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努力讓城市與鄉村各美其美、美美與共

鄉村振興是發展最大潛力 城市更新提升是發展最強動力 </p><p  align=

  近日,墊江縣明月山,金色稻田邊的民宿與遠處的城市交相輝映,構成一幅城鄉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的和諧畫面。(圖片攝于9月9日) 記者 齊嵐森 攝/視覺重慶

  回首過往,改革是最能代表時代精神的詞匯之一。40多年前,中國的改革自鄉村發軔,開啟了中國經濟社會高速發展的序幕;而今,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浪潮下,改革的春風再度激蕩在廣袤的城鄉之間。

  當下中國,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特點突出,集大城市、大農村、大山區、大庫區于一體的重慶同樣如此,更需通過改革,全力推動城鄉融合發展,促進城市與鄉村各美其美、美美與共。

  進入新時期,重慶城鄉改革的征程更加波瀾壯闊,步伐更加鏗鏘有力。從中心城區的緩堵保暢,到雙城腹心的城鄉人口有序流動;從三峽庫區的整鄉推進農村“三變”改革,到武陵山區的全國農村電商樣板……改革的勇氣無處不迸發,改革的力量無處不彰顯,改革的智慧無處不閃耀。

  五年來,重慶加快城鄉融合發展,改革踏石留印、蹄疾步穩,為城鄉發展不斷積聚著動力、創造著活力,也為經濟社會改革發展全局夯實了基礎、增添了動能。

  城市更新

  讓群眾生活更方便、更舒心、更美好

  城與鄉,一個亙古不變的課題。

  城市更新與鄉村振興是新發展階段中國城鄉高品質發展的兩件大事,二者“時代同框”,深層次原因是發生在城鄉的産業轉換和需求調整。對重慶這個超千萬人口的特大城市而言,城市更新提升是發展的最強動力,能與鄉村振興形成聯動。

  然而,隨著經濟社會不斷發展,交通擁堵、市政基礎設施老化、城中村等“城市病”接踵而至。

  獨特的四山夾三槽地形,形成了重慶狹窄、彎曲的道路特徵。擁堵,成為城市管理難題、群眾出行痛點。

  如何治堵?各區縣積極改革創新。其中,南岸區以智能交通管理改革為切入點,努力念好“智、細、眾”三字訣。

  何為“智”——運用大數據智能化,深度釋放交通資源潛能。

  何為“細”——向城市管理細節要效率,化解致堵因素。

  何為“眾”——注重群眾參與,實現暢通城市共建共用。

  基于以上理念,南岸區創新形成了“方案生成+感應控制”的交通信號調控模式,制定細化到路口、時間、車道、技術支援、工程改造等具體事項的智能交通緩堵方案,在交通關鍵節點新增電子警察、違停抓拍攝像頭等設施,探索車位共用機制,讓“路長”協助交巡警工作……一個又一個細致入微的措施,對緩解擁堵起到了顯著作用。

  數據顯示,南岸區智能交通管理改革實施以來,試點區域高峰時段平均通行延誤時間縮短20分鐘,整體通行效率提升15%。江南立交工作日早高峰擁堵時長減少2個小時,進內環方向平均時速從29公里提升至47.5公里,50余萬群眾出行痛點得到有效解決。

  交通等基礎設施的改進,提升了城市的承載力;老舊城區的更新改造,則能保障居住安全、提升居住品質。

  初秋時節,漫步于南川東街,青磚瓦房、懷舊商鋪、海報標語隨處可見,讓人倣佛穿越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老街區。

  東街曾是南川的城市中心,隨著城市的發展擴容,逐漸淪為擁擠破舊的棚戶區,改造東街成為幾代南川人的夙願。

  “這個工程關注度高、涉及面廣、投資額大、難度不小,區裏曾有不同意見。”南川區負責人表示。

  事之當革,若畏懼而不為,則失時為害。

  從2019年起,南川把東街作為老舊城區有機更新的試點,創新“棚改+産業+小鎮”模式,在保留城市肌理和歷史記憶基礎上,改造提升東街棚戶區打造文旅綜合體,實現了提升人居環境、推動城市有機更新、傳承街巷文脈留住城市鄉愁、吸引過境遊客等多重目標,老東街煥發出新活力。

  近年來,以城市更新試點示范為帶動,重慶加快推進公共服務提質擴容,圍繞居民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安居樂業,重點實施城鎮老舊小區改造、社區服務提升,精準提供“全齡化”公共服務,群眾生活更方便、更舒心、更美好。

  城鄉互融

  打破藩籬,實現城市進得了、鄉村回得去

  城市更新的同時,鄉村同樣要迎頭趕上。

  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要堅持城鄉融合發展,加快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全面融合、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係。

  這,並不容易。

  一段時期內的城鄉二元結構,在城鄉之間樹起了一道藩籬,制約了農村經濟社會發展。而城鄉融合的關鍵,就是打破這道藩籬,實現城市進得了、鄉村回得去。

  土地作為農村最重要的生産資料,是盤活的首要對象。

  “我們這裏雖然離大足城區比較近,過去還是有很多農房閒置著,利用不起來。但是,這些老房子現在都金貴起來了。”秋日,大足區棠香街道五星社區八社的村民蔣秀英,指著“如夢荷棠·山灣時光”項目附近的一片農房高興地説。

  去年,五星社區以37.17畝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大足鑫發集團通過市場交易拍得該土地使用權,投資8000多萬元打造“如夢荷棠·山灣時光”農文旅項目,目前已建成以石刻為主題的民宿、餐廳、鄉村會客廳和1000畝荷花、海棠觀賞區,成為當地小有名氣的網紅打卡地,帶火了周邊的農房,村民的財産性收入顯著增加。

  這一切,都依托于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它是在不改變土地所有權性質的基礎上,通過確權、定價、交易、分配,讓農民長期獲得來自土地的財産性收益。

  2019年12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聯合印發《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改革方案》。其中,重慶西部片區作為一個整體試驗區,承擔建立城鄉有序流動的人口遷徙制度、建立進城落戶農民依法自願有償轉讓退出農村權益制度、建立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等5項試驗任務。

  作為試驗區之一的大足,承擔了建立城鄉有序流動的人口遷徙制度、建立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推進宅基地制度3項重點突破改革事項。

  該區結合本地實際情況,出臺近10個規范性文件和8個技術規范,明確入市對象及范圍、確定入市主體,確保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價值最大化。截至目前,通過異地調整入市、就地入市、城中村入市等方式,大足累計實現入市交易土地104宗、3264.9畝、總價款11.7億元。同時,實現了集體土地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同地同價。

  潼南區近年來承擔了國家農村産業融合發展示范園試點任務,在檸檬産業生産、加工、研發、物流、休閒觀光、帶動農戶增收等方面的改革探索過程中,該區通過城鄉互融做大做強檸檬産業集群。

  比如,完善與科研院所合作機制,組建檸檬産業科技創新聯盟等11個科研平臺,自主研發檸檬精深加工技術300余項,擁有國家發明專利30項,制定技術標準3項。

  又如,依托城市數據大腦建設,發布國內首個檸檬指數,通過大數據演算法分析全球檸檬産業資訊,及時調整優化種植規模、加工倉儲、研發應用等要素配置。

  同時,探索“保底+分紅”“二次分紅+獎勵”等檸檬産業收益分配機制,將産業化龍頭企業與農民利益進一步捆綁,2021年示范園帶動農戶就業約5000人,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2.3萬元,高出全區平均水準37.7個百分點。

  窺一斑而見全豹,觀滴水可知滄海。種種跡象表明,重慶推進城鄉融合進展良好,城鄉要素流動更為活躍,人才交流、技術交流、資訊交流愈發便利。

  産業融合

  發展現代山地特色高效農業,加快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

  新型城鄉關係,讓城鄉互動與融合成為新時代經濟社會發展的新趨勢,産業發展首當其衝。

  業內有觀點認為,城市化的基礎是鄉村振興,鄉村振興能夠帶來很多消費需求。以旅遊為例,疫情防控常態化下,人們的出遊半徑明顯縮小,鄉村的“小聚集、大空間”的露營旅遊新業態悄然“出圈”。

  發展這些生態宜居的休閒空間,前提是産業興旺,目標是産業融合。

  這幾天,黔江區中塘鎮仰頭山市級現代農業産業園裏,村民王正憲正沉浸在獼猴桃豐收的喜悅中。“有了這個小果子,我就不愁錢袋子了。”看著裝滿獼猴桃的小貨車遠去,他笑著對記者説。

  仰頭山以前産業基礎薄弱,傳統農業比重較大。在黔江“重點帶全域、一業帶多業、公司帶個體、政策帶發展”的“四帶”改革思路指導下,當地走出了一條“以農興旅、以旅帶農、農旅結合”的新路子,引進重慶三磊田甜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建成萬畝優質獼猴桃基地,集約化規模化的産業發展讓許多像王正憲這樣的村民有了增收依靠,過去的“窮山惡水”變成了“綠水青山”,並逐步轉變為“金山銀山”。

  從前,一根網線打開了農村青年看外界的窗口;如今,一根網線為廣袤鄉村聯通了更大的世界。

  9月15日下午,坐在記者對面的楊義明手機響個不停,通過電商平臺詢單、下單的人不斷。今年24歲的楊義明是秀山縣隘口鎮的一名電商達人,依靠在網上賣本地金銀花、金絲皇菊、茶葉等産品,平均每月能賺7000多元,也帶動了當地許多村民從種植“三大坨(洋芋、苞谷、紅薯)”到種植特色經濟作物的轉變。

  近年來,地處渝、鄂、湘、黔四省(市)交界的秀山,大膽改革突破農村電商發展體制機制障礙,探索建立“物流快遞、人才培養、産品開發、電商平臺、電商服務”五大體係,短短幾年就成為“國家電子商務示范基地”“全國農村電商産業發展示范基地”。

  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後,重慶各地鄉村特色産業不斷涌現,成為聯繫城鄉最直接的紐帶。

  中國榨菜之鄉涪陵,“一個保護價、兩份保證金、一條利益鏈”的利益聯結機制,把全區16萬農戶、60余萬農民與全國的大市場聯繫起來,榨菜全産業鏈産值超130億元,榨菜種植加工業每人平均純收入3180元、較改革前增加56.4%,不起眼的“青疙瘩”變成了群眾增收致富的“金疙瘩”。

  國家畜牧科技城榮昌,依托生豬全産業鏈,建立國家級生豬大數據中心,將生豬養殖、疫病防控、市場交易等與大數據智能化相融合,推動生豬養殖朝綠色化、集約化、智能化、數字化方向發展,近三年全産業鏈年均總産值超過250億元。

  原市級深度貧困鄉鎮之一的豐都縣三建鄉,通過整鄉推進“三變”改革,該鄉1.87萬畝土地資源變資産、1.5億元資金變股金、1.38萬農民變股東,連續多年農村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增幅居全縣第一,村均集體經濟年收益達到19.5萬元,實現了産業增效、農民增收、生態增值。

  接下來,重慶將持續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力發展柑橘、榨菜、檸檬等現代山地特色高效農業集群,加快推動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繼續為城鄉融合貢獻價值。

  美麗鄉村

  把鄉村建設成為群眾喜歡的樣子

  城市讓生活更美好,鄉村讓人們更向往。

  産業發展起來後,城與鄉的聯繫更加緊密,鄉村已不再是單一從事農業的地方,還有生態涵養、休閒觀光、文化體驗等重要功能,這對鄉村建設提出了更高要求。

  金秋時節,酉陽縣花田鄉何家岩村,金燦燦的稻谷隨風搖曳,掀起陣陣稻浪;三三兩兩的村民點綴田間,忙著收割,一幅美麗的秋日豐收畫卷映入眼簾。

  眼前的美麗景象,讓人很難相信這裏曾是武陵山區腹地一個典型的貧困村寨。彼時,土地坡度大,地塊破碎,平均每塊約2分地,耕牛犁田都難轉身,當地農民稱為“永向前”;村後滿山的石頭縫里長不出大樹,山上盡是灌木、荊棘……

  嬗變發生在2021年。從脫貧攻堅邁步鄉村振興,何家岩村瞄準了古寨、萬畝梯田、貢米等優質資源,成立何家岩村鄉村旅遊股份合作社,探索建設共富鄉村。

  何家岩村充分體現農民主體性,通過盤活農民土地、房屋,建設臨崖咖啡廳、無人便利店、高端民宿、農家餐廳、明德書院等7大新業態,對不同業態採取不同收益分配比例,對同一業態運營合理調配,實現農民利益最大化,2021年底實現接待遊客3萬人次,旅遊綜合收入185萬元。同時,培育2名職業經理人,對住宿、餐飲等鄉村業態進行標準化管理,解決了人才缺乏的難題。此外,還著力打造智慧鄉村,建設共富鄉村數字平臺,為景區設施、運營服務、行銷推廣各環節賦能。今年5月,6.6萬平方米稻田首次走上“雲端”,直接為群眾帶來了90萬元的收入,“何家岩稻米”智慧認養項目也榮獲2022重慶數字鄉村創新十佳優秀案例。

  在重慶大地上,像何家岩村這樣的村莊不在少數。眾多村莊正借著新時期改革春風,走在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大道上,它們的每一次舊貌換新顏,都飽含著奮鬥者的努力、承載著全社會的期待。

  車到半山路更陡,船到中流浪更急。新的歷史階段,鄉村振興是重慶發展的最大潛力,城市更新提升是重慶發展的最強動力,城鄉融合是重慶發展的最高境界。重慶將加快構建城鄉融合發展新格局,打造鄉村振興“升級版”,營造宜居宜業宜遊良好環境,努力實現城市讓生活更美好、鄉村讓人們更向往!

  記者 顏安 實習生 廖佳欣

編輯: 陶玉蓮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9019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