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新華網獨家連線】中國最北氣象站的“守疆人”—郭大勇
2020-05-02 11:13: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網北京5月2日電(記者 李海韻 陳傑)我國最北的漠河市還沒有天亮,北極村國家氣象觀測站測報員郭大勇已經趕往站裏準備值班了。“每天7:30交接班,我們鐵的規律是雙方必須見面,”郭大勇將天氣現象、地表數據、雲層狀況等剛剛抄錄完的觀測數據進行校對,再去巡視一圈,檢查儀器有沒有故障,才正式完成交接班工作。

  北極村氣象站是中國最北的一座氣象站,也是國家一類艱苦臺站,這裏曾出現過零下52.3攝氏度的歷史極端低溫。郭大勇已經在這裏工作了28個年頭。

  天上下刀子 也得出去觀測

  “我們是基準站,是國家級站,需要24小時每小時進行人工觀測。不管是什麼天氣,就是天上下刀子,你也得出去,以保持觀測數據的準確性。”

  以前北極村氣象人靠煤油燈或電瓶燈照明,住在四面透風的平房裏,自己燒土暖氣,穿再多層厚衣服都覺得冷,後半夜更是凍得頭皮發麻。如今氣象站新蓋了兩層小樓,並實現了集中供暖。

  “以前,北極村每天只供電3個小時,氣象站只能靠小型發電機維持業務運行,一到發報的時間就需要啟動發動機。我們有一個老觀測員,因為起動發電機,發電機皮帶把食指絞斷了,由于當時醫療條件較差,同事的手指頭最終沒能接上。”郭大勇惋惜地説。

  2008年,北極村並入國家電網,結束了50多年不通國電的歷史。“現在觀測都是自動化,數據上傳也是自動化,我們主要任務之一就是確保網絡暢通。”郭大勇説。

  心有余悸的“開江”災害

  在1998年5月黑龍江開江期間,由于下遊未解凍,導致大量冰塊以及林場的原木衝到了岸上,直接衝擊損壞了氣象觀測場的儀器。

  “當時,我不當班,但我發現開江危險時,及時趕到了氣象站,和其他兩名同志冒著隨時被冰塊和原木撞擊的危險,在觀測場臨江位置設置圍欄,同時及時修復更換了氣象設備,確保了氣象資料的隨時更新。當年的開江對我們當地人身財産損害很大,很多村民都撤離到安全地帶,只有我們衝到了一線。因為氣象資料對氣象人來講,好比軍人手中的槍,搶救氣象設備對我們來説是當時唯一的選擇。”郭大勇回憶道。

  北極村最“寂寞”的人

  小小的北極村從這頭走到那頭需要15分鐘,而從北極村氣象站到最近的村民家裏都要走上20分鐘。冬季裏超過16個小時的黑夜,帶給人一片濃重的壓抑,北極村氣象人在每天工作的24小時裏更多的時候是自己跟自己説話。

  “有時候看個新聞,天好的時候出去轉一圈,寂寞的時候出去喊兩聲,排解心中的悶氣。冬天到4點多,天就黑了,那時候就會感覺到害怕孤獨,于是我就把屋裏值班室的燈都打開。”郭大勇習以為常地説。

  “這裏冬天氣溫一般在-40℃,室內溫度在20℃,室內外溫差大,呼吸時牙齒受到強烈刺激,長期下來牙肯定不好。像我這一口牙2/3基本上都壞掉了。”郭大勇説道。“像一些高寒地區常見的病,腰疼腿疼,風濕病,我也全都有。”

  氣象觀測也是守衛邊疆

  談到自己工作的重要性,郭大勇底氣十足地説:“我們是主要搞測報的,和預報是兩回事,老百姓一般認識不到我們工作的重要性。 比方説你想查一查1958年哪一天是什麼氣象、氣溫、當時的能見度之類,我們就能拿出數據來,所以説每一分每一秒,我們都是有儀器和人工記錄的,主要是為國家積累氣象資料。像我們的做的每一份數據,對國家的經濟建設,國防軍事航天都是有很大作用的。”

  “選擇這個工作,主要是因為我對氣象工作是充滿向往的。我們氣象站當時有一個氣象幹部培訓中心,來一批人幹一年兩年基本上就走,都留不住,後來組織上考慮怎麼能留住人,所以就在當地招了我們這些土生土長的,現在基本上都留住了。組織上跟我們談,要建設邊疆守衛邊疆,我感覺我基本上是做到了。”郭大勇説。

  延展閱讀

  【新華網獨家連線】“拼命三郎”王徵奔月記

  【新華網獨家連線】南海氣田上的“機械醫生

  【新華網獨家連線】“大國糧倉”的守護者—姜大慶

  【新華網獨家連線】全球海拔最高5G基站上的“90後”建設者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由
【新華網獨家連線】中國最北氣象站的“守疆人”—郭大勇-新華網
01002010002000000000000001111171121060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