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薦

新春走基層:
2014“走”出哪些變化和不同

省級黨報進報亭:五年實踐與思考

主創團隊談“家風之問”

大型國際活動報道的集成化呈現

傳統媒體轉型:不一樣的平臺與形態

 

 

 

 

 

報業數字化及媒體使命

——中日學人、報人關于報業未來的思考與對話

                            

                                                                 □ 崔保國

 

提要:2013年12月20日,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崔保國教授受邀訪問了日本朝日新聞社,拜會了木村伊量社長,並就報業轉型發展和媒體使命與責任問題進行了較為深入的交流與溝通。中國的著名學人與日本的報業領軍者之間思想與觀點的碰撞與交匯,對于正在進行的報業轉型及媒體國際報道,頗有啟發和借鑒意義。

關鍵詞:報業 數字化 媒體使命

 

談話背景

朝日新聞社是日本也是世界大型報業集團之一,《朝日新聞》的晨報日發行量為800萬份,發行量排名世界第二,超過《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每日郵報》《泰晤士報》和《衛報》的總和。其競爭對手《讀賣新聞》的晨報日發行量約為1000萬份,排名世界第一。日本報業在全球報業不景氣的今天依然能夠保持較高的發行量,與其特有的送報上門的發行體係密切相關,對廣告相對較低的依賴程度也使其撐過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面對來自新媒體的衝擊,朝日新聞社亦進行了積極的數字化轉型,通過付費墻等方式尋求傳統大報在大傳媒時代的生存之道。

報業轉型的未來之路

崔保國:十年前我曾經來貴報社訪問過,當時見到了您的前任箱島社長。那時候,我們就談到過報業的轉型問題,此後,我也做過很多對報業轉型的研究。現在朝日新聞在報業轉型和數字化方面怎麼樣了?有什麼新舉措?

木村伊量:箱島社長是我前任的前任了,那時的報業和今天報業面臨的局面真正是今非昔比。現在是高度數字化時代,是智能手機媒體時代,我現在也每天在擺弄手機哦(他拿著手機比劃著)。手機這個東西可能真會帶來一個不再需要“紙”的時代。

目前情況下,社會還是需要報紙的,因為,報紙的讀者還存在,數字媒體雖然已經做得不錯了,報紙的數字化轉型還談不上成功。英國《金融時報》、美國《華爾街日報》、還有日本的《日本經濟新聞》在數字化方面做得更好一些,採用了付費的方式也獲得了不少的用戶。但目前來看只是限于財經類媒體的數字化轉型好一些。財經信息是有剛性需求的,信息本身就能賺錢,就會有人出錢買信息,我們這種綜合性媒體要實現收費就難度大得多。這裏很重要的是數字媒體産品的組合方式,數字媒體産品需要重新打造和包裝。要考慮用戶消費者新的需求,要選擇全媒體的渠道,有門戶網站的、社交媒體的、垂直網站的、手機版的、平板電腦版的、數據庫的等等。

朝日新聞社在1995年設立了自己的新聞網站asahi.com,2009年開始面向手機網站提供新聞,2011年創刊電子版,截至2013年3月朝日新聞的免費會員達到100萬,付費會員達到10萬。同時《朝日新聞》也積極地使用著社會化媒體。在2011年的“311”東日本大地震中,我們的記者利用推特發布消息,也利用推特收集消息,再通過專業判斷將有用信息發布出去,這場災難讓我們又一次深刻地感受到科技的進步與互聯網的發展為我們提供了與以往大不同的媒體環境,也讓我們深刻地認識到了全媒體時代不可或缺的職業記者的專業性。《朝日新聞》目前有超過200個官方推特賬號,其中包括不同地區分社、記者站的官方賬號,也包括約90個擅長不同領域的專業記者的官方賬號。2010年我們還創辦了一個叫做《新鮮日本》的中文版電子雜志,以旅行、文化、流行等為中心,將《朝日新聞》的報道翻譯成中文,通過iPad的app和電子書店等方式,通過互聯網和新媒體技術為中國民眾提供一個更好地了解日本的窗口。

(下一頁)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網絡互動平臺: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