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大成:
急救醫生的“黃金三分鐘”生命急救措施
  【《有話》第36期:急救醫生賈大成的“黃金三分鐘”生命急救措施】我國每年有54.4萬人心臟性猝死,平均每分鐘就有一個人猝死,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多掌握一些正規的急救知識,可能就會讓這個數字大大減少。新華網《有話》邀請急救醫生賈大成為我們分享日常急救的重要知識,為了自己和親友的健康,趕緊get起來!

  大家好,我是急救醫生賈大成,退休于北京急救中心。退休之前除了搶救病人,從1985年就開始普及急救知識,講課,舉辦講座,舉辦培訓,傳播急救知識。退休之後,有的醫院希望我能到那去繼續工作,但我覺著搞普及更有意義。有時候,他們隔一段時間找我去討論個病歷,講講課,我也去,還是沒完全脫離臨床。我這個工作每天都是和生命打交道,而且打了半個世紀。中國人不僅缺少急救知識、急救技能、還有急救設備:比如説急救包,比如説AED(自動體外除顫器),更缺少急救意識。

  我今年70歲,應該説是人生命的最後階段了。我就是想在這有生之年繼續一往無前普及急救,為了我們中國人,為了你,為了我,為了我們的親人,為了我們所有的人的生命安全。我出生在中國歷史上重大變革的年代,1949年10月,所以我是共和國的同齡人。我這一輩子只幹了兩件事,一件事是救人,一件事是教人救人。我在北京急救中心工作了三十年,今天我就跟大家聊聊急救的那些事。

  美國每年有45萬人(心臟性)猝死,西雅圖地區的復蘇成功率就高達43%,我們中國每年大概有54.4萬人(心臟性)猝死,平均每天有1500人猝死,每分鐘就有一個人猝死。而我們的復蘇成功率不足1%。

  2016年,天涯社區的副主編金波在北京呼家樓地鐵站發生了猝死,引起了全社會前所未有的關注。引起了人們對我們中國公共急救事業的深度思考。有更多的年輕人開始關注了心臟驟停,開始關注了猝死等等相關的信息。2017年11月10號,中國五礦勘察開發公司一位職工,早晨吃早點的時候,在食堂裏邊發生了心臟驟停。當時有學過急救的同事馬上判斷他是心臟驟停,然後馬上做心肺復蘇,同時取得了AED,把這位職工救活了。這件事我非常清楚,為什麼?因為前幾天我剛給他們做完急救培訓,而且培訓之後他們買了AED,所以這個人非常幸運被救活了。他們好多職工也説,説咱們這個AED可真是沒白買,剛買了就用上了,就救活了一條命。如果當時金波周圍,有人及時正確地採取了心肺復蘇的措施,而且有AED,那可能就是另一種結果了。目前猝死的人群越來越年輕化,絕大部分猝死的原因是心梗。我遇到的因為心梗猝死的年齡最小的只有22歲。

  什麼是猝死?從字面上就不難理解,猝死就是突然死了。它指的是發病後六小時內,突然的,意外的,自然的死亡。其中最多見的原因,大約佔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急性心梗。那麼什麼是急性心梗?

  急性心梗是冠心病最嚴重的類型,它指的就是冠狀動脈硬化的基礎上,冠狀動脈的血流突然中斷了。這中斷的原因絕大部分就是冠狀動脈內血栓形成,血栓形成了以後把血管完全堵死,血流通不過去了,相應的心肌因為持久嚴重的缺血而壞死。急性心梗的表現差異非常大,有的非常兇險,剛一發病瞬即就死亡了。有的表現得很輕微,或者不典型。典型的心梗好判斷,它主要表現為胸疼,這胸疼一般我們描述一個是心前區,就是心臟所在這個部位。

  再一個就是胸骨後邊,因為它都是心臟所在的部位。這種疼痛還可以放散到左肩、左臂,還有後背等等部位。

  不但疼,而且還有絞窄感,壓迫感,緊縮感,燒灼感,甚至還有恐懼感。而且它持續的時間相對的比較長,一般都超過30分鐘,可以達到幾個小時甚至幾天,而且這些病人常常還伴有大汗淋漓,煩躁不安,惡心嘔吐,心慌等等。

  當然有的也不是心梗,它明明是這兒的心臟的問題,但是它卻是表現的其他的部位的疼痛,比如説我們從上往下説,牙疼、嗓子疼、脖子疼、肩疼、背疼,尤其上腹痛最多見。

  那麼如何判斷它究竟是牙疼還是心梗?它表現的是牙疼,往往就到口腔科去看了,到那兒一看,你這牙疼定不了位,到底是哪個牙疼説不清。再有牙疼好多原因,由于炎症引起的,如果出現了牙齦的炎症,牙周的炎症它往往紅腫,它也沒有紅腫,還有就是咬牙的時候,疼痛一般會加重,甚至有的還減輕。這個病人他通過咬牙以後,沒有加重,也沒有減輕。尤其如果伴有出汗,伴有這個面色改變,伴有惡心嘔吐心慌等等,馬上應該做心電圖。

  最多見的其實是上腹痛,病人一般説胃疼,這疼如果用手按,它有的可以減輕,有的可以加重。但是我們用手按了之後呢,既不加重,也不減輕。這個時候這些情況,都應該做個心電圖,排除一下心梗。

  那麼如果一旦發生胸疼了,我們怎麼辦?可能你鬧不清到底是心絞痛還是心梗,我們怎麼辦?注意!做這麼幾步,第一步去除誘因,安靜休息,如果有條件的可以吸氧,再有一個就是我們可以含服硝酸甘油。這個硝酸甘油它是治療心絞痛和心衰最常用的最有效的藥。它是久經考驗的經典藥物,但是它對心梗不起作用,0.5毫克舌下含服就是一片,舌下含服一到三分鐘起效,作用可以維持十到十五分鐘,必要的時候可以重復使用。

  有的人在網上看,都是醫生強調的就是急性下臂,急性後臂,急性右室心梗,不能使硝酸甘油。對,説得沒錯,這些病人往往血壓下降,用了硝酸甘油之後就是雪上加霜。但是老百姓本身怎麼去判斷究竟是哪個位置心梗了?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血壓 ,觀察血壓最好在用藥之前,有條件的可以量個血壓,血壓如果正常你盡管用。血壓如果高,那更不怕了,血壓如果低了,千萬別用硝酸甘油。

  經過上述幾步處理,如果迅速緩解了,我們應該考慮它是心絞痛。如果不緩解甚至加重,我們應該考慮急性心梗。那麼如果考慮心梗,你可以嚼服100毫克到300毫克的阿司匹林,阿司匹林嚼服之後,它能起到限制梗死范圍的作用。當然它也有禁忌症,如果近期有過出血性疾病,比如説血液病,比如説腦出血,尤其是消化道出血,就應該避免使用阿司匹林。

  還有兩個更重要的事,一個就是趕快撥打急救電話120,再有一個,急性心梗的病人隨時可能發生心臟驟停,一旦發生心臟驟停,馬上進行心肺復蘇。

  但是除了這些,我們生活當中還有一些常見的意外情況也值得注意。雖然並不像這些心梗和猝死那麼兇險,但是往往在處理上有一些誤區,比如説我舉一個例子,就是燒傷燙傷,大家可能都遇到過,一旦發生燒傷,我們應該馬上怎麼處理?燒傷以後,主要損傷是余熱造成的。我們馬上應該用15度到25度的冷水衝洗創面,一般地就用自來水的那個水,流動的水,完全可以,但是不能用冰。把冰塊放在局部,可以造成創面下邊血管的強烈收縮,甚至凍傷。這樣不利于恢復,如果一旦燒傷了,燙傷了,我們的衣服應該怎麼脫?不要馬上就脫,應該在冷水裏邊,在水裏邊弄濕了以後脫,如果脫不下來,它和皮膚粘連在一塊了怎麼辦?用剪子沿著傷口的周圍,把它剪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是什麼?比如説手表,手鐲,戒指等等都應該及時地把它摘掉,為什麼?你比如説我戴一個戒指,手指燙傷了它要腫脹,腫脹以後這戒指就摘不下來了,就更加影響血液回流了,也就更加腫脹了。所以應該及時地把它摘下來,避免做錯誤處理,比做正確處理更重要。一般好多人就是抹牙膏,抹醬油,抹黃醬,抹這個鹼面,抹草木灰等等。這些東西它都不是治療燒傷燙傷的,抹了以後呢,很可能造成感染。還有一個,你到了醫院以後,影響醫生對傷情的判斷。究竟燒傷的深度是多少?不好判斷了。那麼我們用水衝完了之後,怎麼辦?找這個無菌的布,當然一般在家裏邊沒有,就起碼是潔凈的,覆蓋在燒傷的創面上,然後直接去醫院。

  説一千道一萬,我們最後還要落實到具體的事情上。比如説準備急救藥箱,準備急救包,AED等等。一旦發生了意外,我們可以根據不同的情況,採取不同的處理方法,起碼可以避免加重損傷。其實急救知識還真不難學,但是對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十分重要,所以大家應該重視起來。學習急救知識,掌握急救技能,更應該向專業的人學習,這樣才能讓我們在發生意外的時候,有機會幫助到自己,親友,乃至一個陌生的生命。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6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