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紅黑希臘 古希臘的陶器
2020-03-09 11:05:12 來源: 美術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戰士騎馬行列圖案的黑繪式高雙耳陶杯,這種造型成了以後的獎杯

文/王川

    中國彩陶和希臘彩陶是世界工藝史上的雙璧,它們一東一西,各有淵源。但就造型的多樣、紋飾的精細以及內容的豐富來看,希臘似乎要略勝一籌。陶器在希臘誕生的時間要晚于兩河和中國,但卻後來居上,已經成為端莊、典雅、和諧希臘文化的代表。

    希臘陶器上的裝飾方法多是採用彩繪和劃花這兩種方式,而且是以人物和動物為主,也有純圖案和花卉,但最精彩的還是人物,富有力度,有表現力和裝飾感,而且內容豐富,多有變化。

    希臘陶瓶分為黑繪式、紅繪式和白底彩繪三大類型。所謂黑繪式,就是在紅底的陶器表面施一層黑彩,然後用硬質的棒在上面進行刻劃,把形象之外的黑彩剔除掉,露出下面的紅陶底,燒造出的就是紅底黑紋,如同剪影,其效果像中國漢畫像石,技法與中國磁州窯的做法一致。不同的是希臘陶器質地要松軟,但工匠們會在陶瓶上施一層薄釉,燒成後再細細打磨,使陶瓶表面發出一種皮革般的光澤。

    紅繪式則相反,也是要把陶瓶全部施上黑彩,然後劃出人物的輪廓,再把人物形象內部的黑彩剔掉,形成黑底紅彩的形象。這兩種繪法,一如木刻:黑繪式是陽刻,紅繪式是陰刻,黑繪式是紅線,紅繪式是黑線。這兩種繪式各有優點:黑繪式的裝飾感強、圖案感強,有力度感,由于都是黑色,所以也富有體積和重量感。而紅繪式的人物用黑線畫出,接近繪畫的效果,易被人接受。黑繪式稍早,紅繪式稍後,紅繪式以後發展到更加寫實,與富于裝飾性的黑繪式的距離拉大了。

    無論是黑繪式還是紅繪式的陶瓶,它們的繪法並不完全是刻或劃,有的也用筆來畫,間或在其中填以彩色,形成第三套色,如在土紅、黑之間再套上一種淡紅,或者加以赭色,總體的色調也很協調。還有少數的陶瓶表面飾有浮雕圖案,有的是簡筆白描人物,有的還是高浮雕,有的在浮雕上加彩繪,都是非常特殊的做法。

    希臘是神話之國,由于古希臘的許多繪畫都已無法保存,所以留存在陶瓶上的畫就成了希臘幾千年歷史的一種絕響,很多遠古的信息便賴以保存。多只雙耳瓶上都畫著赫拉克勒斯殺死半人馬怪內索斯的圖形。有一只雙耳大腹罐上繪著狄奧米德斯與阿伊亞斯決鬥的場面,腹部則是阿波羅帶著少女們乘坐著帶翼馬拉著的金馬車。有一只雙耳瓶的腹部,畫著一位套著雙馬拉著的車的男子,馬和車都是黑色的剪影,如同漢畫像石的拓片,人的臉和胳膊也都是黑色,但卻穿了一件白彩繪的長衫,這樣形成了紅、黑、白三色相套的效果,簡潔明快,突出了駕車的人。

    紅繪式的陶瓶也多有佳作,有只敞口的雙耳罐,就以一排扛矛執盾的武士的行列為裝飾圖案,這些武士頭戴銅盔,後有流蘇,穿著胸甲,下裹脛甲,這是典型的古希臘武士的裝扮,為早已消失的服飾提供了絕好的資料。還有一只彩繪的桶形陶瓶上,畫著一位武士和他的妻子。青年武士手揮青銅頭盔,身著短袍,執盾,似乎是在向坐著的妻子作臨出徵前的告別,妻子短卷發,身穿半透明的長袍,腳穿涼鞋,側坐在一張椅子上,臉上有憂戚狀。還有一只巨形的雙耳陶瓶,上面繪著神和巨人作戰的故事,此外,還有種種諸神尋歡作樂、飲酒、彈琴、舞蹈、化粧、出行、作戰,以及人們的生活狀,都能夠一一在這些陶瓶中出現。

    把人物、動物和圖案結合起來共同裝飾的方法,是希臘陶瓶的一大特點。盡管瓶上的人物是寫實風格的,但在人物的周圍,都分布有各種抽象的圖案,它們填充了陶瓶異形的部位,是一種適合紋樣。希臘的陶瓶上還使用了文字,它們巧妙地補充了畫面,有的是作為銘文,有的成為畫面的一部分,有的則是從畫中人物的口中説出的話,如同連環畫一般。

    陶瓶在希臘的使用范圍很廣,超過了我們一般的想象。它能裝葡萄酒,能裝橄欖油,能裝食物,能做油燈,甚至把它裝上酒,放置在墳墓前作為獻祭之用,也能被當成獎品來頒發,後代給勝利者頒發獎杯的做法就由此而來,獎杯的造型都是沿襲著希臘的陶瓶。古代的希臘人浮家泛宅,四海貿易,葡萄酒、橄欖油和陶器都是最重要的商品。一部希臘史,有一半是被刻繪在陶瓶上的。

+1
【糾錯】 責任編輯: 譚雪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賀蘭山中的躍動“精靈”
賀蘭山中的躍動“精靈”
秦嶺深處十萬畝山茱萸盛開
秦嶺深處十萬畝山茱萸盛開
她們的堅守
她們的堅守
物流配送路上的貨車女司機
物流配送路上的貨車女司機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568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