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樹勳

一群花甲老人用畫筆留住昆明記憶

新華網雲南頻道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企業 專題 輿情 服務 州市 新媒體
陳樹勳,76歲,一位十足的“老昆明”。2000年退休後和幾個朋友一起創立了“星期五採風社”,每周五帶領著一群平均年齡在60歲左右的昆明老人寫生,畫昆明的山、水,也畫城市風貌、市井民生。十七年來,這群老人踏遍昆明的大街小巷,而這座城市的記憶也不知不覺和他們的畫交織在了一起。
精彩觀點
1
陳樹勳

每個老人都期盼著星期五的到來,畫畫前有人堪景、有人幫忙打水,一起畫畫這件事是老年生活裏難得的快樂。

每個老人都期盼著星期五的到來,畫畫前有人堪景、有人幫忙打水,一起畫畫這件事是老年生活裏難得的快樂。
每個老人都期盼著星期五的到來,畫畫前有人堪景、有人幫忙打水,一起畫畫這件事是老年生活裏難得的快樂。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68708

我叫陳樹勳,今年76歲,是雲南省設計院的一名退休結構工程師。老崔是外貿公司退休的,他來我們這個團體已經六、七年了。

老郭在我們這裏是年紀最大的,已經80歲了,小吳算年紀小的,但也有65歲了。我們每周五都從昆明的四面八方趕來,相約在一起畫畫。後來這個團體越來越大,到現在已經有130多人了,我們在一起畫昆明一畫就是17個年頭。

1959年昆明市成立美術學校,我報考並被錄取,學習了一段時間後便去參軍,至此再沒有拿起過畫筆。1997年的時候我已退休,無意中看到公園裏幾個老人在畫畫,一下就把我帶回到年輕時候,我隨即便加入了他們。剛開始的時候這個團體只有3、4個人,想到像我這樣的年紀的人大多老年生活比較孤單,常常沒事可做,就想把這個團體擴大一下,吸收更多喜歡畫畫的老人進來,口口相傳,“星期五採風社”越來越壯大。

在畫畫這件事上,無論天氣怎麼變化,我們都風雨無阻。畫了這麼多年,我們這個團體很團結、很溫暖。出去寫生,有人堪景、有人幫忙打水,年紀輕的照顧年紀大的,自己帶飯,你吃我的、我吃你的,就像一家人一樣。有“畫友”過生日,我們還會給他買蛋糕。

每個星期二的早晨我們都會去盤龍區美術館學畫畫,盤龍區政府免費為我們提供了一間教室,由畫團裏畫的好的“畫友”義務教我們,他們會把構圖原理用最通俗易懂的語言教給老人,大家進步都很快。每次大家都會説,“怎麼還不到星期二,怎麼還不到星期五!”每周聚在一起畫畫成了我們最為期盼的事情。

1
陳樹勳

城市裏建築的變遷就是城市記憶的縮影,我們要把昆明母親河盤龍江上的所有橋梁都畫下來,畫團裏的好幾位老朋友都走了,但我們會一直畫下去。

城市裏建築的變遷就是城市記憶的縮影,我們要把昆明母親河盤龍江上的所有橋梁都畫下來,畫團裏的好幾位老朋友都走了,但我們會一直畫下去。
城市裏建築的變遷就是城市記憶的縮影,我們要把昆明母親河盤龍江上的所有橋梁都畫下來,畫團裏的好幾位老朋友都走了,但我們會一直畫下去。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68707

我從小在昆明長大,看到家鄉這些年來日新月異的發展,想用畫筆把這些變化記錄下來。今年我們萌生了一個想法,把盤龍江上的所有橋梁以及它周邊的建築畫下來。作為昆明的母親河,盤龍江橫穿過昆明城中心,默默記錄著這些年來昆明兩岸的變化。小時候我經常在德勝橋周邊玩,以前橋兩邊都是稻田,現在都是高樓大廈。盤龍江上的橋有60多座,現在我們已經畫到第四座了,預計要三年的時間才能畫完。不管是有多年歷史的老橋,還是新建的新橋,我們都要畫,然後前後做一個對比。有歷史記載的我們會摘錄下來附在畫上。我想,這些橋梁以及周邊環境的變化可以很好地反映昆明這座城市的變遷。

畫了二十年昆明,我們這幾個老朋友見證了昆明這二十年的飛速發展。這些年,畫團裏的有好幾位老朋友都走了。畫裏的春城越來越美了,我們也從大陳、大崔、大郭變成了老陳、老崔、老郭。時常懷念起年輕時候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我們老了,而昆明這座城市還是像20年前的陽光一樣,依舊這麼年輕、鮮活。

我們會一直畫下去的。

觀看完整視頻
【視頻】一群花甲老人用畫筆留住昆明記憶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