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新聞

西疇“狠人”

2020年12月02日 08:56:44 |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昆明12月2日電(羅春明)冬季的西疇大地,綠意盎然。在雲南其他地方,這樣的底色並不稀奇,但在西疇,堪稱奇跡。

  西疇縣地處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裸露、半裸露的喀斯特地貌佔全縣國土面積的75.4%,是全國石漠化程度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曾有外國地質專家斷言,西疇是基本失去人類生存條件的地方。

  但西疇人不認命。

  蚌谷鄉木者村村民劉登榮,在他20多歲的時候,帶領村民幹了一件“瘋狂”的事。

劉登榮在木者村麼石谷炸響炸石造地第一炮的地方(11月20日攝)。新華網 羅春明 攝

  上世紀90年代前的木者村麼石谷,岩石連片,莊稼東一棵西一簇在石縫間掙扎。收成太少,村民不得不拿著口袋四處借糧。

  人窮要發狠,地瘦要壘埂。當時擔任村黨支部書記的劉登榮發了狠,“把石頭炸了,造地!”

  1990年,麼石谷炸響了勇鬥頑石的第一炮。叮叮當當,炮聲隆隆,全村男女老少鏖戰105天,硬生生在頑石堆裏幹出了365畝“三保”臺地。從此,苞谷、烤煙等作物産量大幅提升,木者村甩掉了“口袋村”的帽子。

  那時候的劉登榮和村民們不會想到,他們這一炸,不僅炸出了一條生路,也炸出了“搬家不如搬石頭,苦熬不如苦幹;等不是辦法,幹才有希望”的西疇精神。

  就在劉登榮和村民們炸石造地的那一年,在蚌谷鄉程家坡村,一個40歲的男人扛著鋤頭扎進了石漠荒山,他叫程墩儒。

程墩儒在500畝山豆根種植基地內(11月20日攝)。新華網 羅春明 攝

  程墩儒開磚廠、種三七,是當地屈指可數的“有錢人”,但命運和他開了個殘酷的玩笑,1987年,一場意外的大火燒光了他一整個倉庫的三七。

  “孩子買練習簿的2毛錢都拿不出來!”人生的至暗時刻,程墩儒也發了狠,他向村民賒租了500畝荒山,和愛人扛著鋤頭進山開荒,吃住在茅草窩棚,邊挖邊種,用10多年時間、磨平了20把鋤頭,把荒山全部種上了中藥材和林果。

  如今老程早已東山再起,是遠近聞名的致富帶頭人。記者問他,為什麼這麼拼命?他一跺腳,提高了嗓門,“為了活下去,必須實幹!”

  實幹,是老程對生活絕境的回應。而這兩個字,也刻在了西灑鎮岩頭村進村路的大岩石上。

李華明(下)吊在懸崖峭壁上修路。(資料圖片)新華網發

  李華明是岩頭村村民小組長,個頭不高,敦實,眼神堅定而倔強。離記者還有幾步遠,他伸出大手迎上來,扯開嗓門説,“我就是李華明!”手掌堅硬、粗糙,握得記者生疼,“又是一個狠人!”

  李華明很有名,因為他帶領鄉親們用12年時間,砸通了進村的最後一公裏路,也砸斷了困擾八代岩頭村人的窮根。

  岩頭村困在懸崖上的大山深處,1997年,村裏挖出了4.5公裏長的簡易公路,但最後1公裏被懸崖擋住了。路不通,日子熬得心酸,村民抬肥豬出去賣,豬滾下山崖摔死了,人則抓著拽斷的半截豬尾巴嚎啕大哭。

  “人都是逼出來的!”李華明豁出了狠勁,2003年,他帶著岩頭村人揮起大錘砸向了峭壁上的巨石。

  修路真難!懸崖下有人家、電線,不能用炸藥炸石頭,只能用鐵錘打,用鏨子鑿,用膨脹劑撐。鐵鍬斷了,換;手磨破了,忍;人滾下坡,爬起來!

  “等不是辦法,幹才有希望!”這是李華明和記者説得最多的一句話,而這樣的西疇精神,其實早已融入西疇人的骨血。

  時光回溯到上世紀60年代。

參與開鑿勝天洞的劉學廣、劉文政、劉學漢在洞口(11月19日攝)。新華網 羅春明攝

  西灑鎮劉家塘村四面環山,地勢低洼,多雨季節洪水泛濫,良田絕收。1962年,劉家塘村民一發狠,開始了一項“驚人之舉”——鑿穿大山,打隧洞排洪!

  全村男女老少齊上陣,24小時三班倒,以鐵錘、鋼釬為主要工具,以煤石燈照明、點香瞄線,從大山兩側同時開工,歷時半個多世紀,鑿通了高3.5米、寬1.5米,全長300米的穿山隧洞,徹底解決了水患。

  後來,這個隧洞被命名為“勝天洞”。

  開鑿隧洞那年只有18歲的劉學廣,如今已是滿頭華發,説起往事他雲淡風輕,“幹,才有出路!”

  西疇精神一直都在。

  2018年,西疇縣在文山州第一批實現脫貧摘帽。地理條件不優越、物産不豐富、資源匱乏,西疇憑什麼率先實現脫貧摘帽?

  西疇大地上的這群“狠人”,給出了最好的答案。(完)

【糾錯】 [責任編輯: 范芳鈺]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13481395558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