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原創 政務 旅遊 州市 教育 社會 圖片 經濟 服務 雲南故事 雲南青年説融媒報道

雲南省政協圍繞民族民間中醫藥深入協商議政

2020年07月28日 10:37:43 來源: 雲南日報

  省政協圍繞民族民間中醫藥深入協商議政——傳承和發展好民族瑰寶

  近年來,省委、省政府重視和支持雲南民族民間中醫藥工作,將民族民間中醫藥作為建設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提高全民健康水平的重要內容,持續強化政策和資金保障,積極開展民族民間中醫藥的搶救挖掘、保護傳承、開發應用等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但與豐富的民族民間中醫藥資源相比,雲南省民族民間中醫藥的發展提升空間十分巨大。為此,經省委同意,省政協今年把“雲南民族民間中醫藥傳承與發展”列為了重點協商議題之一。

  經過前期深入調研和議政準備,近日,省政協在昆明召開“雲南民族民間中醫藥傳承與發展”專題協商會,並在迪慶、臨滄、楚雄設置分會場,以遠程視頻形式開展深入協商對話。

  走上發展快車道

  中醫藥産業迎來廣闊前景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強調中醫藥是中華民族的瑰寶,把中醫藥工作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2019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中醫藥大會上強調,要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加快推進中醫藥現代化、産業化。

  正確處理好守正和創新的關係,發揮中醫藥在防病治病中的獨特優勢和作用。2016年,我國實施《基層中醫藥服務能力提升工程“十三五”行動計劃》,致力于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鄉鎮衛生院的中醫藥技術服務能力建設。截至2018年底,全國已有98.5%的社區衛生服務中心、97%的鄉鎮衛生院、87.2%的社區衛生服務站、69%的村衛生室能夠提供中醫藥服務,縣以下基層中醫藥事業迅速發展;全國中醫藥衛生人員總數達71.5萬人,年診療人次約10.7億;全國中醫類醫療衛生機構總數達60738個,全國中醫類醫療機構床位123.4萬張。

  與此同時,中醫藥作為成熟的傳統醫藥體係,在促進文明互鑒、維護人民健康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近年來,我國先後向亞非拉近70個國家派遣了援外醫療隊,每支醫療隊幾乎都有中醫藥醫務人員,中醫藥以其在疾病預防、治療、康復等方面的獨特優勢受到當地民眾廣泛認可,在流感、埃博拉出血熱等傳染病的防控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特別在今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中醫藥也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取得了良好治療效果。據統計,在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有超過7.4萬人使用了中醫藥,佔91.5%;其中湖北省超過6萬人使用了中醫藥,總有效率達到90%以上。

  我國中醫藥的有效傳承與發展,得益于黨中央、國務院對中醫藥事業與中醫藥文化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推動。近年來,雲南省委、省政府也把包括民族民間中醫藥在內的生物醫藥産業擺在了“八大重點産業”的首位,提出了打造千億級生物醫藥産業的發展目標。

  “雲南是民族大省,我們有責任通過推動雲南省民族民間中醫藥的傳承與發展,促進我國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和繁榮。”省政協主席李江在協商會上強調。

  對此,與會政協委員、專家學者們一致表示,雲南要進一步把思想統一到習近平總書記對中醫藥事業發展的指示精神上來,充分認識雲南省民族民間中醫藥發展的優勢和潛力,進一步堅定信心,以貫徹落實全國中醫藥大會精神為契機,加快推動雲南省民族民間中醫藥的傳承與發展。

  正視優勢與不足

  雲南省民族民間中醫藥機遇與挑戰並存

  在長期的實踐中,雲南省各族人民積累了豐富的防病治病經驗,形成了以傣、彝、藏醫藥為主,苗、壯、白、納西、哈尼、景頗、佤、瑤、回等民族民間醫藥並存、多元一體、獨具特色的中醫藥體係,涌現出陳本善、黃傳貴等一批名醫名家,形成了一些在全國知名的名藥名方,其中有127個國家標準民族藥,包括家喻戶曉的雲南白藥、血塞通、安宮牛黃丸、燈盞花係列等。

  盡管雲南省民族民間中醫藥發展具有良好基礎和廣闊前景,但委員和專家們不無擔憂。大家一致認為,部分地方對民族民間中醫藥事業還存在認識不足、重視不夠、辦法不多、機制不順等問題,亟需引起重視並加以解決。

  通過深入多個州(市)和相關單位調研走訪座談,省政協調研組認為,由于全省各地經濟發展不平衡,各地職能部門對民族民間中醫藥的重視程度不同,導致貫徹落實相關政策措施有差距,具體工作水平和成效也有差距。

  此外,許多民族民間醫藥靠師帶徒和口傳身授,傳承內容零碎、不係統,加之一批名老民族醫藥專家相繼年老退休或離世,現有民族民間醫藥經驗和技法面臨失傳斷代危險。

  “以全國佤族主要聚居地滄源佤族自治縣為例,佤醫藥輻射國內國外約100萬佤族同胞,但佤醫藥傳承正面臨‘民族醫生消逝、民族醫方流失、民族良藥消失’的局面。”臨滄市中醫醫院副主任醫師劉寶林介紹,目前能夠開展佤醫藥活動的僅有60余人,更為嚴重的是沒有1人具有行醫資格,“一邊是登門求醫的群眾,一邊是‘非法行醫’的嚴重法律後果,佤醫藥發展陷入兩難境地。”劉寶林直言。

  “以中藏醫藥為例,年輕的中藏醫藥專業人員無法充實,近幾年畢業的中藏醫藥專業本科醫學生就業較為困難,同時中藏醫藥高精尖人才和研究型人才缺乏,無法滿足迪慶中藏醫藥事業、産業的發展需求。”迪慶藏族自治州藏醫院院長姚曉武説。

  “在全省2019年中醫確有專長考核中,考核辦法偏離民族醫藥實際,存在考核評價標準不公開、考核項目設置不合理、考生考核未進行現場評定、提前設置通過率等問題。”麗江市政協委員、市民族醫藥協會會長劉建勤表示,當前民族醫藥傳承人進入醫療衛生隊伍存在極大限制。

  堅定信心、夯實基礎

  加快推進民族民間中醫藥傳承與發展

  協商會上,與會政協委員、專家學者和民主黨派代表圍繞推動藏、佤、彝、納西等民族民間醫藥傳承發展及中藥材保護和産業發展等內容提出了32條意見建議。省衛健委、省科技廳、省藥監局、雲南中醫藥大學、雲南民族大學等相關單位負責人現場就民族民間中醫藥發展涉及的機構建設、人員編制、執業資格、人才培養等問題作出積極回應。

  “要迅速組織開展全省民族民間醫藥資源普查,收集和整理民族民間單方驗方,建立民族民間醫生信息係統;同時組織開展民族民間中醫藥傳承人認定、管理和使用工作。”省政協常委、楚雄彝族自治州政協主席楊靜建議,要從省級層面制定支持建設少數民族醫藥專家傳承工作室、民族醫藥傳習館、民族民間特色療法體驗館等的政策措施,推動傳承、保護和利用好民族民間醫藥理論、方藥、技藝,培養民族民間醫藥學科帶頭人。

  省政協委員、民革雲南省委常委、雲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治未病中心主任何渝煦建議,要盡快制定扶持雲南民族民間中醫藥發展的中長期規劃,出臺保護傳承和發展民族民間中醫藥工作的具體政策,明確民族民間醫藥傳承人合法地位;要通過地方立法保障民族醫藥人才、資源和文化的傳承保護;要設立專項資金,對全省民族民間醫藥資源進行搶救性普查。

  “建議實施‘雲南高品質中藥材産區創新行動計劃’,通過在中藥材品種選育、良種繁育及規范化種植基地建設,同時注重林下中藥材産業基地建設工作,打造高品質道地中藥材産區,提升産區競爭力。”雲南農業大學科技處處長、西南中藥材種質創新與利用國家地方聯合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楊生超建議,要特別加大對納西、哈尼、景頗、瑤等民族藥整理力度,保護正在快速流失的民族藥資源。

  省衛健委主任楊洋在回應發言中表示,下一步,省衛健委將加快制定雲南省民族醫藥事業發展的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民族醫藥醫療服務體係和人才培養體係,加強民族醫藥科研創新能力建設、文化建設和對外交流合作,不斷提升傳統醫藥影響力。

  省科技廳副廳長高俊介紹,科技部門將通過實施冠軍企業培育計劃,培育龍頭骨幹企業,改變雲南生物藥企小、散、弱現狀。

  省藥監局副局長琚健介紹,藥監部門將支持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新藥研發,動員相關醫療機構對名老中醫的經方和長期應用于臨床的協定處方進行收集、整理和篩選;進一步擴大中藥、民族藥特色制劑在省醫療集團、醫聯體、醫共體的調劑使用范圍,加大基層的用藥力度。

  高校代表表示,希望政府在學科建設、招生指標、定向訂單、生均財政撥款、師資力量等方面給予支持,進一步提高民族醫藥科技創新人才儲備。(記者 張瀟予)

[責任編輯: 劉東 ]
010070210090000000000000011129121392453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