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王偉平:傳統中包含著無限的創新
2020-01-22 13:42:2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王偉平生活照

文/袁思陶

  他是一位美協會員,在中國美協支教活動中,總能看到他教學與寫生的身影;他也曾是一位國畫係副教授,1998年考入中國美術學院攻讀碩士研究生,2001年獲碩士學位、留校任教,桃李滿天下;後來他又是一位軍旅畫家,2011年調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政治部創作室,人生歷練的不斷豐富,使他對生活與藝術的感悟也不斷得到深化;他是一位與時俱進的藝術創作者,認為傳統中飽含著無限的創新,立志要在縝密“繁”的路上寫出一派生機……他就是著名寫意花鳥畫家王偉平。

王偉平作品

 

王偉平作品

王偉平作品

  在支教中提高 在奉獻中成長

  “我參加中國美協支教活動非常多,因為我覺得這些活動辦得非常接地氣,不僅能幫助到基層的美術教師和學生,而且對我來説也是一次次藝術提升的過程。”王偉平説。

王偉平作品

王偉平作品

  僅最近兩、三年,王偉平就跟隨中國美協先後奔赴黑龍江牡丹江、山西太行山、雲南鶴慶、貴州安順、四川赤水、福建福安等多地參與了美術支教活動。每一次的支教活動,都讓他有一種緊迫感:“這些支教地區的美術工作者非常需要像我們這樣的專家走下去、現場指導,這對于整個美術事業的健康發展極其重要,而且十分有意義!我們大多數人都曾受過各大美院的專業訓練,在教與學上都有一定的經驗。應該把我們的所學所得抓緊時間回報給給社會”。

王偉平作品

王偉平作品

  “拿花鳥畫為例,我們在學校裏講究臨摹、寫生、創作三位一體。而現在很多人對臨摹、學習古人這方面的重視程度不夠,寫生也是五花八門、各種雜招,停留于表面,沒有深度。其實,各個方面都應該在早期就打好基礎。所以、我個人認為,支教的對象應該側重放在中小學老師身上。否則根基不好,樹就不能長大、茂盛。”王偉平指出,“在支教過程中,我發現學員們的求知欲都很強,但短時間內不能完全養成一個良好的習慣,需要不斷地指導、糾正。這激發了我想更多次、更長時間地到基層去。”在他看來,跟隨中國美支教是一舉多得的活動:一是提高了基層美術教師的功底,教師提高了,學生就會跟著受益;二是教學相長,對他自身的創作也有很大益處,走到基層、走到田間地頭、走到人民群眾中去,可以收集到很多素材,觸發藝術家創作的靈感,所想所畫才會更生動、更生活,具有濃厚的生活氣息,創作才不會浮于表面;三是它就像播種一樣,當地的藝術工作者們見過了書畫名家是如何創作的,就會沿著名家的路走下去,這個種子就算播種下去了。

王偉平作品

  在支教的過程中,每走一處總會有新收獲,總有些美好的記憶會留下來。“前段時間,中國美協帶領我們一批書畫家走進甘肅隴南,那裏盛産橄欖,而國畫家很少以橄欖樹為題材進行創作。那次支教畫家們收獲不小,我們還把在當地寫生的橄欖樹、花椒等題材作品捐給了隴南博物館,為當地美術事業也盡了一份力。”王偉平講述道。

王偉平作品

  “我們一大批書畫家是在中國美協支持下漸漸成長、成熟起來的。在支教中,經驗變得豐富,領悟也頗多。我個人是畫花鳥的,花鳥畫現場寫生是很難的,通過一次次地到基層、到現場,慢慢摸索出了方法。如今,每次寫生的成果都很鮮活。”王偉平直言,“如果説參加支教有私心的話,那唯一的就是每次活動都為我在創作中營造了良好的氛圍和現場感。藝術創作是要有激情的,現場感可以催發我創作的欲望。”

王偉平作品

  在傳統上出新 在創新上攀峰

  在支教中,王偉平的現場寫生經驗不斷地豐富,吸收了很多不同地域特色藝術原汁原味的營養;轉換到自己的藝術中來,使他對傳統與創新的理解也有了更深刻地認識。

王偉平作品

  王偉平認為:“傳統中包含著無限的創新。以傳統的口號故步自封,要不得。有些人認為我是畫傳統的,但梅蘭竹菊四君子是一種精神象徵,不能一味地摹古。歷代有成就的國畫名家都會畫梅蘭竹菊,但每個人畫的都不一樣,這其中就包含著新。比如,潘天壽先生畫得梅蘭竹菊就霸悍雄強,就是他在中國傳統繪畫六法的基礎上推陳出新。”。

王偉平作品

  花鳥畫家中王偉平極為推崇的就是潘天壽先生。潘天壽對于中國花鳥畫形式結構的布置有著獨到的創造,他主張花鳥畫的布置應以勢為主:“氣要盛,勢要旺,力求在畫面上造成蓬勃靈動的生機和節奏韻味,以達到中國繪畫特有的生動性。”至于布置的方法,他認為要以“搜盡奇峰打草稿,選集奇峰湊配奇峰,以奇配奇,出奇制勝,使構成不落平常。”王偉平以潘天壽先生的花鳥畫為例,進一步闡述了他自己理解的傳統與創新的關係:“潘先生的‘新’是基于六法上的‘新’,這也説明了六法的重要性、傳統的重要性。而潘先生自己的書風‘奇而不失其正、華而不墜其實’,也正是這種書學思想的反映。”

王偉平作品

  在杭州中國美院學習的經歷,是讓王偉平終生受用的。攻讀碩士研究生時期,他師從馬其寬、徐家昌、閔學林諸位先生。馬其寬先生是諸樂三先生的學生,而諸樂三先生則是吳昌碩的傳人。這樣名門的師承關係讓王偉平有機會接觸到了中國傳統花鳥畫的正宗氣息。攻讀書法係博士學位的時候,他又師從金鑒才、祝遂之兩位先生。當時的中國美院可謂群英薈萃,各個科目的大師都是潘天壽先生選薦的。潘天壽的藝術思想與教學主張一路延續下來,影響深遠。潘先生認為:“一個優秀的中國畫家不但要會畫,而且要有極高的文人素養。”多年的藝術實踐中,王偉平也是這麼要求自己的。

王偉平作品

  在縝密“繁”的路上寫出一派生機

  傳統中國畫重視簡約,布局留白處多,講究“無畫處皆成妙境”、“清則麗,空則靈”,皆因古人多向往禪宗中“空山無人,水流花開”的自由境界。但中國藝術並非只重視簡約之美,也不排斥繁縟細微的表達。如在書法上,疏處可走馬自有妙處,密處不透風也有佳致。王偉平近期的藝術思考,恰恰就是既要做縝密之功夫,又要超越縝密之境界。王偉平説:“我最近在思考藝術創作如何走一條‘繁’的路,還在摸索中。‘簡’的道路已經很多人在走了。繁和簡都是美學形式,如何做到繁而不亂,在繁中能感受到氣,氣息貫通畫面,是我最近一直在尋找的。在這個大時代下,傳統的三、兩筆極簡的技巧已經沒感覺了。雖然耐看,但已經不符合這個時代的需求。”觀王偉平的繁花圖,筆筆有力,處處有生機,畫面一氣貫通,體現的正是“活潑潑地”藝術真精神。每一筆都瀉落自我的心靈之意,是他心靈中對活潑潑世界的真實感受,每一筆都寫出一花一草的性情,一山一水的氣脈。

王偉平作品

  藝術的高妙之處在境,筆墨繁簡是表象。虞集推崇的審美境界在“嚴勁縝密,神採飛動”,傳統書法繪畫都要在縝密中見高致、見靈動。清代惲南田的逸品論也説“高逸一種,不必以筆墨繁簡論。”其叔父惲香山言:“須知千樹萬樹,無一筆是樹;千山萬山,無一筆是山;千筆萬筆,無一是筆有處恰是無,無處恰是有,所以為逸。”2020年開啟新十年,願王偉平在縝密“繁”的藝術路上寫出一派生機。

+1
【糾錯】 責任編輯: 伊媛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大連:花燈扮靚金石灘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守好鐵路線 春運保平安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00後”乘務員的首個春運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清高宗乾隆皇帝展”亮相鄭州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211125488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