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就需要生活在人民中間”(經典流芳)
2020-03-29 10:40:57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①:俄國作家契訶夫。

  圖②:《第六病室》書籍封面。

  圖③:《櫻桃園》書籍封面。

  資料圖片

    今年是俄國作家契訶夫誕辰160周年。在作家曾居住過的梅利霍沃莊園的書房裏放著一張名片,幹幹凈凈的白底卡片上印著:安東·巴甫洛維奇·契訶夫。簡簡單單,沒有任何頭銜。作為俄羅斯文學“黃金時代”的璀璨巨星,契訶夫名字不需要冠以任何頭銜,早已鐫刻在萬千讀者心中。

    講述普通人的故事

    1860年,契訶夫出生在亞速海邊的小城塔甘羅格。父親經營一家小商店,維持全家的生活,1876年商店破産,前往莫斯科謀生。契訶夫孤身一人留在家鄉繼續中學學業,靠兼職做家庭教師養活自己。

    最初,契訶夫只是通過寫作賺取稿費謀生。19歲時,他考上莫斯科大學醫學係。讀書期間,為了補貼家用,契訶夫便開始向一些幽默刊物投稿。1879年底,他發表了短篇小説《給博學的鄰居的一封信》,就此開始文學創作生涯。

    畢業後,契訶夫一邊行醫,一邊寫作。行醫的經歷使契訶夫有機會接觸到不同的人,為寫作提供了豐富的素材,並促使他始終關注和講述普通人的故事。醫生的職業特點使他保持冷靜、客觀,作家的敏感又讓他能敏銳感知人物的悲喜無奈並用細膩的筆觸表現出來。

    《裝在套子裏的人》中,別裏科夫總想給自己包上一層安全的外殼,嘴裏總嘟囔著:“千萬別鬧出什麼亂子來”。《苦惱》中,馬車夫姚納失去了自己的兒子,卻苦于無人傾訴痛苦,只能把心裏的話講給馬兒聽。馬兒吃著草,馬車夫講得越來越起勁。故事就在這裏戛然而止。契訶夫用寥寥數筆勾勒出栩栩如生的人物和深刻的情節,他堅持著自己的寫作理念——簡潔是天才的姐妹。

    “如果我是文學家,我就需要生活在人民中間……”1890年,為了深入小人物的生活,契訶夫拖著病體、不辭辛勞地橫跨西伯利亞到庫頁島考察。3個多月的時間裏,他遍訪了島上的居民和囚徒,創作了中篇小説《第六病室》,講述了一對知識分子之間的爭論。小説沒有復雜的情節,但處處都是隱喻,折射出社會現實。此後,契訶夫的小説創作也逐漸走向成熟。

    開創散文化戲劇的先河

    也許是小説家的名聲過于響亮,以至于有很多人忽略了契訶夫在戲劇方面的成就。契訶夫被稱為“20世紀的莎士比亞”,他的作品反復登上世界各地的劇院舞臺,對20世紀現代主義戲劇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作為劇作家的契訶夫,為戲劇創作開辟了不同的道路。在他的戲劇中,沒有劍拔弩張的衝突,談話很多、動作很少,人物就像在舞臺上生活。但是,契訶夫的戲劇創作之路並不平坦,甚至直到作家去世後,他的戲劇才得到廣泛認可。托爾斯泰與契訶夫交往頗深,他對契訶夫的小説推崇備至,稱讚契訶夫是“散文中的普希金”;但他對契訶夫的劇作評價很低,甚至曾對契訶夫説:“莎士比亞的戲寫得不好,而您寫得更糟!”

    1896年,契訶夫的劇作《海鷗》在聖彼得堡首演失敗,觀眾對于這種“平淡”的戲劇並不買賬,這讓契訶夫非常氣餒。當時最有名望的劇評家庫格爾也批評道:“契訶夫先生是小説家出身,他有一個致命的誤解,他認為小説筆法也可以堂而皇之地進入神聖的戲劇領地。由于有了這個致命的誤解,這個原本就不及格的劇本,便變得不可救藥了。”然而,正是這種當時不被認可的“小説筆法”成為了契訶夫戲劇創作的特點。

    當時,正在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一起籌建莫斯科藝術劇院的戲劇導演丹欽科捕捉到這種戲劇的美學特點。在他的努力下,《海鷗》兩年後在莫斯科藝術劇院的舞臺上再度上演,獲得了空前的成功。後來,展翅飛翔的海鷗成了莫斯科藝術劇院的院徽。

    契訶夫的另一經典劇目《櫻桃園》于1904年在莫斯科藝術劇院首演並大獲成功,一些讀者和觀眾將之視為“俄國沒落貴族的挽歌”。《櫻桃園》講述了俄國沒落貴族加耶夫和朗涅夫斯卡雅兄妹想要挽救即將被拍賣的祖傳櫻桃園,但因沉湎于貪圖享樂和往日的輝煌中,毫無主見又無計可施,只能看著櫻桃園易主、消失的故事。整部戲籠罩著淡淡的詩意,故事娓娓道來,臺詞含蓄、抒情。戲劇以“只有園子的遠處,斧子在砍伐樹木的聲音”收尾, 契訶夫打破了傳統戲劇衝突模式,將戲劇與散文、詩歌結合起來,擴寬了戲劇作品的內涵與外延。

    文學之外的日常生活

    高爾基曾説:“每個來到契訶夫身邊的人,會不由自主地感到自己希望變得更單純,更真實,更是他自己。”雖然我們已經無法走到契訶夫身邊,但在他曾經生活過的地方,還是可以觸碰到作家的偉大光輝和日常點滴。

    1892年春天,契訶夫遷居莫斯科南郊的梅利霍沃莊園。這裏充滿田園風光,風景秀美、詩意盎然。在這裏,契訶夫不僅是作家,還是醫生和社會活動家,更是一個平常人。

    莊園簡單質樸,作家的書房和臥室正對著花園。讀書、寫作、會客,為農民聽診治病,閒適時帶著小狗散步,在池塘邊釣魚,在花園裏侍弄花草……契訶夫的生活熱鬧而平靜,在平淡的生活中不時迸發出創作靈感。戲劇《海鷗》《萬尼亞舅舅》,中短篇小説《裝在套子裏的人》《姚內奇》《帶閣樓的房子》等多部著作均誕生在這裏。

    一直以來,契訶夫非常珍視自己的醫生職業,一直將治病救人當作本職工作。在莊園居住的日子裏,契訶夫免費為附近村民診病。每當閒暇的時候,契訶夫就會在屋頂旗桿上挂出一面紅色的旗子,附近的村民一看便知這是醫生開始接診的信號。

    除行醫之外,他還曾經給家鄉捐獻大量書籍,捐建小學,組建醫療所。1897年,由于肺結核疾病的困擾,契訶夫離開了梅利霍沃,前往克裏米亞的雅爾塔療養。1904年,契訶夫與世長辭。他的遺囑也如他的一生一樣簡單平實:“幫助窮人,愛護母親,全家和睦”。

    《 人民日報 》( 2020年03月29日 07 版)

+1
【糾錯】 責任編輯: 譚雪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海南三亞:海洋牧場復工忙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武漢軌道交通部分恢復運營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內蒙古:巡護踏查 保護候鳥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重慶萬靈古鎮引客來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5783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