築助力建築領域“碳中和”

  “雖然悅來美術館、三峽科技館、‘零碳小屋’是超低能耗建築的‘升級版’、‘高階版’,但是從它們採用的高科技中可以看出超低能耗建築的神奇之處。未來,超低能耗建築不僅可用于公共建築,還可實現民用,走入市民家中。”市住房城鄉建委相關負責人表示。

  為什麼我市要求每個區縣都要試點超低能耗建築?“這是建築領域‘碳達峰’‘碳中和’要求決定的。”市住房城鄉建委相關負責人表示。

  調查顯示,全國碳排放的近50%來自建築的全壽命周期能耗。而超低能耗建築,正是未來建築領域節能減排發展的方向。

  以萬州三峽科技館為例,項目投用後,空調係統每年可節約電量17萬度,照明係統每年可節約電量19萬度,通過光伏係統每年可進行可再生能源發電60萬度。

  著眼推進“雙碳”工作,《重慶市綠色建築“十四五”規劃》提出,到2025年末,建設超低能耗、近零能耗、低碳(零碳)建築示范項目30萬平方米以上。

  該負責人認為,重慶坐擁兩江,豐富的水資源、穩定的水溫和優良的水質,具有得天獨厚的江水源熱泵可再生能源應用資源稟賦,為建設超低(近零)能耗建築提供了資源優勢。

  此外,重慶是國內發展綠色建築較早的城市之一,擁有綠色節能建材企業800余家,形成年産值約400億元的産業集群,為發展超低(近零)能耗建築提供了産業支撐。

  兩大難題

  建設成本高,施工技術復雜

  雖然我市要求每個區縣試點一個超低能耗建築,但其“遍地開花”並不容易,建設成本成為一大“攔路虎”。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超低能耗建築在建築週邊護結構、整體氣密性、可再生能源利用等方面均有嚴格要求,其增量成本為300元至500元/平方米,一些項目主體對其“不感冒”。

  精細化施工,也給設計和建設工作帶來挑戰。中冶賽迪相關負責人回憶,在設計、施工過程中,“零碳小屋”的圖紙邊修邊改,設計人員與産品和技術單位不斷磨合,先後推出多達12個版本的設計圖紙。

  為啥這麼復雜?重慶大學土木工程學院教授丁勇解釋説,超低能耗建築不僅要兼顧節能技術和造價的平衡,還要考慮項目推廣價值。“超低能耗建築必須摒棄傳統的對標設計,不斷強調性能化設計,方能打造與地理條件、氣候資源、應用性能相匹配的有機體。”

  “三峽科技館項目建築面積約3萬平方米,圖紙邊修邊改,施工挑戰同樣不小。”中建八局三峽科技館項目負責人透露,為保障項目建設有序推進,他們運用BIM(即建築資訊模型)技術進行三維可視化技術方案交底,讓作業人員對每個施工節點有清晰認識;設置專職測量員駐場,對施工全過程進行跟蹤;有些工種甚至進行專項安全技術考核,合格後才允許進場作業。

  如何破局

  可借鑒深圳、上海等地經驗

  為鼓勵各區縣發展這種新型綠色建築,我市出臺了財政補助和綠色金融優惠政策,對申請補助的零能耗建築、近零能耗建築、超低能耗建築示范項目,按示范面積分別給予200元/平方米、120元/平方米、80元/平方米的補助資金並提供綠色金融服務。

  以三峽科技館為例,項目建成後僅需8年時間,運維階段節約的能源費用即可覆蓋初期建設增量成本。

  “超低能耗建築在我國尚屬起步階段,沒有現成經驗可供借鑒,因地制宜才能找出適合自己的發展路徑。”丁勇認為,政策上,重慶可借鑒深圳,立法先行,從頂層做好要求並貫徹執行;理念技術層面,可參考上海,注重重大項目科研力度,強化科研成果在項目中的落地;産業層面,可參考浙江,加大力度推動全行業發展,形成大面積覆蓋趨勢。

  負責三峽科技館項目近零能耗建築全過程咨詢的斯勵博工程咨詢副總經理張梅呼吁,加強配套産業的升級,引進更多高性價比産品,降低生産成本;政府部門也應加強對相關從業人員培訓,提高他們參與超低能耗建築設計和施工的效率。

編輯: 陶玉蓮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9584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