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藍田舊石器遺址研究:黃土高原212萬年前已現人跡
2018-07-15 08:03:4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學者在陜西藍田舊石器遺址研究14年 部分石制品比藍田猿人頭蓋骨的年代更為久遠

  黃土高原212萬年前已現人跡

  近日,中國科學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朱照宇團隊在《自然》發表了新的研究成果。朱照宇團隊在陜西省西安市藍田縣玉山鎮上陳村新發現一處舊石器遺址,通過考古研究,該遺址的時間可追溯到大約126萬年到212萬年前。這一發現表明,古人類可能很早就出現在非洲以外的地方——比之前認為的更早。昨天(14日),朱照宇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團隊已經在該遺址進行考古研究長達14年。

陜西藍田上陳舊石器遺址黃土-古土壤剖面景觀

  發現

  黃土高原上的石器遺址

  陜西藍田縣上陳村位于灞河之濱、秦嶺北麓。

  2004年,在上陳村附近一片廣袤的黃土高原上,朱照宇團隊發現了神秘的上陳舊石器遺址。新遺址的研究條件很好,地層剖面很完整,這讓團隊成員們驚喜萬分。

  朱照宇説,新遺址的發現建立在此前的考古成果之上。

  時間回溯到1964年的灞河南岸,朱照宇團隊中的黃慰文曾作為藍田公王嶺的考古小隊長,見證了藍田公王嶺猿人遺址的出世。經考古學家測算,出土的藍田猿人頭蓋骨距今有163萬年。但在後來的野外調查中,研究人員發現,公王嶺的地層裏缺失了一段,“就像是一座十層的大樓,缺失掉中間的兩層樓。”朱照宇説。

  發現有地層缺失,研究人員們決定尋找一個完整的地層剖面。

  2007年7月18日,時隔40余年後,朱照宇與黃慰文等人發現,灞河北岸的上陳村有一個完整的地層剖面。此地層連續無斷層,每一層有不同的地質特點。更令朱照宇興奮的是,第一天,他們就發現了第一件石器。接著,他們發現,地層裏的好多層都有零星分布的石器。後來,這些出土石器與古老地層,將藍田地區古人類活動遺跡的年代再次向前推進了約50萬年,從而使上陳遺址成為目前所知非洲以外最老的古人類遺跡點之一。

遺址出土的石器

  測算

  212萬年前的人造石器

  第一個出土的石器,距今有150多萬年。這個測算,很接近此前發現的藍田公王嶺猿人頭蓋骨的“年齡”。于是,朱照宇團隊繼續發掘,想看看有沒有更古老的。

  從地層上來説,越老的石器,埋藏得越深。但石器分散在深厚的地層中,給考古研究帶來很大困難,有的石器還會受到水溝衝刷,發生掉落。對于測量來説,那些直接埋藏在地層裏的石器,年代測算才能更準確。“比如説,有的石器,從最高的地層剖面滾到地溝裏面去。這個滾出來的石器,我們不知道它屬于哪一層,那它的年齡測算就不準了。”朱照宇對北青報記者解釋説。

  每到下雨天,厚重的黃土發生松動,新石器才會接二連三地露出面貌。每年,朱照宇團隊去兩三次上陳村,發掘新石器。10年間,團隊共發現100多件石器。

  地層發掘得越深,石器年齡越古老。從最初的160萬年,到180萬年,又到最後發現的212萬年。“再往下,就是農田和公路,沒法研究了。”朱照宇説。

  幕後

  團隊扎根黃土高原14年

  14年來,朱照宇團隊的11個人,在一望無垠的黃土高原上,感受著晝夜間的冷與熱。夏天,朱照宇團隊會在村裏購買陜西大餅,再抱上幾個西瓜,到遠處的遺址旁。對于他們來説,西瓜比水更解渴。團隊成員們往往頂著大太陽,蹲在黃土裏研究十幾個小時,直到天黑。

  到了冬天,黃土幹燥,地層更清晰,研究員們便忍著酷寒工作。朱照宇現在還記得,2004年11月他第一次來到這裏的情景。那時,黃土高原剛飄起小雪,朱照宇站在這片野外陡坡上,站立都很難,只能慢慢在陡坡上挖出站腳之地。

  在大雨天裏,黃土濕滑,團隊只能收工。若有幸遇到小雨,他們會用樹作掩體保護電腦、筆記本,等雨停後繼續工作。盡管衣服濕透,但不一會兒就能被蒸幹。

  據不完全統計,朱照宇團隊去過20多次上陳村。直到現在,年近七旬的朱照宇堅持親自爬坡、採樣、挖土,而團隊中的黃慰文已滿80歲,另一位英國研究員也已年過七旬。

  談及14年來的研究,朱照宇略顯輕松的語氣中也透著一絲絲沉重。“我們團隊多是研究生,我已經送走了自己的五屆研究生了,還借過同事的四屆研究生。”朱照宇笑著説,“做這麼長時間,一是因為石器稀少,二是盡量用最老的石器,這樣成果才有分量。”

  對話

  朱照宇:上陳村發現的石器 應該是更原始的人類

  現今較為公認的最早的非洲以外的古人類證據來自格魯吉亞的德馬尼斯,該區域發現了185萬年前的直立人的化石及其使用的工具。此外,在中國和印尼爪哇島發現的早期古人類化石可以上溯至150萬年至170萬年前。朱照宇告訴北青報記者,上陳村遺址發現的這些石器屬于早期人類,可能比直立人還要早。

  北青報:這個上陳村遺址是古人類聚集地嗎?

  朱照宇:這個地方是人類活動的地方,但不是人類聚集的場地。它是一個隨意走動的地方,比如是一條路或者其他什麼的。他們的聚集地在哪兒,現在還不知道。

  北青報:出土的石器是什麼人制作的?

  朱照宇:現在不知道是哪種人。沒有人類化石,不知道誰制作、使用這些工具。但它肯定是比較原始的一個種類,可能比直立人要早,屬于早期人類。

  北青報:這種早期人類跟附近的藍田公王嶺猿人有關係嗎?

  朱照宇:不好説,石器技術可能差不多,因為石器技術的發展是很慢的。公王嶺猿人是直立人,但是我們這次發現的石器是212萬年,據記載沒有那麼老的直立人。所以他們可能不是一個種類的,應該説是更原始的一個人類。

  北青報:很多觀點認為,這種早期人類是從非洲走出來的?

  朱照宇:這個發現只能説明,在非洲以外的地方發現了212萬年的人類活動遺跡,但是我們不知道是不是非洲走出來的。

  北青報:出土的這些石器做什麼用的?

  朱照宇:不同石器用途不一樣。比如,有種石器叫作石核,就是河床裏的圓形鵝卵石相互打擊後形成的,它可以作砍砸器,砸碎骨頭、扔打野獸。還有一種叫尖狀器,可以用來綁在木頭上,做矛。那個時候人類沒有發明弓箭,但矛是有的。

  北青報:石器與出土的動物化石有何聯係?動物是被這些石器砍傷的嗎?

  朱照宇:動物化石是碎的,不是完整的。有的就一個牙、一個牙床,有的就是一段某個部位上的骨頭,但不敢説一定是人為的砍傷,因為它跟石器是分散的。

  北青報:年代是怎麼測量出來的?

  朱照宇:我們的叫法是黃土古土壤地層序列。古土壤是埋藏的土壤,它的序列可以作為一個相對的年代。黃土剖面很連續的話,不用做什麼就知道它的年代了。黃土是一種風沙帶來的塵土,落下來之後保存在那裏,兩三百萬年,越來越沉、越來越厚,呈現出黃土一層蓋住一層。一層層下來,用古地磁定完年代之後,以後將它與一個標準剖面進行對比,年代就出來了。(記者 楊凡 實習生 張夕)(供圖/中科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朱照宇團隊)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世界杯】比利時隊獲季軍 創歷史最佳戰績
【世界杯】比利時隊獲季軍 創歷史最佳戰績
法國舉行國慶閱兵儀式
法國舉行國慶閱兵儀式
釀造甜蜜 傳遞芳香
釀造甜蜜 傳遞芳香
甘肅舟曲滑坡險情正在緊急處置
甘肅舟曲滑坡險情正在緊急處置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12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