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重慶探索新型村級財務管理制度推動鄉村振興

  前不久,武隆區火爐鎮夢衝塘村公布了2021年度村級總收入和支出以及村幹部換屆任期經濟責任專項審計情況。大到衛生費收入5.5萬元、森林直補集體結存5.9萬元,小到垃圾清運支出300元、老黨員會務開支200元,所有數據均在村務公開欄公示得一清二楚。

  “現在,村裏的錢怎麼來的,怎麼用的,用到了哪些地方,每個月都按時公開,不僅讓我們曉得,而且還讓我們看得懂!”村民代成興高興地説。

  “村級集體財務一直是老百姓關注的熱點,也是農村工作的難點所在。”市財政局基財處負責人介紹,2021年我市開始在武隆、城口等6個區縣開展村委財務管理規范試點,規范村級財務管理,向群眾交出“明白賬”“放心賬”,推動鄉村振興。

  四個方面重點發力,達到“一舉三效”的目的

  村裏有多少“家底”?該怎麼打理?錢用到哪裏了,有沒有違規使用?長期以來,村級財務管理不僅是夯實鄉村振興的根基,也是基層群眾關注的焦點。

  過去,我市個別地方村級財務管理存在制度不健全、核算不準確、過程不民主、公開不完善、監管不到位等現象。

  開展村級財務管理後,這些現象得到了改善。據了解,該項試點主要有4個重點內容:一是設置財務管理機構和配備人員,確定會計、出納等崗位職責;二是健全財務制度和工作流程,包括民主管理和財務公開、資産臺賬、一事一議籌資籌勞、土地補償費監督管理等制度;三是統一憑證賬簿、規范財務流程,全面核算反映經濟活動和村民委員會管理的財務收支、結算、分配等會計事項;四是各項財務活動、重大財務事項決策須履行民主程式,保證農民群眾對集體財務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

  市財政局基財處負責人稱,開展村級財務管理規范試點,可以達到“一舉三效”的目的:一是通過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用財過程中存在的制度不全、能力不足、核算不足等問題有望得到解決;二是在規范村級財務管理的同時,把集體財務置于政府和群眾的雙重監督下,可以增強村級組織治理公信力;三是村財管理試點可將財政資金績效管理的觸角延伸到最基層,不僅能夠確保財政資金投得下、用得好,還能有效防控村級財務風險。

  區縣積極探索,多管齊下堵“漏洞”

  約談相關幹部12人次,責令限期整改1起——2021年,武隆區火爐鎮開展的專項審計結果揭曉,在當地引起不小震動。

  去年武隆區出臺了一項“硬核”措施——開展村幹部任期和離任經濟責任專項審計,由各鄉鎮(街道)紀委牽頭開展全面自查內審,全區集中抽取10%的村(社區)進行重點審計,確保財務收支公開透明。

  武隆區財政局負責人表示,推動監督下沉,通過強有力的監督壓緊、壓實村級財務管理職責,可以從源頭上防范“微腐敗”的發生,讓村幹部幹幹凈凈,讓群眾明明白白。

  自試點啟動以來,各區縣在加快修訂完善村級財務管理制度,加強財會監督檢查,細化公開內容等方面展開積極嘗試。

  黔江區在各鄉鎮街道成立了“村民委員會財務管理規范試點”工作組,明確了責任分工。開州區將村委財務管理規范納入區深改組議題,及時跟蹤解決巡視巡察、審計和財會監督中的問題。全區40個鎮鄉(街道)財政辦牽頭負責統一代管534個村集體資金、資産、資源,審核村級原始收支憑證,辦理記賬核算,編制會計報表。城口縣通過“打分制”強化部門和人員監督,主要考核村務監督委員會、代賬會計、村級報賬員等人員對原始憑證審核及村級財務的日常監督,以及鄉鎮(街道)紀檢、財政辦、農經辦等部門對村級財務管理的定期監督情況等。

  “曬”出“透明賬”,開創鄉村治理新局面

  通過近一年的試點,重慶在破解村級“糊涂賬”方面成效明顯,各試點區縣開啟了鄉村治理的新局面。

  “我們通過撬動社會資本投入,2021年實現分紅收入8萬余元。預計2022年分紅收入將達到24萬元左右。”黔江區小南海鎮新建村總支部書記、主任張態福介紹。

  “村財街(鎮)代管後,我們知道什麼錢能用、該怎麼用,和以前相比減少了隨意性。”北碚區歇馬街道一名報賬員表示,村級財務工作實現規范化管理後,財政資金效能進一步提高,各方抓發展的勁頭更足了。

  大足區財政局相關負責人透露:“以前,我們許多村管理不規范。規范農村財務管理後,1000元以上必須開正式發票,白條也有統一標準,像河道清漂支出費用等還要附影像資料。”

  開州區臨江鎮福德村支部書記熊炳科感慨地説,開展村級財務管理試點後,定期公開的“透明賬”讓大家都很滿意。如今,村裏大額支出一律集體決策,還要經多道程式審核。

  市財政局表示,將繼續總結試點經驗,引導各地強化村級財務管理,讓更多地方的村級財務“曬”在陽光下,形成推動鄉村振興的強大合力。

編輯: 陶玉蓮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61128491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