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認養農業”如何從小眾走向大眾

6月30日,南川區福壽鎮的一片水稻田裏,農民正在除草,這些是私人定制稻田,農民代種代管護,收獲歸認養人所有。記者 趙偉平 攝/視覺重慶

萬州區龍駒鎮梧桐村的養殖大戶張定美抱的這只雞,是城裏人通過網絡認養的。特約攝影 冉孟軍/視覺重慶

6月25日,萬盛經開區萬東鎮五和村,認養了葡萄樹的市民正在採摘。通訊員 王瀘州 攝/視覺重慶

  核心提示

  6月20日舉行的南方省份糧食生産座談會上,南川區綠色優質稻米私人定制模式獲得肯定。

  私人定制作為訂單農業的一種實現形態,是生産者和消費者之間達成的一種風險共擔、收益共用的生産方式。其主要表現為,農民出地,按照定制者的要求生産,期間定制者可以自行耕耘、體驗農耕生活,也可遠端監控定制産品的生長狀況。

  在重慶,這種新型的認養模式已頻頻出現在水稻、生豬等為代表的種植、養殖業領域,是一種值得探討的經濟現象。

  問題

  品質不一、履約不到位等狀況亟待解決

  2021年9月,中央網信辦、農業農村部等七部委將“智慧認養農業”作為鄉村新業態寫入《數字鄉村建設指南1.0》。

  引水方知開源不易,作為新生事物,起步階段不可避免地會遇到許多問題。

  喂豬、打掃豬屎、衝洗豬圈、查欄……每天早上6點起床後,葛明興就會重復這套養豬流程。盡管養了7年豬,但葛明興不敢有半點麻痹大意,圈裏認養的豬要是生病了,對他來説絕對是個沉重的打擊。

  這事之前就發生過——2020年底葛明興準備交豬時,由于豬圈環境不到位,生豬大范圍患上口蹄疾,死了370多頭,他因此損失慘重。

  除了疾病,另一個需要擔憂的合同履約問題。“豬肉價格波動大,到了年底交豬時價格上漲,一頭豬需要支付原本兩三倍的錢,客戶寧願違約,也不收豬。”葛明興向記者訴苦。

  客戶也有苦衷,曾認養葛明興生豬的客戶雷德萬坦言:“誰能預知豬肉價格漲得這麼猛啊,尤其是兩年前受到非洲豬瘟影響,代養一頭豬殺年豬至少要花上萬元,最後只好不要訂金了……”

  在忠縣烏楊鎮,重慶九思生態農業有限公司負責人閻治華的遭遇更加現實。嘗試了一年半生豬認養模式的他,因養殖規模太大,成本上漲,加上非洲豬瘟的影響,在2019年無奈關閉了養豬場。

  與生豬認養遇到的問題不同,汪文奇起初搞水稻認養時,因農戶種植技術不統一,導致水稻品質、口感、外觀大相徑庭,也曾險些砸了優質大米的口碑。

  “認養農業本質上是一種文化認同,通過認養把優良的生態資源挖掘出來,這個過程是農業高品質發展、市民追求高品質生活的集中展現。”西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重慶市農村經濟與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員高靜説,認養經濟實現了種養業透明化,讓消費者和農民直接取得聯繫,雙方均受益,同時把城市居民作為目標客戶,以體驗、互動為賣點,將特色農産品、旅遊景點、風情民宿進行整合包裝,再打包兜售,推動了一二三産業的深度融合。

  對于認養農業面臨著的農産品品質不統一、物流成本高、信用體係建設等諸多問題,高靜認為,應不斷完善認養經濟支援政策,加快推進認養經濟公共服務,加強宣傳推介等,“總而言之,應緊緊咬住互聯網發展的紅利,促進農業增效和農民增收。”

  現狀

  各類農業主體“試水”認養模式

  “各位農場主上午好,本周進行田間鋤草,大家可以點開視頻,查看自家水稻的生長情況……”6月30日上午8點,南川區福壽鎮,康茂水稻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汪文奇站在山梁上,拿著手機對準山腳的稻田,錄制了一段30秒的短視頻,並發到了“福壽康茂·稻田認養”微信群。

  視頻中,一片片綠油油的稻田生機盎然,蔚為壯觀。汪文奇一邊查看視頻一邊告訴記者:“這些稻田早已‘名花有主’了,這些牌子上標注的名字就是認養人,我們是幫著客戶種植、打理,收獲就歸他們所有。”

  汪文奇曾是福壽鎮大石壩村支部書記,以前農民種出來的好米賣不出好價錢,甚至有時滯銷,讓他百思不得其解:“我們的大米富硒,品質好,但市場卻不‘領情’,價格跟普通大米相比,沒有明顯優勢。”

  一次外出考察學習,汪文奇看到別人的果園採取果樹認領的方式進行預售,客戶可全程追溯認領果樹的管護資訊,市場反應很好。他深受啟發:“我們可以搞水稻預訂,雖然硒元素看不見,但可以向客戶展示水稻綠色、生態的種植過程。”2017年,他拿出合作社的150畝水稻“試水”認養:客戶在栽插前繳納訂金,收成全部歸客戶所有,合作社則定期為客戶發送水稻種植過程的照片、視頻,讓客戶體驗現實版“開心農場”。

  通過6年摸索,合作社的水稻認養受到了越來越廣泛的認可,今年該合作社有203畝水稻被認養。

  水稻可認養,果樹和生豬也可認養。從2017年開始,江津區夏壩鎮大坪村環湖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負責人賀君麗做起了柑橘樹認養,今年認養的500棵果樹,讓她提前收入26萬元。而在秀山,大溪鄉豐聯村的葛明興探索生豬認養模式,不僅緩解了資金難題,還收獲了20多位老客戶。

  探因

  食物健康和農耕體驗成市民新追求

  仲夏時節,趁著午間小憩,在北京工作的媒體從業者肖莎點開微信,下拉頁面,“何家岩雲稻米”小程式就映入眼簾。透過慢直播鏡頭,陽光灑滿梯田,鳥語蛙聲相和,一顆“久居樊籠裏”的心,慢慢得到了“治愈”。

  今年5月,酉陽和騰訊共同推出了“何家岩雲稻米”線上認養計劃,把有600年歷史的花田梯田搬上雲端,為網友提供認養服務。小程式上線後30小時,第一期總數為3.8萬平方米的稻田就被認養一空,全國各地近5600名消費者擁有了屬于自己的一塊“雲”上稻田,肖莎就是其中之一。

  在“何家岩雲稻米”小程式裏,人們不僅可以在150天稻米生長期內,收到慢直播、土地墑情周報等服務,欣賞到獨具魅力的梯田風光,還能通過小程式連接的何家岩村公眾號視頻號看到、聽到村民們哼唱特有的啊啦調,從而收獲一份稻米從種到收的農耕體驗。

  “項目的核心就是‘認養與體驗’的結合,實現鄉村和城市在物理和心理上的雙重連接。先吸引遊客轉化為線上用戶,再經社交傳播進一步擴大何家岩村的名氣,進而助力何家岩村‘美麗經濟’價值變現。”花田鄉何家岩村支部書記江皇甫説。

  同樣以體驗為賣點的還有賀君麗。

  “通過果樹認養,一顆枳實經歷春耕、夏養、秋護、冬收後長成了飽滿的橙子,過程猶如看著自己的孩子慢慢成長,收獲後還可以與家人朋友一起分享綠色美味的果實。”賀君麗飽含詩意地介紹,一顆果樹定價520元,被賦予更多愛的意義。依靠這種模式,賀君麗從一個傳統的柑橘種植戶,變成了擅長經營的新農人。

  “我們既注重柑橘的綠色安全和好口感,更注重能帶孩子到果園去參與種植的體驗。”賀君麗的老客戶董華坦言,每個人心裏都有一抹鄉愁,城市居民向往田園生活,渴望親近自然,“對我們來説,在乎的也許從來不是那一籃柑橘、一袋米,而是‘詩和遠方’的美好意境。”

  與江皇甫、賀君麗不同,葛明興搞生豬認養,抓住的是人們對生態土豬肉的需求。“現在人們都提倡高品質生活,生活水準提高了,對吃穿住用行的要求也提高了,而豬肉作為重慶人家庭中佔比最大的肉類消費品,吃得綠色、放心是主要訴求。”他解釋,“我們在養殖期間只喂苞谷、豆粕等,絕不添加其他飼料,這種生態養殖模式正好契合了消費者的需求。”

  本報記者 趙偉平

  記者手記>>>

  “認養農業”需要更多“小而美”“小而精”

  本報記者 趙偉平

  現代人對健康食物的追求以及都市人回歸田園的體驗需求,催熱了“認養農業”。這種發展模式,促進了種植養殖透明化,保障了食品安全,讓鄉村直接連接消費者,雙方風險共擔、利益共用,成為農村經濟發展新的增長點。

  但由于農戶技術不統一、認養規模貪大求全、資金不足等問題,要讓認養農業持續健康發展,還需做好三方面工作。

  一是走“新型經營主體+農戶”的抱團模式。南川區福壽鎮大石壩村在2017年第一次涉足水稻認養模式時,曾因單個農戶分散種植,導致技術、管理不統一,稻米的品質、口感、外觀都大打折扣。對農業生産要求更高的認養農業來説,需要合作社或龍頭企業、村集體等經營主體帶動農戶抱團發展,實現統一種植、統一管理、統一加工、統一包裝、統一銷售等,統一技術標準。

  二是走小而美、小而精的認養農業之路。作為新的發展模式,認養農業在很大程度上能保證食品的綠色安全以及實現人們對農耕的體驗,但目前的市場還不夠大,人民的接受度也還需要一個過程,這就應盡可能避免大規模的種植、養殖。葛明興2020年生豬失敗的經歷就是很好的教訓,必須集中精力、財力、物力,走小而美、小而精的農業發展之路。

  三是需要政府抓好相關配套服務。比如,在資金上,農業部門應設立專項資金,鼓勵更多經營主體從事認養農業生産;又比如,應把毀約、違約納入個人徵信,政府牽頭成立第三方機構,保障消費者和主體的相關合法權益。另外,相關部門也需要建立定向的種植、養殖技能培訓,建立多對一或一對一的技術幫扶體係。

編輯: 劉文靜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806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