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調查:露營如何站穩鄉村旅遊新“風口”?

7月29日,石柱橋頭鎮喜馬拉雅野奢露營地,一攝影愛好者拍攝自然風光。特約攝影 鐘志兵/視覺重慶

  一頂頂帳篷,架起通往“詩與遠方”的橋梁。

  7月14日,2022重慶夏季旅遊新聞發布會推出近200項特色文旅活動、70余條旅遊線路,鄉村露營成為其中重要的內容。

  7月以來,梁平區蟠龍鎮扈槽村、豐都南天湖國家級旅遊度假區、石柱千野草場等多地舉行露營節。數據顯示:去年,中國露營營地市場規模快速增長,達到747.5億元,而據統計,重慶露營企業數量已超過1500家。

  露營經濟異軍突起的同時,也暴露出一些問題:營地基礎設施不完善,經營模式存在同質化現象,露營與鄉村産業聯動不足等。如何解決上述問題?重慶日報記者近日進行了調查採訪。

  問題:基礎設施不完善

  探索:配套做“加法” 遊客做“減法”

  7月25日,渝北區雲龜山風景區,在山上露營的遊客陸續離開,景區暫時停止接待遊客。

  “遊客數量驟增,大大超出了景區的接待能力,為此我們暫停景區運作,商討如何優化露營基地配套設施。”該景區負責人鄭佳星介紹。

  就在前一天,家住渝北區的市民朱天與朋友來到雲龜山露營。談及這次露營體驗,朱天並不是很滿意:“停車很不方便,上廁所、洗漱要排隊,淋浴間裏的水壓也很小。”

  雲龜山風景區露營基地建有自建營地區和自帶帳篷區,其中自建營地區有10余頂帳篷,自帶帳篷區可搭建近100頂帳篷。

  “景區只配備了200來個車位,生活用水需要從山下抽水上來,淋浴間只在自建營地區才有,廁所數量也不多。”鄭佳星無奈地説,目前景區配套設施無法滿足大量遊客的使用需求。

  我市大部分露營基地的配套設施都面臨這個問題。

  武隆仙女山露營基地佔地100余畝,最多同時能容納1000頂帳篷,配有800個停車位、30個衛生間和近10個淋浴間。

  “旺季時排隊上廁所、洗澡的情況時有發生。”仙女山露營基地負責人王洪介紹,基地2000年開始運營,當時露營的人並不多,近幾年遊客爆發式增長,問題就暴露了。

  部分露營基地在探索解決問題的辦法。

  一些基地在配套設施上做“加法”。豐都南天湖景區天湖草場露營基地今年除了新增300個停車位和40個移動公廁外,還將建設一座水庫,解決基地用水問題;仙女山露營基地今年在擴大露營場地的同時,新增30余個淋浴間和50余個衛生間;石柱喜馬拉雅野奢露營基地通過引入自帶廁所的帳篷裝備,緩解高峰時期公共衛生間不夠用的難題。

  有的基地在遊客人數上做“減法”,北碚區縉北星空精致露營基地實行預約制,以控制人數,提升遊客的露營體驗。雲龜山風景區負責人鄭佳星也表示,他們下一步也準備採取限流方式,緩解配套設施不足的壓力。

  問題:經營模式同質化

  探索:開發多元化玩法吸引回頭客

  記者走訪時發現,很多露營基地僅提供場地,在經營模式上還是以“露營+燒烤”為主,存在同質化現象。

  “從整體上看,目前全市露營基地異常火爆,存在‘一帳難求’的情況,但同時卻有一些露營基地無人問津。”重慶市文化和旅遊協會文旅教育分會秘書長張雲耀認為,這是露營市場需求側火熱、供給側迷茫的表現,在市場多元化的需求下,各個露營基地需要通過開發多元化玩法,提高發展的可持續性。

  7月27日,從大渡口區驅車三小時,簡飛帶著家人到豐都南天湖景區天湖草場露營基地,“專門帶孩子來體驗‘星空泡泡屋’。”她笑著説。

  在天湖草場露營基地,草坪上除了搭建有普通的帳篷外,還有幾個球狀透明帳篷,這就是“星空泡泡屋”,晚上抬頭便可欣賞滿天繁星。

  基地負責人付小雲説,基地目前開發多種露營模式,“露營+星空”便是其中之一。作為“骨灰級”露營玩家,簡飛10多年來幾乎走遍了重慶大大小小的露營基地:“其實很多基地大同小異,實在沒有重復打卡的必要。有時候選擇某個基地,就是看它的特色行銷。”

  天湖草場露營基地2019年開始運營,當時遊客並不多,復購率僅在10%左右。隨後,他們建了10頂星空泡泡屋特色帳篷,推出上市就被訂光。趁熱打鐵,基地又相繼推出親子卡通房、金字塔帳篷等20余頂特色帳篷,同時規劃出馬術區、越野摩托區、真人CS(野戰射擊)區、攀岩區、彩虹滑道區、舞臺區等多個娛樂休閒場地,打造“露營+馬術”“露營+競技”“露營+演出”等多種露營模式,提供年輕化、個性化的玩法,目前復購率超過了50%。

  不少露營基地在經營模式上進行探索。璧山區秀湖汽車露營公園開發出“露營+房車”模式,渝北雲裏城市露營基地開發“露營+垂釣”模式,北碚天府露營基地開發出“露營+音樂會”模式,吸引了不少回頭客。

  問題:與鄉村産業聯動不足

  探索:通過露營節拉動産業發展

  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露營經濟帶動市場規模達3812.3億元,預計2025年帶動市場規模將達到14402.8億元。

  露營基地絕大部分都在鄉村,隨著我市農村交通等基礎設施日益完善,鄉村露營正逐步從近郊區域向渝東南、渝東北兩翼延伸發展。在如此巨大的市場紅利面前,鄉村産業怎樣搭上露營經濟的“快車”?

  “從全市調研情況來看,雖然露營經濟火爆,但還沒有與鄉村産業充分聯動。”重慶規劃協會鄉村規劃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吳傑説,究其原因,是因為對于露營這一新興旅遊方式,各地沒有做好相關的規劃準備。

  也有一些鄉村開始通過露營賺吆喝、聚人氣,拉動了當地鄉村産業發展。

  梁平區蟠龍鎮擁有百步梯古驛道、崖泉瀑布等旅遊資源,很早就吸引遊人來露營打卡,但因設施不完備,接待能力有限,在農産品消費上也沒有形成規模。

  今年,蟠龍鎮打造了7000多平方米的露營基地,舉辦鄉村露營節,現場特意設置了農産品消費集市,供遊客購買品嘗蟠龍農特産品。

  “當天我賣了1000多斤西瓜。”扈槽村七組村民王梅容笑著説,沒想到露營節給她帶來這麼大的實惠。

  賺得盆滿缽滿的還有“森裏雲間”民宿老板江春銀,當天共有400人到他的店裏吃飯,日營業額有1萬多元。“保守估計,這次露營節帶動消費近10萬元。”蟠龍鎮宣傳委員周村紅介紹。

  各地舉辦的露營節如火如荼,忠縣黃金鎮森林露營節、石柱縣千野草場露營狂歡節、綦江區古劍山星空露營節等,吸引了全國各地的遊客,直接拉動了當地消費。

  我市在6月下旬舉辦了2022重慶露營文化節暨休閒旅遊展示推介會,集中展示多條鄉村露營路線,同時推介各地農特産品。“未來,我們還將舉辦更多的露營文化節,聚集人氣促進當地農産品消費,助推鄉村産業發展。”市文化旅遊委相關負責人介紹。

  記者手記>>>

  要“網紅”更要“長紅”

  當下,鄉村露營無疑是旅遊市場的“頂流”。受疫情等諸多因素影響,旅遊消費者的出行半徑縮小,出遊距離短途化,出遊時間碎片化,旅遊偏好也發生顯著改變。追求“詩與遠方”的遊客發現,就在本地的青山綠水間“安營扎寨”,也是極好的休閒方式。

  作為一種新興的旅遊方式,露營經濟火爆的同時,也暴露一些問題。記者認為,露營經濟需要政府、企業、遊客多方共同推動,持續做大這塊“蛋糕”,把露營經濟從“網紅”經濟做成“長紅”産業。

  首先,政府應加強規范引領。當前,遊客對配套設施使用需求與基地的供應方面存在一定矛盾,雖然部分基地根據自身情況探索解決該問題,但是否行之有效仍需進一步觀察。

  這就需要相關部門精確制定約束性的規范標準。具體而言,露營基地要根據場地的大小規定遊客上限人數,根據上限人數配套充足的衛生間、淋浴間、取水點等。對符合標準的露營基地,當地政府可給予補助獎勵或評星定級。

  其次,企業要升級優質産品服務。露營經濟産業鏈覆蓋上、中、下遊市場主體,對于上、中遊供應端的企業而言,要根據當下消費者的裝備需求,提供“升級版”的産品。例如,戶外運動品牌迪卡儂針對消費者“露營+短途自駕”的露營方式,推出了全球首款快開車頂帳篷;又如,重慶力帆科技動力有限公司率先搶灘戶外電源市場,推出5款戶外電源和多款靜音變頻發電機。

  對于下遊服務端的露營基地而言,要創新打造體驗場景,結合體育競技、音樂會、篝火晚會、農耕體驗、瓜果採摘等多種形式。同時,利用附近自然風光和文旅資源,打造差異化、個性化的露營體驗,推動服務提檔升級。

  最後,遊客要提高文明素養。一些人隨意丟棄垃圾,不僅污染了環境,也降低了其他遊客的露營體驗。在安全露營的基礎上,遊客更要做到綠色露營、文明露營,保護周邊的生態環境,守護青山綠水。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8963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