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州市 教育 社會 圖片 經濟 服務 雲南故事 雲南青年説融媒報道

揭開雲南建水窯的基因密碼

2020年09月18日 10:22:29 來源: 雲南日報

  截至記者發稿時,今年7月開始考古發掘的建水窯遺址已發現20多條古窯遺址,出土瓷片標本30多萬片、完整標本3000多件,最早可追溯至元代,填補了我國西南地區瓷業發展歷史研究的空白——

  揭開建水窯的基因密碼

  20多座古窯遺址都有名字

  歷史可追溯到千年之遙的建水陶文化,在時光裏與泥火相伴相生。建水形成了建水紫陶“陰刻陽填,無釉磨光”的獨特工藝。20世紀50年代,建水紫陶成功躋身中國四大名陶之列,1982年文物普查時建水窯被發現,1987年公布為雲南省第三批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1世紀成為第二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受到世人關注。但一直以來,因為缺乏係統、深入研究,建水窯猶如“大家閨秀”,讓很多陶瓷研究學者、專家和收藏愛好者只聞其名卻未曾見過它的真面目。

  距建水縣城以北2公裏處,有一個名叫碗窯村的自然村落。村中的“五彩山”區域,分布著大量的五彩瓷土,一直延續到村北的張家溝一帶。因當地人長時間對瓷土進行開採,山崗上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溝壑。另一側,沿著建水土陶廠廠區向北延續500余米的山坡上,依次分布著20多處古代瓷窯,它們共同構成了建水窯遺址。

  今年7月,經國家文物局立項批準,由雲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學、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文物管理所、建水縣文物管理所聯合組成考古隊,雲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館員、副所長戴宗品擔任領隊,雲南大學、景德鎮陶瓷大學作為協作單位,對建水窯遺址約500平方米范圍進行發掘。

  據戴宗品介紹:“這些窯最神奇的一點就是,它們都能夠認得出名字來,現在我們站的這條就叫做洪家窯。”他介紹,截至目前,發掘現場共發現20多條古窯遺址,絕大多數都能夠叫得出名字來,例如大新窯、高家窯、洪家窯,“這是因為歷史上就有傳承,從創燒的年代開始,到現在為止,碗窯村這個地方一直是以燒制陶或者瓷為生,形成了很壯觀的生態形式。”

  出土器物極為豐富

  依據目前發掘進展分析,建水窯遺址分為下窯區、上窯區兩個區域,燒制産品各不相同,此次發掘區為湖廣窯以下的下窯區,重點選擇在洪家窯、湖廣窯兩處窯址進行。為盡可能全面地了解建水窯各時期的生産情況,考古隊還另選了大新窯、高家窯兩處窯址作小規模試掘。

  在洪家窯遺址現場,幾名工人正在小心翼翼整理剛剛出土的陶瓷殘片。

  戴宗品介紹:“我們現在在的這片稱為下窯區,下窯區就是生産這些小型的日用器物的,比如説碗、盤、盞、罐等家裏面用的日常用品,再往前走的話就是上窯區,那兒生産的就是大件的器物,就是從湖廣窯開始往上,當地人也稱為缸瓦窯生産區,比如説大件的壇子、瓶子、罐子等器物。”

  此次出土器物極為豐富,已收集瓷片標本30多萬片,完整標本3000多件。瓷器種類以青瓷、青釉青花瓷為主,並有少量醬釉瓷器。器形以碗、盤、罐、盆、瓶類産品居多,青瓷釉色淡雅,青花瓷常見紋樣題材有魚藻、青蓮、石榴、牡丹、葵花、寶杵等,色澤沉穩厚重,別具特色。出土的瓷片、器物大多是明、清時期,元代的也有發現,部分器物還有待進一步考證。

  在現場,北京大學考古係博士研究生王筱昕手拿一件瓷片標本介紹:“這件很有趣,它的色澤是因為生燒的燒成溫度不夠,所以有點泛黃,如果燒成功的話,它應該是青綠色的。”她進一步介紹,這一類的青釉折沿盤,其器型來自于龍泉窯,是很典型的對龍泉窯的模倣,有花口,有折沿,外面還有一個很大的圈足,“但這個盤子本身也有本地的一些特色,很顯著的是它的外底沒有施釉,但是加了一層醬褐色的護胎釉,這種工藝在東南亞地區非常常見,但同時它又是用支釘疊燒的,這種支釘疊燒的方式是建水本地用來燒碗盤的一種很常用的做法。在制作中,工匠會在碗的內部用一個像蘑菇形狀的圓頭模子壓印出蓮花或者石榴樣的花卉紋,在周圍裝飾一些點狀紋飾,這很有建水特色。”

  擬建遺址公園

  雲南地區是中國古代青花瓷的重要産地之一。建水窯的初步發掘成果表明,除青花瓷外,同期生産的倣龍泉青釉瓷也是雲南古代瓷業的産品。而且,與歷史上眾多名窯不同,建水至今窯火不斷,陶瓷産業薪火相傳,成為該縣重要的支柱産業。

  在洪家窯遺址現場,考古工作者們正在緊張有序地開展工作,所有出土器物都被逐一仔細清理,編號登記。隨著厚厚的堆積層一點點被清理,建水窯的生産活動場景,也將漸漸清晰起來。有“質如鐵、亮如鏡、潤如玉、聲如磬”美譽的建水紫陶,其基因密碼或許正隱藏其中。

  戴宗品介紹,現階段發掘所獲得的器物遺存種類豐富、數量巨大,將為深入研究建水窯的生産時間、階段變化、文化內涵提供堅實基礎。同時,此次建水窯遺址考古發掘也是雲南首次對古瓷窯遺址進行係統科學的考古發掘,填補了我國西南地區瓷業發展歷史研究的空白。

  下一步,考古專家將擬定建水窯遺址保護利用初步建議,及時評估遺址保存現狀,解釋文化內涵,認定遺址價值。同時,在發掘過程中同步提取更多展示利用信息、實物,設置局部保護圍墻和臨時保護棚,為建設遺址公園奠定良好的基礎。(記者 李樹芬 文/圖)

[責任編輯: 范芳鈺 ]
01007021004000000000000001111348139378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