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城開特長隧道雙線貫通背後的故事

  “通了!”

  3月31日,隨著城開特長隧道右洞發出了一聲悶響,在左洞中等待的人們歡呼起來。這條重慶境內最長的高速公路隧道,終於實現雙線貫通!

  城開特長隧道長11.5公里。按照設計時速,汽車通過隧道用時不到9分鐘。而對於建設工人和沿線群眾來説,自2017年8月隧道開工以來,他們已經在奮鬥和期盼中走過了4年半。

  這是一段怎樣的日子?隧道貫通慶祝儀式上,人們分享著自己與隧道的故事。

  大學畢業就到了工地

  他與特長隧道共同“成長”

  “看鏡頭,三、二、一,笑!”

  在等待隧道爆破硝煙散去的幾分鐘裏,技術工人王聰偉拿起手機,跟工友王哲、遊偉、康軍自拍合影留念。

  2017年,王聰偉剛畢業就來到項目上工作。工地生活有些枯燥,工友們只偶爾組織打球、爬山等活動。

  一次打球時,王聰偉扭傷了腳,疼痛難忍。工友們送他到開州的醫院,來回顛簸了近5個小時。

  “這5個鐘頭,讓我對當地群眾出行的不便感同身受,生活裏有些事可比扭傷腳急迫多了。”王聰偉説,自己家在雲南一個小縣城,同樣交通不便,這次經歷讓他對城口和開州多了些親近感,也多了幾分對當地群眾的責任感。這份情感,讓他在後來的日子裏更加堅定、勇敢。

  2020年10月初,隧道發生涌水,最大日涌水量達44萬立方米,水流像洪水那樣湍急。當時,所有工人和工程機械都撤出了隧道,王聰偉則跟幾名工友冒著危險進洞排查安全隱患,監測水量變化。

  “剛畢業就能親身參與這麼複雜又重要的工程,這對我來説是絕好的鍛鍊機會。”王聰偉説,隧道施工過程中,他學到了全電腦三臂鑿岩&車、多功能超前地質鑽探機等世界上最先進機械設備的使用技巧,收穫頗豐。

  4年半時間裏,王聰偉兩次獲評年度優秀技術人才,還參與項目科技攻關,幫助項目部申報了20余項發明或實用專利。

  “這一行很苦,但也有成長、有意義,是值得一生追求的事業。”王聰偉説,這幾年,他每年在家待的時間不到10天。等項目完工,他想帶女友回家看看。

  擺出微縮版岩石“博物館”

  他發誓要打好“收官之戰”

  “隧道通了!一切順利!”

  貫通的消息傳到項目部時,76歲的地質工程師周丹正拿著一塊灰質頁巖跟年輕工人劉傑講解岩石的特性及辨認技巧。掌握這些技巧,對隧道施工中預判前方地質情況大有幫助。

  “通了就好,安全就好。”説罷,周丹放下岩石,拍拍劉傑的肩膀説道,“我的‘收官之戰’打完了,你們的路還長,這段時間講的知識,要在運用中常溫常新。”

  作為項目上年齡最大的工程師,周丹從事地質工作已經超過半個世紀,參與的交通工程遍及重慶、四川、雲南、陜西等地。在項目部的4年半裏,他幾乎每天都要進洞觀察圍岩的變化情況,每個月只能在家待兩天。今年3月20日小孫女出生,但他至今沒顧得上回家。

  “家人都希望我享享清福,但我的責任重大。”周丹介紹,城開隧道地質情況複雜,破碎帶、斷層、溶洞、煤層遍佈,岩爆、突泥、涌水等險情時有發生。他的任務就是根據採集的岩芯和探測數據,對前方潛在的危險做好預報。

  周丹的辦公室裏,兩個6層的鐵架上密密麻麻地擺滿了上百塊他從隧道不同位置鑿取的岩石,讓這間辦公室看起來更像是一間岩石博物館的展廳。

  這些石頭,不僅是動態更新地質剖面圖的參考依據,還是周丹向年輕人傳授本領的道具。

  “多懂些地質知識,對年輕工人的安全和成長是有好處的。”周丹説,比如掘進中遇到頁巖,就要多提防岩爆;遇到石灰岩,則要格外留心突泥涌水、岩溶和塌方。

  “有周老在,我們施工時安心多了。”劉傑介紹,隧道開工至今,周丹帶領團隊成功預測了53次各種不良地質情況,使得隧道施工未發生一起安全事故。

  年逾不惑追尋文藝夢

  他盼著高速通車“大幹一場”

  “提著昨日種種千辛萬苦,向明天換一些美滿和幸福……”

  好消息傳到城口縣雞鳴鄉咸宜鎮,“耕讀簡居”民宿老闆羅淵打開氛圍燈,抱起吉他,為客人們演唱起了一曲《風雨無阻》,慶祝隧道貫通。

  咸宜鎮離隧道進口僅有約1公里,城開高速通車後,小鎮到縣城的車程將由2小時多縮短到20來分鐘。鎮上的人們都知道,隧道打通了,高速公路通車就快了,於是,相互打聽隧道的消息,成了人們這4年半來的日常。

  對45歲的羅淵來説,城開高速是他的“圓夢路”。

  2015年,在外摸爬滾打十余載的羅淵回咸宜鎮創業,他搞過裝修、賣過飲料。面對生活的壓力,學音樂出身的他始終沒有忘記開一間文藝民宿的夢想。

  “開民宿,哪個來住哦?”身邊不少人都勸他放棄。

  “路修好,人就來了。”在羅淵的堅持下,去年底,“耕讀簡居”民宿開業了。隨著隧道施工推進,已有不少前來采風的攝影、繪畫、寫作愛好者成為民宿的客人。

  城開高速通車的日子越來越近,羅淵正在鎮上尋找可以租賃的閒置民房,以擴大民宿的規模,準備“大幹一場”。

  在羅淵家,期盼高速通車的,還有他的父母和兩個女兒。女兒們在縣城上初中,平日裏一學期才回家一次。孩子想家,家裏人也捨不得孩子。每到開學,爺爺奶奶提前好幾天就開始感傷。

  “淵娃子上學時更惱火。”羅淵的母親盧賢志感慨地説,羅淵念初中和高中時,遇到雨雪天氣,家到縣城的公路經常被堵塞,他只能翻山越嶺步行12個小時去上學。“不過等高速通了,兩個孫女就可以經常回家了。”説到這裡,盧賢志又喜上眉梢。

  “不只是我這個小家,高速公路通車對鎮上的家家戶戶都是件好事。”羅淵介紹,咸宜鎮資源豐富,有雞鳴茶、中草藥、山珍、老臘肉等特産,又鄰近雪寶山國家森林公園、紅池壩和三峽,發展生態旅遊潛力巨大。

  “到年底高速通了,咸宜鎮的振興也就走上‘快車道’了。”羅淵説。

  記者 王天翊

編輯: 王龍博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8522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