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喚醒沉睡的老碼頭——海絲路上的古城新事

2017年05月10日 09:32:10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馬來西亞馬六甲5月10日電  題:喚醒沉睡的老碼頭——海絲路上的古城新事

  新華社記者 林昊

  “世界上最長暨最繁忙之海峽”。這句話用英文、馬來文、中文和阿拉伯文四種語言書寫,刻在一塊長石碑上,佇立在馬來西亞小城馬六甲。石碑背後,是以小城命名的海峽——馬六甲海峽。

  六個世紀前,一個海邊村落,因海上絲綢之路發展成萬國津梁。但如今,這個曾經的海上大都市早已淡出世界港都的核心圈,馬來半島和蘇門答臘島上諸多良港的崛起,讓這座曾經的都城不堪競爭,僅剩一個供小船停靠的埠頭。這其中的落差,讓小城有了心事。

  就在心事涌起的時候,小城聽見了一個倡議,喚起了它對重現昔日繁榮的渴望。

  小漁村的絲路回憶

  馬六甲的命運,從被發現開始,就與海上絲綢之路緊緊地捆綁在一起。

  隋唐時期,隨著遠洋航行技術的發展,巽他海峽和馬六甲海峽相繼成為耀眼的海上通道。特別是唐朝開辟市舶制度,大開國際貿易和對外開放之門,重視南方外貿樞紐地位,允許中國商人遠渡重洋經營貿易,並給外國客商種種優待和鼓勵,使得海上絲綢之路空前繁榮。

  唐朝與波斯、阿拉伯建立起緊密的貿易關係,催生出廣州等南方貿易大港的興起,更使得馬六甲海峽歷史上第一次進入“千舶萬艘、交互往還”的繁榮期。唐代地理學家賈耽在其《廣州通海夷道》中充分證明了馬六甲海峽航線的天然優勢。唐高僧義凈西行求法也正是穿越馬六甲海峽抵達印度。

  因為興盛,馬六甲海峽也成為兵家必爭之地。此後數百年,室利佛逝、滿者伯夷、暹羅、爪哇等東南亞古國為了這條航道大打出手,致使海峽的通過安全性大打折扣,商船繞道航行,海峽的第一次繁榮在兵馬刀戈中漸漸褪色。直至十五世紀初,一個以馬六甲為中心的新興國家馬六甲王國出現,馬六甲才進入歷史上第二個大發展時期。

  馬六甲王國的崛起,與明代海上絲綢之路走向極盛緊密關聯,特別是與鄭和下西洋直接挂鉤。隨鄭和下西洋的馬歡在《瀛涯勝覽》中記載,“凡中國寶船到彼,則立排柵,如城垣,設四門,更鼓樓,夜則提鈴巡警,內又立重柵小城。”那時的馬六甲,儼然成為海上大都市。

  歷史裏的中國情緣

  鄭和七下西洋,五次駐節馬六甲。

  不僅僅是造訪。當時的馬六甲王國剛剛起步,鄭和捎去的不僅是國家間的友好,更有人才、技術、經濟、貿易、文化、藝術、宗教等各種在當時對馬六甲王國發展極為重要的全方位支撐。歷史記載,鄭和的隨行船工向馬六甲傳授造船技術;鄭和船隊在當地督工築路修橋、鑿井取水;教當地人飼養耕牛、播種水稻;為當地人培訓泥瓦工;幫當地人圍獵泛濫的鱷魚並制作皮靴……

  直至今日,馬六甲人從小還在課本裏學到這些六百年前的故事。鄭和的多次造訪,在馬六甲王朝的歷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跡。在馬來西亞南方大學學院中文係副教授安煥然看來,馬六甲留存至今的“三寶山”、“三寶廟”等古跡,無一不在講述著當年那段歷史。

  “從很久以前,馬六甲與中國就相互聯係在一起。直到今天,我都感覺到,在馬六甲與中國之間有著共同的歷史紐帶。”馬六甲州首席部長伊德裏斯·哈龍説。正是因為鄭和下西洋帶動海上絲綢之路空前繁榮,馬六甲不僅獲得了經濟發展,更因與中國的緊密關係而在地緣政治中獲得前所未有的穩定。隨之而來的,便是商賈雲集和輝煌歲月。

  “有記錄顯示,當時在馬六甲使用的語言超過84種。”伊德裏斯説。

  行走在今天的馬六甲老城,嶺南風格的騎樓鱗次櫛比,夾雜其間的是中式祠堂、宗廟和會館。顏天祿是馬六甲州政府對華商務特使。在他看來,今天的馬六甲,依然在用很多中國文化特徵講述著馬六甲與中國以及馬六甲與海上絲路的聯係。

  光環下的發展瓶頸

  然而,除卻歷史,這裏早已不是馬歡筆下的繁華商埠。

  1511年,葡萄牙殖民者攻佔馬六甲,馬六甲王國被徵服。隨後幾百年裏,西方殖民者以此為起點對整個東南亞進行了長達400多年的殖民,馬六甲幾經易手。到19世紀馬六甲淪為英國海峽殖民地時,它的貿易樞紐地位已基本被新加坡和檳榔嶼完全取代。

  隨著區域經濟格局的演變,馬六甲小城的歷史光環黯然失色。雖然小城身邊的海峽依然是世界上最長且最繁忙的海峽,但這種“繁忙”已無法直接轉化成經濟利益和發展勢頭。似曾相識的繁忙,已是無可奈何的落花。

  今天,傍海峽而生的馬六甲小城,竟然只有一個小型貨運碼頭可供中小型貨船停泊。這也許是昔日東南亞大港最大的落寞。

  作為馬來西亞最小的州之一,馬六甲州人口不足百萬,主要靠旅遊業支撐當地發展,形成一種典型的“周末經濟”。“馬六甲曾被稱作是‘睡城’,沒什麼發展。”顏天祿説。

  回顧歷史,比照現實,馬六甲人深感惆悵。

  然而就在3年多前,馬六甲人聽見了“一帶一路”倡議,其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喚醒了馬六甲州政府對歷史上兩次大發展的回憶。

  “馬六甲州政府希望能夠抓住機遇,恢復過去的港口樞紐身份,”顏天祿説,“所以,‘一帶一路’倡議提出3年多來,馬來西亞積極響應,而在馬來西亞,馬六甲的響應最為積極。”

  老碼頭的重獲新生

  “一帶一路”倡議猶如強心針,讓馬六甲看到發展機遇。這是伊德裏斯的內心感受。

  2015年,馬六甲與廣東締結友好省州,加速落實“一帶一路”倡議,重點發展領域包括航空業、海洋工業、新能源等。在距馬六甲海峽石碑不遠處,一項巨大的填海造地工程迅速啟動。

  中馬雙方將合作打造一個涵蓋深水碼頭、旅遊、商業、金融、地産開發和臨海工業園建設在內的大型綜合項目“皇京港”。2016年10月,中國電建、深圳鹽田港和山東日照港三家中國企業與馬方簽署協議,共同開發建設深水碼頭。

  伊德裏斯認為,深水碼頭是馬中“一帶一路”合作的重點之一。這次合作的意義不僅是建設新碼頭,更“關乎打造未來”。

  顏天祿説:“現在每年有10萬艘貨輪經過馬六甲海峽,其中大部分在新加坡補給,而在馬六甲補給港建成後,將會為貨船節省很多的成本。”

  600年前,馬六甲的營商環境吸引了四方商賈。今天,馬六甲州政府同樣著眼于提升基礎設施,加強互聯互通。伊德裏斯説,馬六甲將海陸空三管齊下:海路方面,將依托深水碼頭發展海上交通;空路方面,馬六甲已經實現了與廣州的包機直航航線,並將升級現有機場設施;陸路方面,即將興建的馬新高鐵將經停馬六甲,馬六甲有望最終並入連接至中國昆明的泛亞鐵路網。

  馬六甲快速接駁“一帶一路”産生巨大的吸引力。中國玻璃生産巨頭信義玻璃、百年老字號朵雲軒藝術館、中廣核、中國電建等中資企業先後在馬六甲落戶。面對紛至沓來的合作夥伴,伊德裏斯表示,希望這個良好開端能夠激活中馬以及中國和東盟之間巨大的經貿潛力,也盼望馬六甲能夠成為通往更廣闊世界的新門戶。

  “如果説,古代海上絲綢之路在六百年前幫助馬六甲取得成功,那麼,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再次喚醒了馬六甲,”伊德裏斯説,“我堅信輝煌會重回馬六甲。”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30380000000000000011176501120947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