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閒談書畫小品
2020-03-06 10:19:24 來源: 美術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文/郭偉波

五代 楊凝式 草書神仙起居法卷 27×21cm 紙本

    小品,顧名思義,乃小的藝術品之簡稱,在文學、書畫以及戲劇中的定義理解各不相同,然而都是指向小而精的作品。《世説新語·文學》:“殷中軍讀小品”句下劉孝標注:“釋氏《辨空經》有詳者焉,有略者焉。詳者為大品,略者為小品。”這段話説明了在中國古代,小品最初指的是佛經的簡略版本。而後演變為小品文,變成一種文學樣式。小品是大作的儉省版、精選版,這種所謂的小,不是簡單的縮小刪減,而是高度濃縮,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如果把小品簡單理解為篇幅小,誠然是不足的,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小品之妙,也正在于以小見大,以少蘊多。

    在書畫的領域中,小品也是一種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它可以説是案頭書畫的副産品。書畫小品的誕生與興起,大致可以管窺中國文人的思想境界變化軌跡。書畫家們隨手在案頭涂畫書寫的作品,最終形成了一件精致的小品,或為扇面,或為鬥方,各具形態,妖嬈多姿。

    小品雖小,意境卻廣闊無邊。如芥子納須彌,尺寸之間,有風雲變化之痕跡,更有千裏盈縮之妙趣,令人神馳。

    近40年來,大型展廳的出現,使得書畫作品悄然發生改變,書畫家的審美情趣也隨著展廳的擴大而發生變化。現在一些大型展覽裏面,精致的小品幾乎看不到了,動不動就是四尺、六尺。很多的書畫徵稿信息中,不小于四尺幾乎是標配了,八尺、丈二的也開始出現了,大作品無疑在空曠的展廳中最具有視覺衝擊力,而書畫小品的式微也大致是從展廳書畫的興起開始的。近期十二屆書法篆刻國展、第十三屆全國美術展剛剛結束,從已經展出的作品來看,精致的書畫小品數量實在太少了。

    這實在令人擔憂。

    書畫小品之所以可貴,在于它能用儉省的篇幅,反映豐富的信息,筆法墨法等等並不會因此而丟失,相反,還能因為篇幅的短小而更加凝練簡潔。書畫小品比拼的其實不是視覺衝擊力,而更多比拼的是思想內容,讓觀眾在駐足欣賞之余,能以小見大,看到更為廣闊的場景。現在的大尺幅作品太多了,更多強調的是一種視覺衝擊力,反而會淡化思想內容的賞析。

    在眾多的大尺幅作品審美疲勞中,書畫小品的出現,無疑拯救了觀眾的眼睛,觀眾可以久久站立在作品前,仔細欣賞一筆一劃,眼睛可以更加專注。書畫小品中的思想情趣往往超越了筆墨的審美層次,一葉孤舟,幾抹遠山,境界已出,無論是工筆細描,還是筆墨酣暢的寫意畫,都耐人尋味。

    書畫小品並非把大尺幅的作品縮小而已,它更多重視的是一個“品”字,即要讓觀眾在書畫中品出一些筆墨以外的東西,關注作品背後的思想文化厚度與作者的思想情趣。小而精之外,還要小而大,這個思想空間的大比展廳空間之大更為有意義。書畫審美,很多人以為就是一種視覺上的審美而已,其實,書畫審美的高級階段應該是思想境界的審美。

    英國布萊克有一首詩雲“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這兩句詩用來形容書畫小品最為恰當,真正好的書畫小品,不是因為技法的高超或布局的精致而取勝,而是因為在書畫作品中隱藏著更為廣闊的審美空間,這個空間突破了原來的作品篇幅,令人浮想聯翩。

    書畫作品的好與壞從來都不是按照尺幅來區分,而是有多種因素綜合考量。書畫家們要學會看到畫面以外的東西,要能學會使用“不説之説”的書畫語言。筆墨既是直白的,也是含蓄的,畫出來的、寫出來的東西,只是一個引子,像是禪宗的話頭、公案,像是文章的導入,隱含著無數的信息。只有這樣,才是真正表現小品的精妙絕倫。

+1
【糾錯】 責任編輯: 譚雪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初春拉魯濕地
初春拉魯濕地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城市擺渡人”的堅守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汶川姑娘馳援武漢的七次請戰
花香伴春耕
花香伴春耕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5671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