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走進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探尋兩千年前的“地下王宮”
2020-03-17 10:37:13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探尋兩千年前的“地下王宮”(你所不知道的一級館)

    3月11日,一場別開生面的“雲遊博物館”直播活動在“南方+”客戶端舉行,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副館長林冠男帶領觀眾“深入地底西漢南越王墓,看千年墓室如何消毒防疫”。

    位于廣州市越秀區解放北路的西漢南越王博物館,是在南越王墓基礎上建立的遺址博物館,1988年對外開放。博物館以古墓為中心,依山而建,建築面積1.74萬平方米,由綜合陳列樓、古墓保護區、主體陳列樓組成。博物館外墻倣照陵墓石室材質,用紅色砂岩作貼面,體現出典型的嶺南現代建築風格。館內主要展示南越王墓原址及其出土文物,此外還設有楊永德伉儷捐贈的陶瓷枕專題陳列。2008年,西漢南越王博物館被評為“國家一級博物館”。

    參觀古墓 體驗獨特

    南越王墓的橫空出世,堪稱20世紀80年代轟動一時的重大考古發現。

    1983年6月,廣東省政府基建部門在越秀區象崗山施工,當推土機開挖公寓樓墻基時,地下露出一塊塊平整的大石板。工程負責人立即聯係文物部門,聞訊趕來的專家經過3天勘察,初步得出結論——這是一座西漢南越國時期的王侯級大墓。

    隨後開展的考古發掘中,考古工作者在墓主人胸腹位置發現一枚龍鈕“文帝行璽”金印。據史書記載,南越國第二代王生前曾僭越自封“文帝”,並私自鑄璽,死後將其隨葬陵寢。專家由此判定,墓主人就是趙佗之孫、南越國第二代王趙眜。

    “南越王墓是嶺南地區迄今發現規模最大的漢代彩繪石室墓。”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宣教部主任王維一介紹,“作為古墓原址上建立的遺址類博物館,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在全國幾千家博物館中算是獨具特色的。觀眾可以進入漢代王侯大墓中參觀,這種體驗獨一無二。”

    古墓上方覆蓋著倣茂陵形狀的覆鬥型玻璃光棚,象徵漢代帝王陵墓覆鬥型封土。走進墓道,前室墓門上紅黑兩色卷雲紋彩繪依稀可見。墓室由750多塊來自番禺蓮花山古採石場的紅砂岩砌成,整體布局如倒置的“士”字,坐北朝南,分前後兩部分,由石門隔開。墓前部(南部)為前室、東耳室、西耳室,相當于朝堂、宴飲之所、儲物室。墓後部(北部)為主棺室、東側室、西側室和後藏室,是墓主人房間、妃妾房間、仆役房間和儲物室。整座大墓建築面積約100平方米,倣佛南越王生前宮殿的縮小版。

    王維一介紹,墓中陪葬十分奢華,輕絲彩綢、金車寶馬、編鐘大鼎、山珍海味等應有盡有,此外還有15個殉人。由于南越王墓從未被盜掘,保存完好,從中出土了1萬多件文物,集中反映了2000多年前南越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狀況。

    南越藏珍 世所罕見

    參觀完古墓保護區,來到主體陳列樓。陳列樓地下一層以金字塔狀光棚採光,與墓室覆鬥光棚相區別。樓北側高聳一座玉圭形門闕,代表墓主的高貴身份。東西兩側墻壁上刻有船紋浮雕,是出土文物“船紋銅提桶”上紋飾的再現。

    主體陳列樓《南越藏珍》展包括“南越文帝”“美玉大觀”“兵器車馬”“海路揚帆”“生産工具”“宮廷宴樂”6個單元,展出南越王墓出土文物490件套,其中有200余件國家一級文物。

    第一單元“南越文帝”介紹南越王趙眜生平和主棺室出土文物情況。證明墓主人身份的“文帝行璽”金印陳列于這一單元,吸引了不少觀眾駐足欣賞。

    公元前203年,秦統一嶺南時的功臣趙佗趁天下大亂之際建立南越國,國都定于番禺(今廣州)。南越國歷五任國王,後被漢武帝出兵所滅,享國93年。不同于漢初劉邦所封的諸侯國,南越國雖歸附于漢,但仍有較大獨立性,趙眜墓中出土的“文帝行璽”印正是其獨立性的體現。

    這枚金印重148.5克,含金量達98%,是目前考古發現最大的西漢金印。印面有田字界格,陰刻篆書“文帝行璽”4字。印鈕是一條遊龍,盤曲成S形,雕刻精美。

    除了“文帝行璽”金印,南越王墓出土的金印還有2枚,合佔迄今發現漢代金印數量的1/4。此外還有其他各類璽印20枚,包括銅、玉、水晶、瑪瑙、綠松石、象牙等6種材質。“這些璽印及其印文為判斷墓主及殉人身份提供了直接依據,也體現了南越國獨特的用印制度,對于研究南越國史和漢越融合具有重要作用。”王維一説。

    絲縷玉衣也是南越王墓中的代表性文物。這套玉衣穿著于墓主人身上,全長1.73米,用玉2291片,由絲線穿係和麻布粘貼編綴而成,包括頭套、上身衣、袖套、手套、褲筒和鞋。出土時,編綴玉衣的絲線和麻布已朽,玉片散落,現在人們看到的展品是由專家歷時3年修復而成。

    “全國各地考古發現的玉衣不少于50件,多為金、銀、銅絲編綴玉片而成。南越王趙眜的玉衣,是目前考古所見唯一形制完備的絲縷玉衣。”王維一介紹説。

    在“美玉大觀”單元,一件透雕龍鳳紋重環玉佩吸引了記者注意。玉佩內環中有一條昂首的遊龍,外環的鳳鳥婀娜多姿,立于龍爪之上,頭冠和尾部延伸成卷雲紋狀,將雙環之間的空間填滿。鳳鳥回頭與龍對望,似在喃喃細語,表達了龍鳳呈祥的美好寓意。王維一告訴記者,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的館徽圖案就是來自這件文物。

    展覽中還可以看到銅鐵兵器、鐵質農具、飲食器具、青銅樂器等,生動反映了2000多年前嶺南地區的生産生活圖景。從墓中出土的大量禾花雀遺骸可以看出南越王的飲食癖好,烤爐、煎爐、釜、甑等烹飪器具則體現了南越人烹飪手法的多樣。

    “海絲”文物 價值非凡

    西漢時期,廣州已經是重要的港口和商品集散地。南越王墓出土的不少文物與“海上絲綢之路”相關,體現了當時經貿、文化交流的盛況。

    “這是目前漢代墓葬中出土的唯一一件角形玉杯,也是首批國家禁止出國(境)展覽的文物之一。”王維一指著一件造型獨特、雕刻精美的角形玉杯對記者説。它由整塊青白色硬玉雕成,呈犀角狀造型,口部橢圓,線條優美,紋飾以卷雲紋為主,集圓雕、線雕、淺浮雕、高浮雕等雕刻工藝于一身,杯口下緣還雕有一只尖嘴獸。這件玉杯與國內同時期玉器的器型不同,與西方的來通杯在器型、紋飾、使用方式上有相似之處,因此有專家認為它是“海上絲綢之路”開通後文化交流的産物。

    “海路揚帆”單元中展示了南越王墓主棺室出土的一件扁球形銀盒,盒身和蓋子上有對向交錯的蒜頭形凸瓣紋,頗具特色。“它是用捶揲法制成,這種工藝及紋飾、造型具有古代西亞波斯金銀器的特點,專家判斷它很可能是一件海外舶來品。”王維一介紹説。銀盒進入中國後,工匠在蓋子上焊接了蓋鈕,在盒底加了銅圈足。它被當作藥盒使用,出土時盒內還裝有藥丸。

    南越王墓中還發現了産自西亞或紅海的珍貴乳香、5根原支非洲象牙、具有典型西方特色的焊珠金花泡(飾品)等文物。在一件船紋銅提筒上,可以清晰看到大船的水密艙結構,反映了當時造船技術的高超。所謂水密艙,就是用木板把船艙分隔成一個個互不相通的區域,避免船艙進水,這一技術使遠航成為可能。

    2016年,廣州南越國宮署遺址、南越王墓遺址等6處史跡點被列入中國首批“海上絲綢之路·中國史跡世界文化遺産”遺産點名單。南越王墓中瑰寶見證了廣州悠久的海上交通貿易史,歷經2000多年依然光彩奪目。

+1
【糾錯】 責任編輯: 譚雪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南京:踏青郊野
南京:踏青郊野
布宮雪景
布宮雪景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廣西:春來農事忙
廣西:春來農事忙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5723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