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薦

新聞作品的引導力從何而來?

——來自第六屆中國新聞獎高端研討會的思考

刑訴法修改對刑事案件報道的影響

就記者如何“提問”獨家專訪趙啟正

新傳播格局下地方媒體的創新與發展——嘉興篇

 

 

 

 

社交網絡與移動互聯挑戰下報紙網站如何作為

 

在社交網絡高度發展、智能手機普及之後,被認為是“新媒體中的傳統媒體”的新浪網,門戶業務不斷下滑,微博業務不斷上升,而報業淪為低價值CP(內容提供者)的趨勢越來越明顯,迫使我們無法不正視近兩年互聯網傳播方式發生的深刻變革,互聯網傳播方式已進入社交網絡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時代。

                                    

                                                                  □ 易保山

   

由于新聞門戶業務受到社交網絡強有力的衝擊,即使報業以前所未有的勇氣突破體制障礙,徹底解決全媒體採集創新問題,再也無法吸引用戶回歸至報業所辦網站,因為新的用戶需求和技術創新變化決定:即使我們將全媒體內容放到網站上,會通過門戶方式瀏覽資訊的用戶也將越來越少。

十幾年來“新聞列表、圖片、評論、專題、互動、投票”等各種展現形式在報業網站上取得了體驗平衡和用戶歡迎,在社交網絡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時代是否能夠照搬?答案是否定的。從微博大戰門戶的案例可以顯見,社交網絡的信息攜帶機制、人際體驗、傳播效果、閱讀效率要遠遠高于門戶網站。未來的新聞展現形式一定而且必須適應于具備雲特徵、移動特徵、社交特徵的平臺——當然無論這個平臺是別人的還是自有的。

2010年以來,中國報業被迫就社交網絡發展作出回應,紛紛入駐微博,一方面試圖挽救和提高影響力,另一方面也在被動地就信息資訊在社交網絡中的傳播特點進行研究、嘗試和總結,雖是被動的,但的確是有益的嘗試。

社交網絡和移動終端成為新聞資訊目標受眾群最主要的集中領域,其開放特徵亦給予報業難得的銷售通路。但在開放性平臺上的突圍嘗試,必然涉及利益博弈的問題,報業傳播嘗試也有可能加速報業的邊緣化。

首先,即使通過新聞鏈接將部分用戶能夠吸引到自己的數字報紙或報業網站上進行深度閱讀,帶來流量和品牌影響力,在根本上也不會改變用戶通過社交網絡獲取第一手資訊的習慣,反而會更加深用戶對于社交網絡的依賴感和信任感。

第二,在社交網絡,尤其是一家獨大的社交網絡中,報業的議價能力可能低于曾經和門戶網站的談判,因為用戶、平臺、黏性都是平臺運營商的,作為內容供應商CP無法在各自領域做到壟斷以提高議價能力,在平臺上進行傳播創新所産生的增值價值可能都會歸于平臺運營商。

 

 

(下一頁)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網絡互動平臺: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