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浩昌:我用一百種顏色畫大地江河

新華網雲南頻道 要聞 看雲南 原創 政務 圖片 網視 財經 熱點 健康 娛樂 旅遊 民族 教育 企業 專題 輿情 論壇 服務 州市
一個閱歷豐富的畫家,一個個性十足的畫家,一個同時用一百多種顏色激情作畫的畫家——洪浩昌,一個離開雲南二十余年的遊子,重新回到雲南,開啟中國古典的視覺與審美係統,用激情和精準的影調,傾瀉心中的美與愛,在發掘山川大美的同時,畫出油畫的中國氣派。
精彩觀點
1
洪浩昌
六年來,我帶著文化責任和思考去畫雲南
六年來,我帶著文化責任和思考去畫雲南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34183

雲南有這麼多山、有這麼好的自然環境,通過創作,我們中國精神的山水風向,可以有所拓展,並且促成民族視覺文化的形成。

實際上,我是一個雲南昭通的土陶罐。年輕時,帶著一個很大的夢想,從昭通考到了中國美術學院,去了以後沒打算回來,一去就是20多年。我先是到浙江上學,後來到江蘇生活,再後來又去了北京。這次回來辦《我的雲南》個展,我想它不是學術層面的,更多可能是情感層面、生命層面的行為。

我以前的所有創作裏,雲南題材是畫得最不成功的,所以我前後用了6年時間,帶著文化責任和思考在大山裏跑,而且專門用了2年左右的時間,創作了200多件作品。這次,從中挑選了78件油畫、6件攝影作品,在雲南省博物館做了《我的雲南》展覽,是想能否通過這麼一個題材,把對雲南這片土地的情感,嫁接到我們的主流視覺文化上去。雲南有這麼多山、有這麼好的自然環境,不管是梅裏雪山、玉龍雪山,還是虎跳峽、九大高原湖泊,通過創作,它都會形成一個事實——我們中國精神山水的風向,能不能可以有所拓展,並且促成民族視覺文化的形成。

1
洪浩昌
在雲南創作,以前的全部體驗都被顛覆了
在雲南創作,以前的全部體驗都被顛覆了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33784

從上美院時起到現在,我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作為21世紀中國視覺藝術的創作者,如何把經典文化本體跟雲南性格以及地域題材結合。

剛到中國美術學院上學的近半年裏,我是沒有能力讀懂中國繪畫和書法的,所以那時花很多的時間去美術館、圖書館,最後,我被中國傳統視覺文化給震撼了。在宋代范寬的《溪山行旅圖》前,我掉眼淚了,我看了超過40分鐘。後來我覺得,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們不可以很艱難地去對歐洲視覺藝術進行寫生或模倣,雖然我們確實要向他們學習,但要是我們的骨骼和靈魂都沒有了,這將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從那時起到現在,我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作為21世紀中國視覺藝術的創作者,如何把經典文化本體跟雲南性格以及地域題材結合。應該説,這是一個積極的探索,這些年也取得了一些成果,並得到很多人的鼓勵。

雲南有著極其豐富的資源,還有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這都給了我們一個創作的基礎。比如説我們江南的文化、江南的古典園林,事實上是非常完美了,但完美中又缺少一種像雲南這麼好的空氣、水以及“以自然為詩”的東西,可能這是《我的雲南》係列創作最大的意義。

我們在雲南創作的過程其實是非常艱難的,差不多要走200公裏才畫一張畫,有時候為了畫一張畫,經常需要近10個人一起協作幹體力勞動,甚至還要請當地的群眾來幫我們搬運東西,非常的辛苦。同時,神聖的山、古老的樹,以及咆哮的虎跳峽,神秘寧靜的撫仙湖、瀘沽湖,它們與人之間那種天然的親近,形成了一種文化屬性,在面對它們時,也讓我們的生命屬性不斷擴張,以前的那種體驗被全部顛覆,這又是對我們文化和情感的一次次檢閱。

1
洪浩昌
我就是要把雲南元素和中國傳統視覺文化結合起來,有新的創造
我就是要把雲南元素和中國傳統視覺文化結合起來,有新的創造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433710

我們的文化,服務對象就是我們的希望——不管是我們個體的希望,還是整個民族的希望,或者是一個雲南人的希望。

我們所用的色彩,它來自于西方,然而我們的創作,從骨骼和靈魂,又來自我們的本體文化。在雲南,她的各種色彩,還有她充滿著生命張力的狀態,都散發著魅力,把這些東西組織起來,就有了超越我們以往文化屬性之外的新的經驗。

我是一個理科思維的人,也特別喜歡數學,為了精準表達,我的調色盤中,通常要用100種以上的顏色來創作。我覺得有很多顏色是不可替代的,要想畫出 “雲南”,只有常用的二三十種顏色一定是畫不準確的。單是一個綠色,我們就要帶二三十種顏料,黃色要帶二三十種顏料,藍色也有二十多種。也就是説雲南自然環境中的顏色,實際上超越了我們通常的想象,所以注定讓我們去畫她的時候更要有一種敬畏心,並且要懷有一種非常樸素的情感。在江浙畫畫的時候,可能會去找一些灰顏色;在北京創作的時候,可能會找一種磅薄、空遠的意境;在雲南,你可能需要誠懇地去面對每一個溫暖的變化。

我們的文化,服務對象就是我們的希望——不管是我們個體的希望,還是整個民族的希望,或者是一個雲南人的希望。作品它是一個善性的終極關懷,就是讓我們感覺到一種文化認同、生命認同和情感認同,這種認同給更多人帶來一種希望。我們的文化一直是詩性的,或者説是一種文學性的,它是自由的,這是我們經典的東西。而雲南,她的自然、動物、人,以及人的一些文化屬性,都是如此的不一樣。這就帶給我們很大的可能性,能否通過這些琳瑯滿目的材料,重新去做一道讓我們可以吃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家常菜。我的創作,就是希望把雲南的這些元素和中國傳統的視覺文化結合,有新的創造。

觀看完整視頻
[新華訪談]洪浩昌:我用一百種顏色畫大地江河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