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頻道

【微紀錄·雲南故事】老人與鷗

2017年12月22日 08:35:15 | 來源:新華網

  “老板,來50個饅頭!”一大早,饅頭店前一對頭發花白的老夫婦引起了眾人的注意,“買那麼多吃得完嗎?”“我們是去喂海鷗,那麼多張嘴,還怕吃不完?”老人一邊説,一邊麻利地收拾起饅頭往外走,“今天去工人療養院,那裏喂的人少,海鷗們餓得很!”

  這對年過七旬的老夫婦,丈夫名叫張恒禮,妻子名叫王鑒沔,30多年來他們一如既往地關愛、呵護著紅嘴鷗,昆明人稱他們為“愛鷗夫婦”。

  “專職喂鷗”:風雨無阻,渾身濕透了還在堅持投喂

  和紅嘴鷗一樣,張恒禮、王鑒沔夫婦也是從外地遠道而來的。1965年,張恒禮響應國家號召,從北京中科院來到昆明工作,第二年王鑒沔也跟隨丈夫來到昆明工作和生活。

  春城宜人的氣候、美麗的環境,讓兩個外鄉人漸漸喜歡上了這裏,而紅嘴鷗的到來,更給他們帶來了不少樂趣。張恒禮回憶,自1985年開始,他和妻子在工作之余就總會帶上饅頭,到南太橋去喂紅嘴鷗,退休後空閒時間多,去投喂的次數就更多了!

  而2005年的一場“意外”,則讓張恒禮夫婦由“業余喂鷗”轉為了“專職喂鷗”。“那一年因為暴發禽流感,很多人都不敢再去喂紅嘴鷗了。有一天非常寒冷,天還下著雨,我在翠湖公園看到小家夥們沒人投喂,非常饑餓、非常可憐,我就坐不住了!”張恒禮回到家中叫上老伴,兩人買了好多饅頭和面包去投喂,但對于數量龐大的海鷗而言,仍然是杯水車薪。正在發愁之際,一位愛鷗人士告訴張恒禮,昆明鳥類協會在圓通山辦了一個鷗糧廠,加入協會就可以免費領取鷗糧投喂,但喂鷗工作完全是義務的,沒有一分錢工資。

  “海鷗能吃飽就行,還要什麼工資啊?”二話沒説,張恒禮和王鑒沔便加入了鳥類協會,開始“專職喂鷗”。王鑒沔回憶,她和老伴總是天不亮就出門,到圓通山領鷗糧,“一袋鷗糧有20多公斤重,我坐公交車帶兩袋,老伴騎摩托車綁兩袋,雖然很重,但天冷下雨我們都還要再多爭取一袋,就怕海鷗餓著!”

  帶著鷗糧,兩位老人來到負責的海埂大壩片區,開始投喂湖面上成群的紅嘴鷗,這一喂就是好幾年。“基本上每天都去,風雨無阻,甚至春節都還去投喂過!”王鑒沔回憶,在與海鷗相伴的歲月裏,她和老伴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勞累,“經常忙著喂海鷗忘記吃午飯,回到家都三點多了才隨便弄點東西吃!還有時候下大雨也顧不得打傘,渾身濕透了還只想著喂海鷗……”

  直到鷗糧制作和投喂的工作全部轉到林業部門,張恒禮、王鑒沔夫婦才從“崗位上”退了下來,重新回歸“兼職喂鷗”。

  “花式”救鷗:有哭有笑還有點囧,只為助小精靈重展雙翅

  多年來,除了投喂紅嘴鷗外,“愛鷗夫婦”張恒禮、王鑒沔還參與了環志、數量統計等多項工作,碰到受傷的紅嘴鷗,他們更是義不容辭地盡力救治。

  “前幾年吧,我看到一只海鷗的腳被魚線纏住了,飛不起來,情急之下我就跳到大壩下面,扒著斜坡的邊緣幫它剪斷魚線。誰知道下去容易上來難,怎麼也爬不上來,後來還是大壩上的遊客把我拉了上來!”説起救助紅嘴鷗,張恒禮最先想到的是那次有些“囧”的經歷。一旁的王鑒沔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我那時候更好笑呢,看到受傷的紅嘴鷗漂在水面飛不起來,我就去求開快艇的救它們,坐在快艇上,我抱著受傷的紅嘴鷗一路都在哭,現在想想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呢!”

  有好幾次,遇到受傷飛不起來的紅嘴鷗,王鑒沔就和老伴商量,幹脆把“傷員”帶回家養起來。“給它們涂藥水,喂小魚小蝦,慢慢康復了再帶到海埂大壩上去放飛。”王鑒沔説,有一次放飛傷好的紅嘴鷗,小家夥飛起來後還幾次回過頭來看她,“它也知道是我救了它,也舍不得我!”

  溫情接力:“愛鷗夫婦”背後是一城人的呵護與守望

  盡管已經從“專職喂鷗”的崗位上退了下來、盡管已是70多歲高齡,但張恒禮、王鑒沔夫婦對紅嘴鷗的關愛仍不減分毫,他們經常自己掏錢,一買就是五六十個饅頭,或者好幾公斤鷗糧,去喂食海鷗。而兩位老人對紅嘴鷗的關愛也感染了家中的小輩們,一到周末,女兒、女婿、外孫女便會買足鷗糧,一家人開車到漁港、工人療養院等海鷗聚集卻又少有人喂食的地方進行投喂。

  實際上,“愛鷗夫婦”只是春城昆明呵護守望紅嘴鷗的一個縮影,“海鷗老人”吳慶恒、“海鷗守護者”劉震、“船屋奶奶”楊水蘭、“海鷗食堂掌勺人”趙剛……每一個平凡而動人的故事,都在訴説著紅嘴鷗與昆明的“全城熱戀”。

  自1985年紅嘴鷗造訪昆明以來,30多年裏昆明人一直友善地接納、真誠地關愛著這些遠道而來的小精靈們。30多年的相守,紅嘴鷗們早已把春城昆明認定為自己的“第二故鄉”, 紅嘴鷗也已成為這座西南名城一張靚麗的名片。而關愛紅嘴鷗、永遠留住紅嘴鷗,更早已成為昆明人共同的堅守和心願,正如張恒禮在一篇文章裏寫的那樣,“紅嘴鷗是大自然賜給昆明人的福氣和生活中的活力——我已與紅嘴鷗相約,不離不棄,直到永遠。”(完)(念新洪/文)

  往期回顧:【微紀錄•雲南故事】康復村

【糾錯】 [責任編輯: 石光良]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131368402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