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將新火試新茶
2020-04-17 16:28:14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圖集

  3月25日,杭州梅家塢村的茶農在採摘西湖龍井“明前茶”。    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地爐文火續續添,乾釜柔風旋旋炒。”

  這是清高宗弘歷在登基的第十六個年頭,南巡杭州,在龍井村邊的天竺寺,寫下的《觀採茶作歌》,再現了茶農手工炒制茶葉的細節。西湖龍井茶手工炒制技藝,如今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

  在杭州市西湖區轉塘街道金家嶺村,聾人茶農馬勇是小有名氣的帶貨達人,清明前後,他不是上山採茶,就是上網賣茶。憑著家傳的一畝多茶園,最近,馬勇每天要做一場直播,採下的茶葉最遠銷到了白山黑水。

  馬勇跟隨父母從小採茶,20歲左右開始學習炒茶,他們家世代以茶為生,但是具體有幾世幾代,他自己也未必説得上來。

  3月16日,外來採茶工在湖州市吳興區埭溪鎮長林農場的茶園採摘春茶(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從來佳茗似佳人”

  杭州乃至浙江與茶葉的淵源,可以先從唐宋説起。

  在這兩個朝代,杭州曾先後迎來過兩位最負盛名的“市長”——白居易和蘇軾。在這裏,他們興利除弊,濟世安民,也少不了留下頗多風雅之事,其中的“茶話”就有若幹。

  在杭州北高峰下的韜光寺,烹茗井古跡尚存。據説,它就是白居易與韜光禪師的烹茗之處。白居易曾作詩邀請韜光前來做客,但是被禪師回詩婉拒,于是白刺史登門拜訪,隨後便結下了詩茶之緣。

  唐代是中國茶葉全面興盛的重要時期,也是浙江茶葉的大發展時期。唐代全國産茶州郡達78個,其中位于今天浙江域內的就有10個州郡。

  而到了宋代,浙江名茶進入了重要繁榮時期,産茶州縣比唐代又有所擴大,名茶已經達40多品。

  宋哲宗元祐五年(1090年),西湖西山中的龍井迎來了上任已有一年的杭州太守蘇軾。和他的前輩白居易一樣,他也去訪問了一位高僧——被認為是龍井茶開山祖的辨才和尚。賓主之間相得甚歡,自然又是詩茶之交。

  在杭州,蘇軾不但留下了“欲把西湖比西子”的“西湖第一名詩”,也寫下了“從來佳茗似佳人”的“中國最美茶詩”。在詩文中以博喻稱雄的東坡,在喻湖喻茶之時,居然不惜重復喻體,以美人比湖山,以佳茗比佳人。這也就無怪乎有後人將其集句成聯,懸于茶室之內,令茶客們拍案叫絕了。

  實事求是地説,“最美茶詩”的詩興源于閩中茶葉,蘇軾還為茶葉寫過一篇擬人化的《葉嘉傳》。但是在蘇軾的80首茶詩中,兩浙一路的名茶可謂貢獻卓著。在第一次任職杭州結束、調任密州後,東坡登臨超然臺,就曾填下一闋《望江南》:“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茶、詩、酒,在文豪的心中須臾不可或缺,而茶居首位。誰又能説,不是一縷飄自江南的茶香,讓文豪選用了這一詞牌呢。

  3月14日,採茶工在浙江省德清縣莫幹山鎮石頤茶場採摘茶葉。    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茶,南方之嘉木也”

  在白居易守杭之前,“茶聖”陸羽已經在相鄰杭州的湖州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許多人提到陸羽,都會想到《茶經》中的開篇之語:“茶,南方之嘉木也。”

  他在湖杭兩郡盤桓了近40年,寫就了三卷十節七千字的《茶經》。它是全世界現存最早、最完備的一部茶葉專著,係統總結闡述了唐代及唐以前的茶葉發展歷史。

  也正是陸羽在當地生活期間,湖州治下的長興縣在顧渚山下興建了中國歷史上最早的貢茶作坊。《茶經》雲:茶葉的色澤,“紫者上”,外觀則是“筍者上”。而顧渚紫筍茶的進貢正始于中唐,直至清初,在當地至今還保留了大量與貢茶有關的摩崖石刻。

  如果繼續上溯浙江茶葉的歷史,我們可以回到新石器時期。目前從考古資料看,在距今7000-8000年前的蕭山跨湖橋遺址,人們就發現了茶籽化石。

  而根據可考的文字資料,浙江名茶的記載最早出現在西晉神話志怪小説集《神異集》中。余姚人虞洪入山採茶,遇到了道家人物丹丘子,丹丘子帶他到了瀑布山,讓他採到了“大茗”。至今,人們在余姚的瀑布山,還能品嘗到“瀑布仙茗”,它可能是有文字記載的最早的浙江名茶。

  在浙江各地茶葉的起源傳説中,儒、釋、道就是這樣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這也是茶文化能夠作為中國傳統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源頭活水。在浙江,無論是“洞天福地”,還是佛教名山,當地都少不了名茶出産。

  浙江省農業農村廳的專家告訴記者,浙江北接長江中下遊平原,大部分屬于東南丘陵地帶,河流縱橫,山嶺連綿,季風顯著,四季分明,光照較多,雨量豐沛,年氣溫適中。縣與縣之間往往方言不同,小氣候也不同,而各縣間的茶品也有所不同。

  3月20日,巾幗志願者與茶農一起在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拔山村的萬畝茶園內採摘春茶(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君不可一日無茶”

  “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聞于魯周公。”炎帝神農氏是中國上古的三皇之一,相傳他嘗百草時,發現了茶葉的神奇功效。

  到了明代,浙江乃至中國的茶葉又遇到了其發展史上的一位重要帝王。明太祖朱元璋體恤民力,認為制作團餅茶勞民傷財,下詔改貢散茶。從此,中國人開始撮泡茶葉,而不再像之前那樣將茶葉制成團餅,再碾茶末,點茶飲用。而在宋元時期,西湖南北兩山諸茶就已經加工成散茶供人飲用,“走在前列”,自然也就脫穎而出。

  到了清朝,乾隆是龍井茶最大的擁躉,他六下江南,四到龍井,歷次都為“龍井八景”題咏,使龍井茶聲名大噪。如前文所述,他對茶藝相當精通。著名茶學專家程啟坤就曾特別指出,《觀採茶作歌》開頭那幾句“火前嫩,火後老,惟有騎火品最好”,其中的“火前”“火後”,就是指寒食節禁火的前後。

  乾隆是中國歷史上最享高壽、實際執政最久的皇帝。相傳,他在禪位第十五子嘉慶帝時,有大臣為表忠心,曾以“國不可一日無君”相勸,對兒子心中有數的老皇帝哈哈大笑:“君不可一日無茶。”

  從晚清開始,浙江綠茶大量外銷,寧波成為當時國內主要的茶葉出口口岸,這一勢頭一直延續到民國初期。但隨後,無論是內銷還是外貿,浙江茶業的發展之勢都被日本的侵略打斷,歷史上留傳的極大部分名茶逐漸停産失傳。

  新中國成立後,浙江茶葉生産迅速恢復和發展,特別是龍井茶,得到了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領導人的高度重視。

  一杯剛剛泡好的西湖龍井“明前茶”(3月25日攝)。    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肇錫余以嘉名”

  改革開放後,通過挖掘、恢復歷史名茶和積極創新名茶並舉的方針,發揮浙江丘陵地區的小氣候優勢,名茶猶如雨後春筍般重生。僅收錄在相關地方志中的就有41款,創新名茶70款。

  細品茶名,便覺余香滿口,能感受到茶人們的斟酌推敲,不啻父母為子女取名的期許。“皇覽揆余之初度兮,肇錫余以嘉名。”

  ——以山為名。浙江境內的名山,往往也是茶山。莫幹山有“莫幹黃芽”,天目山有“天目青頂”,雁蕩山有“雁蕩毛峰”,天臺山有“天臺山雲霧”,而在茶道東傳日本的余杭徑山,依托“徑山茶”的“徑山茶宴”已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

  莫幹黃芽(網絡圖片)

  ——得水而興。“天下第一秀水”千島湖生發出“千島銀珍”和“千島玉葉”兩個茶葉品牌。在錢塘江發源地開化縣,大龍山龍頂潭滋養出“開化龍頂”。而在余姚,仙人指路而得的“瀑布仙茗”恢復生産也已經有40余年。

  ——雲滋霧潤。從春至秋,東南季風帶來海上的水汽,水汽在丘陵溝壑間抬升,騰雲致雨。 “雲霧不絕,土人多種茶于其上”,便有了“安頂雲霧茶”“桂岩霧尖”“磐安雲峰”“雪水雲綠”“望海雲霧”……

  ——玉碧銀白。“松陽玉峰”“衢州玉露”“仙居碧青”“松陽銀猴”“常山銀毫”“蘭溪銀露”“新安江白茶”“安吉白茶”……這些根據外形色澤創制的茶名,令人大有秀色可餐之感。在“兩山”理論起源地浙江安吉,安吉白茶不但是扎根當地的富民茶,更是遠赴西部的“扶貧茶”。

  4月10日拍攝的杭州市富陽區裏山鎮安頂村的千畝高山茶園,這裏是安頂雲霧茶的主要産區(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

  “從山陰道上行,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應接不暇。”這是冬盡春來,浙江山野之間的宜人景色。而綿延起伏的山崗之上,茶農精心培植的茶樹成片成行,猶如碧波翻滾,綠錦鋪展,更是以人工之勤,增添造化之美。

  目前,浙江11市90縣(市、區)中,有10市74縣(市、區)産茶,到2019年,全省茶園總面積306萬畝,總産量19萬噸、總産值225.5億元,三項指標均創歷史新高。

  從春分到谷雨,太陽直射點越過赤道,向北回歸,也正是浙江各地採茶制茶的農忙季節。在60多年前,著名音樂家周大風多次來到茶區採茶炒茶,體驗生活。五訪梅家塢的周恩來總理還親自幫他修改了歌詞。

  “溪水清清溪水長,溪水兩岸好風光。哥哥呀上畈下畈勤插秧,妹妹啊東山西山採茶忙……”嘉名有好音,大風譜國風。一曲《採茶舞曲》傳唱至今,更在2016年G20杭州峰會上,伴奏中國,走向世界舞臺的中央。(記者馮源)

 

 

編輯:劉志媛 責校:馬 江

主編:陳 青 監制:徐樂靜

 

春色滿園關不住 南潯海棠開滿枝
春色滿園關不住 南潯海棠開滿枝
航拍南潯千金鎮油菜花 莫負春日好時光
航拍南潯千金鎮油菜花 莫負春日好時光
戰“疫”不誤農 又見採茶忙
戰“疫”不誤農 又見採茶忙
滿山春茶綠 採茶正當時
滿山春茶綠 採茶正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