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手記:告別荊永興,呼喚“荊永興”們

新華網
2020-07-06 08:34
7月3日21時40分,36歲的基層足球教練荊永興因病醫治無效去世。5日,他在家人的陪伴下出殯。

  新華社福州7月5日電(記者 肖世堯)7月3日21時40分,36歲的基層足球教練荊永興因病醫治無效去世。5日,他在家人的陪伴下出殯。

  確診癌症晚期後,荊永興始終堅持教孩子們踢球,直到生命的最後時刻。荊永興曾為許多熱愛足球的人帶來歡樂。他的離開,讓中國足球痛失一位平凡英雄!

  荊永興生前最後一條朋友圈,轉發了他鐘愛的曼聯俱樂部將在7月4日主場比賽把他的影像帶到場邊的新聞。他特意提醒記者,説:“我努力堅持!”

  僅僅差了一天!這場比賽,曼聯5:2大勝伯恩茅斯,俱樂部賽後在社交媒體中哀悼:“這場勝利,同樣獻給我們紅魔中的一員……你為中國足球的貢獻讓我們感動,願天堂也有足球。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寫著“荊永興親啟”的曼聯主帥索爾斯克亞簽名信還在路上,卻再也送不到收件人手中。

  很多媒體介紹荊永興時會提到“因為新華社《當生命只剩三年,他選擇去教孩子們踢球》一文受到廣泛關注”。其實,能夠報道他的故事,是記者職業生涯的榮幸。他對事業、家庭和生活的熱愛、他面對病魔時的勇氣,注定應該被記錄,被傳誦。

  仔細算來,稿件是6月23日21時45分播發的,他生命中被廣泛關注的時間正好是10天。這10天裏,從國家隊主教練李鐵、國腳于大寶,到中國足協、曼聯俱樂部,無數認識和不認識的人,都通過各種方式向他表達了祝福,替他完成心願。每次荊永興都會拿起手機,一一回復。

  記者有些擔心,問他的愛人沈嬋這會不會不利于養病。她説:“與其在病房裏平靜度過,還不如在生命最後時刻再綻放一次光彩。”這是荊永興的選擇,他的一生都在熱烈地活著。

  這10天裏,荊永興的最後心願是領到屬于他的新版中國足協D級教練員執照。北京足協和中國足協技術部協助他按程序完成申領,並于7月2日將執照送到他的手中。

  這個執照重要嗎?截至2018年年底,中國足協注冊C、D級教練的總人數為53110人,這只是數萬份執照中的一個。荊永興説,希望兒子看到執照會知道,他的爸爸是一名足球教練。這張普普通通的執照,是他想要留存給後人的榮耀。在彌留之際,他依然為自己是中國的一名青訓足球教練而驕傲。

  這10天裏,有一檔重量級足球節目將他的故事和鄭智成為廣州恒大助理教練的消息一同播發,負責人托記者轉告他:“對于中國足球,他和鄭智都是成功的足球人,雖然他曾經默默無聞。”

  李鐵説:“荊教練給我們這些足球的從業者做出了一個很好的榜樣。”名滿天下、為國爭光是成功,扎根基層、默默耕耘又未嘗不是一種成功。

  荊永興多次對記者説,希望他的故事能夠為青少年足球帶來更多關注,未來能有更多人投身基層青訓,有更多小孩享受足球的樂趣,這是他未竟的事業。記者有些心酸,如果不是因為這場病,他應該還在默默地做著青訓。他燃燒自己的生命,為青少年足球帶來了10天的大量關注,但10天過後,未來又會是怎樣?

  其實中國足球從不缺少熱愛。在過去採訪中,記者見過高薪白領、北大畢業生還有女足國腳,他們都憑著和荊永興一樣的熱血,選擇成為基層足球教練,這樣的人很多,很多……

  但中國足球的青訓體係或許還不足以支撐這份熱愛。就在前不久,中超球員汪強退役後投身青訓月薪2000元的新聞還在引發熱議。在現實壓力面前,這些教練裏有人還在堅持,有人已離開足球。

  青訓是中國足球發展的基石,希望有一天,每一個投身中國足球青訓事業的人都能和荊永興一樣得到社會的認可,並為自己是足球教練而驕傲。

  告別荊永興,生命的旅程不僅有長度,還有寬度。只要有人記得,就不算離開。

  呼喚“荊永興”們,能為熱愛而活。

責任編輯:張安琪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99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