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電商扶貧大有可為|單親爸爸的脫貧路:為了不讓孩子困在山裏
2020-04-23 09:16:2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北京4月23日電題:單親爸爸的脫貧路:為了不讓孩子困在山裏

  新華網記者 陳聽雨

  伍克志今年38歲,小女兒只有3歲。獨自拉扯不到10歲的娃娃,對一個男人而言絕非易事。

  在貴州省黔西南州寶安縣西隴村,高原群山,蒼莽荒瘠,斧鑿的山峰直入雲霄,峰頂有巨鷹的巢穴。

  一個單身父親,四條警犬,幾千只雛雞,一起守在這個孤寂的山巔。

  伍克志的生活就像絕壁攀岩,少有平順,但這位單身父親,硬是在3年裏,一邊帶著女兒,一邊把家裏的年收入從4000元攀上了5萬元,翻了12倍。

  2019年的“雙十一”,伍克志家鄉的烏金雞,飛進了阿裏巴巴興農脫貧會場。一根網線,見證了伍克志脫貧路上的艱辛,更記錄了他們一家絕望後的笑容。

  老伍的苦惱:拿什麼撫養我的娃

  伍克志所在的西隴村有一千多戶人家,一半在國家貧困線上掙扎。在不通公路的年代,村裏向外只有一條山路,到最近的集鎮需步行3小時,年輕人大都出去打工了。

  伍克志從西隴村步行到最近的集鎮要走3個小時

  伍克志也曾三下廣州,在打工收入最好時,賣苦力一個月能掙五六千,妻子在家照顧孩子。

  但到了2016年,全家的年收入只有4000多元。

  2017年妻子離家,重回家鄉山巔的房屋伍克志傻了眼,眼前倣佛只剩孤絕之地,還有沒了娘的孩子。

  2018年,作為公安部的扶貧幹部,樊陽升從北京來到西隴村擔任駐村書記。“西隴村是省級貧困村,老伍又是貧苦戶的典型代表,孩子媽媽在2017年外出務工時離家出走,當時小女兒才一歲多,老伍當時的情況是很崩潰的。”樊陽升説。

  樊陽升記得剛到村裏對貧困戶摸底時,來到伍克志家,坐在樊陽升對面,伍克志長久地低著頭,一句話也説不出來。

  最觸動樊陽升的是伍克志的女兒,躲在裏屋,隔著門縫看樊陽升,樊陽升把孩子招呼出來,小臉臟兮兮的,冬天還光著腳。

  “我見過老伍去地裏幹活的樣子,上山掰玉米,還得帶上孩子,小女兒撒起嬌來,抱住爸爸的小腿,他扛著背簍,想往前挪一步都難。那回,老伍當著我的面流淚了,眼淚落在地裏。”樊陽升説,“四十多歲被生活壓得像六十歲。”

  樊陽升將伍克志作為重點幫扶對象,他想抓緊在貴州工作的時間,將這一家人從苦日子裏拉出來。

  首先就要解決一個矛盾:因為要照顧孩子,伍克志沒法離開西隴村出去打工,但留在村裏,又沒有可以依靠的産業。

  “這裏土地貧瘠,産量低,交通條件不便,賣個蘿卜,郵費比蘿卜還貴。”樊陽升説,“後來我們在調研的過程中發現了本地有一種適合高山養殖的烏金雞,附加值很高!”

  西隴村用了三個月,建起了養雞場,圍了三百多畝的山坳,雞可以在這三百多畝林地隨便奔跑,喝泉水,吃藥材,找蟲子,長出來的肉、生下來的蛋純天然。

 

 大山裏的養雞場

  在尋找雞場管理員時,樊陽升首先想到了伍克志,“一個月給他四千塊錢工資,年底還可以分紅,雞場就在離他家一百米的地方。”

  網線連進村 金雞飛出山

  盡管養了這麼好的雞,還得操心銷路問題。

  “一開始我們不敢擴大規模,沒渠道賣。”樊陽升説,雞場規模不擴大,伍克志收入提高不了,受益農戶也不能多。

  2019年年初,牛少龍從杭州遠道而來。用樊陽升的話説,“這個夥計是雪中送暖氣的。”

  牛少龍是阿裏巴巴的駐村小二,他的任務是利用阿裏巴巴的供應鏈,幫助貧困縣農戶脫貧。

  牛少龍帶來了阿裏巴巴的電商專家,對伍克志等村民進行電商培訓。網線連進了西隴村,村裏有了自己的淘寶店,頗具特色的烏金雞飛出了大山,直接面向全國消費者。

  銷路打開了,西隴村緊接著創辦了第二個養雞場,伍克志的月收入又漲了一千元。

  伍克志後來才知道,就在這大山裏、房前屋後養雞場出産的生禽,能翻山野嶺,跨越數千公裏,運往繁華城市的盒馬鮮生,或者通過雞場的天貓專營店,直接送到城市居民的餐桌。

  “我們的烏雞在網上可受歡迎了,通過阿裏巴巴,我們才知道,這麼多人喜歡吃我們的烏雞。為了‘雙十一’,我們又新建了一個深山養雞場,每天給每只烏雞多喂兩片白菜葉子,增加營養,還讓大龍每天帶著它們,最少跑一萬步,讓它們真正變成溜達雞。”樊陽升説。

 

 山巔的養雞場,伍克志早晨給雞添食

  大龍,是樊陽升從昆明警犬訓練基地帶回來的四條退休警犬之一,幫伍克志巡夜。

  為了養好雞,伍克志要巡夜,幫幾千只雛雞對抗天敵,黃鼠狼、野貓,還有穿梭無影的長蛇,出沒無蹤的獾,從天而降的山鷹。

  樊陽升經常會在夜晚的山野裏看到一束光,那是伍克志巡夜的手電筒。“我沒有看錯人。”樊陽升説。

  無數個深山寒夜,老伍和大龍一起巡邏,相依為命。

  深夜,伍克志帶著警犬大龍巡邏雞場

  2019年“雙十一”前夕,養雞場也迎來産蛋高峰。伍克志整日遊走在山崗,將那些遺落在偏僻處的淡藍色雞蛋收回,逐一擦洗,放進特制的泡沫包裝盒,等待貨車開上山頂,拉走這些早已被預定的産品。

  那個“雙十一”,來自貴州省普安縣的烏金雞和紅茶,都進入了阿裏巴巴的興農脫貧會場。

  通過發展特色産業,普安縣的貧困地區呈現出了新局面,特色産業不斷壯大,産業扶貧、電商扶貧讓伍克志這樣的貧困戶增收渠道多了,貧困地區經濟活力開始顯現後勁。

  不能讓孩子們一輩子困在山裏

  每天天還不亮女兒就要去上學,山路要走一個小時,但孩子總能吃上爸爸煮的粥。

  樊陽升看到了伍克志一家的變化,爸爸陪孩子的時間多了,話多了,孩子見了他也會主動跑過來叫叔叔。

  “老伍家的轉變還是很大的,上月發了工資之後,老伍添置了一臺耕地機,家裏添置了家具和家電,給孩子也買了幾件漂亮衣服。”樊陽升笑著説。

  除此之外,伍克志還新換了一部智能手機,也開始學著在淘寶、天貓上購物,給女兒買AI學習機。

  被問到夢想時,女兒説:“我要考大學!”“我要當飛行員!”

  “不能讓孩子一直都在山裏。”伍克志的言語非常少,但一個父親的願望很堅定。

  養雞場是現在,孩子是未來,這兩種守護都值得。

  他有信心。

+1
【糾錯】 責任編輯: 冉曉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伶仃夕陽美
伶仃夕陽美
珍愛地球 呵護家園
珍愛地球 呵護家園
武漢動物園有序恢復開放
武漢動物園有序恢復開放
彩蛋繪出“正能量”
彩蛋繪出“正能量”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5893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