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澳大利亞散布的涉華謊言與事實真相
2020-07-10 21:25:31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北京7月10日電 題:澳大利亞散布的涉華謊言與事實真相

  一段時間以來,澳大利亞一些政客和媒體,圍繞新冠肺炎疫情等話題編造了各種涉華謊言,卻“賊喊捉賊”指責中國散布虛假信息。美國政客和媒體為了甩鍋中國編造的各種匪夷所思的謊言,都已被媒體和專業人士證偽,但澳大利亞政客卻對此甚少提及,澳媒也鮮有報道。關于美國散布虛假信息的討論在澳大利亞也幾乎看不到。

  中國是虛假信息的受害者,而不是傳播者。謊言止于真相,我們用事實説話。

  謊言1: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國。4月3日,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接受2GB電臺採訪時稱,病毒起始于中國,並傳播到世界。

  事實真相:中國首先報告疫情不等于就是病毒源頭,新冠病毒源頭尚未確定。病毒溯源是一個嚴肅的科學問題,要以科學為依據,由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去研究。

  ◆歷史上最初病例的報告地往往不是病毒來源地,比如艾滋病毒感染病例最初由美國報告,但起源地有可能並非美國;越來越多證據表明,西班牙流感實際上也並非始于西班牙。

  ◆病毒是全人類共同的敵人,可能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出現。疫情是天災,不是人禍。病毒和疫情的起源地同樣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對其進行指責和追責不公平,也不可接受。

  ◆越來越多國家發現了無中國接觸史且發病時間更早的病例。醫學期刊《國際抗菌劑雜志》網站刊登論文,表示新冠病毒去年12月底已在法國傳播,有關病例與中國沒有關聯。意大利米蘭薩科醫院的科研團隊研究發現,意大利被感染的患者病毒與中國沒有聯係。哈佛大學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賈哈博士認為,美國加州聖克拉拉縣兩名居民分別在今年2月初和中旬死于新冠病毒,但其並無外出遠遊經歷,更沒有去過中國,這説明早在1月中旬,甚至更早,病毒就開始在加州社區傳播了。英國劍橋大學遺傳學家彼得·福斯特表示,根據基因數據來看,無證據表明武漢是新冠病毒的起源地。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一研究小組近日從去年3月的廢水樣本中檢測出了新冠病毒。

  ◆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于5月19日協商一致通過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決議。中方參與共提了有關決議,對國際科學界開展病毒溯源科研合作始終持開放態度。決議將病毒溯源研究范圍嚴格限定在查找動物來源、中間宿主和傳播途徑,目的是為了國際社會未來更好應對疫情。

  ◆中方支持本著專業性、公正性和建設性的原則,在世衛組織主導下,讓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在全球范圍內進行考察研究,以便增進對此類病毒的科學認知,更好地應對今後的重大傳染性疾病,完善全球公共衛生體係和治理能力。

  謊言2:新冠病毒可能源于武漢“濕貨市場”。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澳衛生部長亨特等多次表示,新冠病毒很有可能源于武漢的“野生動物濕貨市場”。

  事實真相:中國不存在所謂“野生動物濕貨市場”。

  ◆事實上,在中國沒有“濕貨市場”這個概念。人們常説的是農貿市場和活禽海鮮市場。這類市場銷售新鮮的魚、肉、蔬菜、海鮮等農副産品,也有少數市場銷售活禽,與西方國家的魚市、水果蔬菜市場沒有本質區別。這類市場不僅中國有,在許多國家也都普遍存在,與當地百姓生活息息相關。國際法並未對開設和運營此類市場有過限制。

  謊言3:武漢“封城”後,中方仍未禁飛從武漢出發的國際航班,導致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4月16日,澳大利亞內政部長達頓接受採訪時就此表示,這表明中國共産黨展現透明度的必要性。澳前外長唐納在《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撰文稱,中方努力遏制病毒在國內傳播,但並不在意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

  事實真相:中國在最短時間內採取最嚴格防控措施,把疫情主要控制在了武漢。統計顯示中國輸出病例很少。

  ◆中方于1月23日關閉了離漢通道,1月24日至4月8日武漢無商業航班,亦無列車離漢。這既包括從武漢到中國其他城市,也包括從武漢到其他國家。

  ◆中國政府及時採取了最全面、最嚴格、最徹底的防控措施,有效切斷了病毒傳播鏈。《科學》雜志研究報告評估,上述措施使中國減少了超過70萬的感染者。

  ◆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3月20日公開表示,在澳大利亞確診的新冠肺炎病例中,約80%是輸入性病例,其中大多數病例來自美國。

  ◆澳大利亞衛生部數據顯示,從東北亞輸入病例所佔比重極小。加拿大幾個大省疫情統計數據顯示,病毒係由美國旅行者傳入加拿大。法國巴斯德研究所研究發現,在法國當地傳播病毒毒株來源不明。俄羅斯輸入病例無一例來自中國。新加坡從中國輸入病例不及從其他國家輸入的十分之一。日本國立傳染病研究所表示,3月以後在日本擴散的疫情並非源自中國。

  謊言4:澳媒稱掌握新冠病毒源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秘密情報。5月2日,澳《每日電訊報》刊登記者沙麗撰文披露所謂15頁“五眼聯盟”情報文件,稱新冠病毒可能源于武漢病毒研究所。

  事實真相:所有現有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源于自然而非人為制造。

  ◆27名來自8個不同國家的國際知名醫學專家2月19日在《柳葉刀》上發表聯合聲明,表示來自世界各國的科研工作者已對新冠病毒全基因組進行分析並公開發表結果。這些結果壓倒性地證明病毒和其他很多新發病原體一樣,來源于野生動物。

  ◆來自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的5位知名學者3月17日在《自然·醫學》撰文指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制造或以其他方式設計的。

  ◆世衛組織發言人法德拉·沙伊卜4月21日在記者會上説,所有現有證據均表明,新冠病毒來源于動物,而非從實驗室或其他地方改造或創造得到的。

  ◆5月1日,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表示,已有許多科學家研究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確信新冠病毒來自自然界。

  ◆德國聯邦情報局副局長曾就所謂報告向“五眼聯盟”成員國情報機構發出詢問,要求提供指控新冠病毒來自中國實驗室的證據,但五國情報部門均表示並未發布過有關報告。

  ◆澳大利亞政府與官員亦對所謂“五眼聯盟”文件提出質疑,認為所謂情報不過是基于媒體報道的拼湊。有澳消息人士認為,這份所謂的秘密文件係由美駐澳使館泄露給澳《每日電訊報》。

  謊言5:世衛大會有關決議草案係澳方推動的結果。4月22日,澳大利亞外長佩恩在《澳大利亞人報》發表署名文章稱,將與擁有相同價值觀的國家一道,拋開世界衛生組織,發起獨立國際審議。但佩恩在之後的採訪中又稱,歐盟草擬的決議草案有關內容是澳方最先倡導的。世衛大會有關決議中提出的公正、獨立、全面原則,是澳方所特別追求的。《澳大利亞人報》等媒體也極力配合澳官方,聲稱澳主張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支持。

  事實真相:世衛大會有關決議與澳大利亞此前提出的所謂疫情“獨立國際審議”完全是兩回事。

  ◆中國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後,全面評估全球應對疫情工作,總結經驗、彌補不足。這項工作需要科學專業的態度,需要世衛組織主導,堅持客觀公正原則。這是中國一貫的、明確的立場。

  ◆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于5月19日協商一致通過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決議。關于對世衛組織進行評估問題,決議提出評估由世衛組織總幹事同會員國協商後進行,目的是審議世衛組織應對疫情的經驗,並提出未來工作建議。決議要求評估進程是逐步、公正、獨立和全面的。有關決議符合中方一貫立場,體現了世界各國的廣泛共識。中方積極參與了決議草案磋商並參加了決議草案共提。

  ◆有關決議提出要適時啟動評估而非立即搞所謂“審議”,確認了世衛組織的關鍵領導作用而非另起爐灶,要求回顧總結在世衛組織協調下國際衛生領域應對工作的經驗教訓,而非針對個別國家搞有罪推定式的調查。

  ◆澳方提出的所謂“獨立國際審議”完全是借疫情進行政治操弄。澳方政要在提出所謂“獨立國際審議”時對世衛組織採取的是排斥態度,針對中國搞有罪推定式調查的意圖十分明顯。

  謊言6:中國企業在澳搶購醫療防護物資。《悉尼晨鋒報》、《澳大利亞人報》、2GB電臺等澳媒偷換時間概念,將中資公司和華商採購醫療物資的人道主義行動惡意描述為中國政府支持的“醜聞”,稱中方2月的採購行為導致澳3月疫情嚴重後國內抗疫物資短缺。

  事實真相:中國企業2月在澳大利亞採購物資時澳疫情尚未傳播,也沒有造成澳醫療物資短缺。

  ◆1月底2月初,中國處于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時期,急需大量醫療物資,澳大利亞民眾和企業向中方伸出了援助之手,中資公司在澳採購也是為了幫助中國渡過難關。這與澳企業4月自華採購醫療物資行為並無區別,均是人道主義行動。

  ◆事實上,中資企業3月之後已不再採購澳當地醫療物資。澳大利亞有關媒體將澳疫情尚未傳播時民眾和企業對中國的捐贈善舉和澳大利亞後來發生的物資短缺時間節點進行惡意偷換,將中資企業在澳購買物資、援助武漢的行動用一般現在時態表示,造成一種中方正在利用中資企業惡意掠奪澳大利亞醫療物資的假象。

  ◆疫情在全球擴散蔓延後,中方克服國內依然急需大量醫療物資的困難,竭盡所能向其他國家提供支持和捐助。中國政府已向15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包括普通醫用口罩、N95口罩、防護服、核酸檢測試劑、呼吸機等在內的物資援助,並為各國在華採購醫療物資和設備提供便利。

  謊言7:中國人吃蝙蝠。部分澳媒、社交媒體平臺上一度出現售賣蝙蝠、蟒蛇等野生動物市場的圖片和視頻,誣蔑中國人吃蝙蝠。

  事實真相:有關內容的拍攝地點並非中國。

  ◆蝙蝠從來都不是中國人的食材。在疫情初期發現病毒聚集傳播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不售賣蝙蝠。

  謊言8:中國對澳大利亞進行“滲透”、施加影響。長期以來,澳大利亞國內部分人士和媒體熱衷炮制各種“中國間諜案”“中國滲透論”。6月26日,澳情報和警察部門突擊搜查新南威爾士州議員莫斯爾曼住所和辦公室,稱旨在調查中國對澳政治影響。

  事實真相:幹涉他國內政不是中國外交的“基因”。澳大利亞近年來對中國從事間諜活動證據確鑿,可謂賊喊捉賊。

  ◆中方一貫堅持在相互尊重、互不幹涉內政等原則基礎上發展同其他國家的關係。

  ◆澳大利亞長期渲染“中國間諜案”“中國滲透論”,卻從未拿出一個實例。澳議員莫斯爾曼召開記者會表示,他沒有接受中國資助訪華等行為,從未危害澳國家及人民。

  ◆“五眼聯盟”情報合作同盟長期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對外國政府、企業和個人實施大規模、有組織、無差別的網絡竊密與監聽、監控。

  ◆澳大利亞情報安全部門通過向中國內地和香港特區派遣間諜人員,進行策反發展和情報搜集活動。澳情報安全部門針對中國駐澳機構和人員監控力度越來越大,大規模約談、騷擾在澳華人,要求提供華人社區和中國使領館的情報,甚至將有些人發展成情報線人,設法向中國駐澳使領館滲透,或指使他們潛回中國搜集情報。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駐澳使館修建過程中,澳情報安全部門借機在建築內部安裝大量竊聽器材,以致于中國政府只能在澳重建大使館。

  謊言9:“中國間諜”王立強潛逃澳大利亞。2019年11月下旬,《悉尼晨鋒報》等澳媒炒作所謂“中國間諜”王立強叛逃案,澳自由黨議員黑斯蒂11月23日對媒體表示,關于王立強的報道令人不安,王立強是“民主的朋友”,並認為王立強應該獲得澳政府的幫助和支持。

  事實真相:王立強係涉案在逃人員,因涉嫌詐騙罪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根據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2019年11月23日的通報,王立強係涉案在逃人員,因涉嫌詐騙罪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他持有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和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均係偽造證件。

  ◆澳方個別媒體和人士在中方有關部門發布權威消息、作出澄清之後仍然堅持錯誤立場,執意採信一個涉嫌犯罪、完全沒有可信度人物的話,大肆炒作所謂“中國威脅論”,極盡對中國造謠抹黑之能事。

  謊言10:100萬維吾爾族人被中方關押。澳大利亞外長佩恩在沒有事實依據情況下,附和《紐約時報》披露的所謂“新疆內部文件”,稱“中方對超過100萬維吾爾族人進行任意關押,有關文件內容令人關切”。

  事實真相: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再教育營”,所謂百萬人被拘是基于虛假研究得出的錯誤結論,是虛假信息。

  ◆新疆依法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是為了預防性反恐和去極端化而採取的有益嘗試和積極探索,與世界上許多國家的做法沒有什麼區別。目前參加“三學一去”的教培學員已經全部結業。

  ◆2015年至今,中方已就新疆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等發布了7本白皮書,包括《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對新疆各方面問題闡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紐約時報》用移花接木、斷章取義的拙劣手法炒作所謂“內部文件”,誣蔑抹黑中國新疆的反恐和去極端化努力。

  ◆所謂“百萬維吾爾族人被拘押”是在兩項高度可疑的“研究”基礎上炮制出來的謊言。一項“研究”由長期接受美“國家民主基金會”資助的所謂“中國人權捍衛者網絡”僅通過對8個人進行採訪得出。另一項“研究”則根據不可靠的媒體報道和猜測作出,其作者鄭國恩(阿德裏安·曾茲)是美政府成立的極右翼組織成員,也是美國情報機構操縱設立的“新疆教培中心研究課題組”的骨幹。

  謊言11:中國對澳發動網絡攻擊。6月19日,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稱,澳各級政府、教育、衛生、工商業、服務業和其他關鍵基礎設施正遭受“有國家背景的行為體”的大規模網絡攻擊。報道稱,近期澳中關係緊張不斷升級,中國發動網絡攻擊的嫌疑最大。澳戰略政策研究所網絡安全分析師稱攻擊來自中國。

  事實真相:中國是網絡安全的堅定維護者,也是黑客攻擊的最大受害國之一。

  ◆中方歷來堅決反對並依法打擊一切形式的網絡黑客攻擊行為。與澳大利亞一樣,疫情期間,中國的醫院和研究機構也發現遭到一些境外黑客的攻擊。

  ◆網絡空間具有虛擬性強、溯源難、行為體多樣的特點,在調查和定性網絡事件的時候應拿出充分的證據,這是基本常識。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雖自詡為獨立智庫,實際上背後“金主”繁多,2018-2019財年至少有56個經費來源。澳大利亞國防部是其最大金主,美國、英國、日本政府,北約,臺灣當局以及諾斯羅普·格魯曼、MBDA導彈係統公司等大型軍火商都是其重要經費來源。2018-2019財年,澳戰略政策研究所預算的57%來自軍工企業,另有400萬澳元的撥款來自澳政府,還從美國國務院全球參與中心得到44萬澳元的撥款。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該機構從澳政府獲得了價值約213.3萬澳元的採購合同。但該研究所有意掩飾澳政府和美方向其提供資助的實際數額。該研究所因此一貫採取反華立場,熱衷于炮制和炒作各種反華議題,毫無學術信譽可言。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澳大利亞散布的涉華謊言與事實真相-新華網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23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