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權威訪談|對話“天問一號”探測器副總指揮兼軌道器總指揮張玉花:扎實走好每一步 力爭實現火星繞落巡目標
2020-10-10 21:56:32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10月9日,在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飛行控制團隊努力下,“天問一號”探測器主發動機工作480余秒,順利完成深空機動。究竟什麼是深空機動?對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而言,此次“天問一號”的深空機動具有怎樣的重大意義?在未來一段時間,“天問一號”還要經歷哪些考驗?帶著這些問題,新華社記者專訪了我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天問一號”探測器副總指揮兼軌道器總指揮張玉花,來聽聽她的權威解讀。

  記者 張揚:深空機動是一個什麼樣的操作?有怎樣的意義?

  張玉花:深空機動對“天問一號”奔火是非常重要的。只有深空機動以後,“天問一號”才進入跟火星交匯的這個軌道。軌道修正的意思就是我在這條公路上跑,但是我跑偏了一點,我扳了一下方向盤,我就走正了,然後繼續往前跑;而深空機動好比是我要大打方向盤,我要下這條高速公路轉向另一條高速公路,而那條高速公路才是能夠到達火星的路,它在速度增量、在軌道傾角的變化上都不是此前兩次軌道修正可以比擬的。

  記者 張揚:深空機動的難點在哪裏?

  張玉花:未來跟火星的交匯點大概會在明年2月份的時候。那個點的測控條件、陽光條件等客觀條件都會制約著現在的深空機動。現在的難度主要有兩個:一是選擇的時機,二就是控制的精度。因為“天問一號”目前差不多才飛了1/3,但是深空機動是給未來剩下的軌道修正一個主要的方向,要靠這一次確定下來,所以它的點火的時機和控制的精度非常重要。

  記者 張揚:是否可以理解為“天問一號”在完成此次深空機動之後就真正向著火星飛去?

  張玉花:可以這麼理解,它沿著這條軌道就能夠到達火星了。

  記者 張揚:在明年‘天問一號’到達火星前,除了本次深空機動之外,還有哪些比較關鍵的節點?

  張玉花:深空機動順利完成以後,大的方向就應該確定了,我們現在還預設了第三次和第四次軌道修正,那個時候就跟前面一樣,這條道路選好了以後,在這路上走的正不正,是不是跟預想的一樣,如果有些偏差的話微調一下就行了,這個當然也很重要,但遠不及深空機動的重要性和風險性。

  記者 張揚:在完成深空機動後,‘天問一號’在未來幾個月飛往火星途中,還要經歷哪些考驗呢?

  張玉花:一是如果到了最遠的時候,一個信號發出去,到它收到需要22分鐘,它有什麼反應信號回來還要22分鐘,所以根本不可能靠地面遙控來實現,所以好多控制對它的自主要求非常高。二是由于那麼遠,它發回來的信號是非常微弱的,我們發過去的信號它收到也是非常微弱的,對地面的測控站和天上測控的接收機要求也非常高。三是我們離開地球的時候,太陽的強度每平方米大概有1300瓦,而火星在地球的外圈,離太陽比較遠,最遠的時候它可能連500瓦都不到,電源的設計和熱控的設計都要滿足兩個狀態。這對我們産品的可靠性、對我們人員的飛控要求以及投入的工作量要求都非常多。

  記者 張揚:據了解,此前有多個國家嘗試進行火星探測,但成功率不到50%,這説明探火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在某種意義上説,每推進一步都是一次勝利。是這樣嗎?

  張玉花:各國進行了幾十次的火星探測,而成功的可能確實只有不到50%,而真正完全成功的國家可能只有美國。我們現在也只是在奔火的過程當中,而且同時奔火的除了我們還有一個阿聯酋的和美國的探測器——阿聯酋就是去繞,我們是要繞、落、巡,美國主要是落,各自側重點不同。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扎實做好自己手頭的每一項工作、全力推進每一步進展。

  航天是代表人類不斷向外探索的領域,代表了一種探索精神、創新精神,也代表了一種英雄情結。再有六十年、一百年,我們人類會走得更遠。這一點我是堅信不疑的!

 

  出品人:孫志平

  監制:幸培瑜

  記者:張揚、楊志剛、胡喆、郭良川、周旋

  編輯:陳曉宇

  海報:馬原馳

  新華社音視頻部制作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藝璇
權威訪談|對話“天問一號”探測器副總指揮兼軌道器總指揮張玉花:扎實走好每一步 力爭實現火星繞落巡目標-新華網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835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