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關于花的那些事
2020-03-09 10:33:02 來源: 美術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文/湯寧容

湯寧容 紅色玫瑰 油畫 2019年

    古今中外,以“花卉”作為題材的藝術創作不勝枚舉,大的説來,中有“花鳥畫”,西有“靜物畫”——花卉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表現內容。而在具體的表現內容和形式上則更具多樣和豐富性。

    我們都是花的過客。只是在某個時空,我們與花的相互關照才有了這樣的聯係。一如《小王子》中小王子與那朵只屬于他的玫瑰花,那只被馴服之後才會互相有關係的小狐狸。

    在我的繪畫創作中,“花”佔據其中大部分的題材。雖然對于題材的探討並不能完全觸及繪畫的某種更深層次的東西,但它也是一個入口,從中可“管中窺豹”而能略知一二。對于“花”,我有一種天然本能的喜愛,我種花養花,家裏也四季不能缺少花。如果一定要以某種題材創作的話,那毫無疑問是“花”。

    “美麗”而又“易逝”,這可能是很多藝術家創作“花”主題的初衷。在我看來,花開花落,遵循著自己的規律,很少受到自身以外的因素影響。而我們,人,是社會的人,無時不在與其他人發生各種聯係,這是我不擅長的。身邊的花,就成為此時最好的陪伴和表達情感的出口。

    我近幾年的關于花的創作也大約經歷了幾個時期。最早的時候,我的畫面是沒有背景的,是空白。我不想交代這些花的出處和背景,就如它本身並不與其他事物産生聯係的特質。畫面的聚焦在花本身。四季開放的花朵從春天的油菜花、海棠花、牡丹花到夏季的荷花、玫瑰,秋季的菊冬天的梅,玫瑰盛開得繁花似錦,枯萎得淡然從容,它們是具體的也是真實的。盛放的瓶子也是透明的,竭力的想不存在。

    再後來的創作有了一些背景。我試著把這些作品作了一個整理,這些背景包括了一些空間的場景,但是這些場景是形而上的,並不明確指向某個真實的生活空間。某個無定義的沙發,某個房間的角落,某個空曠房間的長桌上,或是某一張中國山水畫前……另外一些作品中,我則嘗試將這些花放置在不同的容器中:玻璃罩下,透明密封瓶子中,保鮮袋裏,揉皺的報紙上;又或者是在不同的空間中:在水中漂浮,在空中隨風飄蕩,被切割成碎片。在這一些畫中我更多考慮的是花與背景之間的一種抽象空間關係以及它們之間的組合所帶來的大于或者不同于兩者單獨存在時所承載的意義。也許某種意義上來説,在後來的這些作品中,花已經不再是花,它只是一個抽象的代名詞,我用它,來達到自己內心想要説的話。

    當然,如前所説,花是美麗的,所以才能一定程度上入畫。這也是一個我堅持以“花”作畫的重要原因。

+1
【糾錯】 責任編輯: 譚雪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賀蘭山中的躍動“精靈”
賀蘭山中的躍動“精靈”
秦嶺深處十萬畝山茱萸盛開
秦嶺深處十萬畝山茱萸盛開
她們的堅守
她們的堅守
物流配送路上的貨車女司機
物流配送路上的貨車女司機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5684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