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美院師生共同追思著名校友方增先:筆墨粒粒皆辛苦 藝壇歲歲艷陽天
2019-12-05 15:14:44 來源: 中國美術學院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9年12月3日19時28分,中國美術學院著名校友、人民藝術家、新浙派人物畫領軍者方增先先生因病在上海過世,享年88歲。方增先先生曾任中國美術學院教授、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上海美術館館長、上海市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國國家畫院中國畫院院長。

    方增先出生于1931年,浙江浦江人。1953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即中國美術學院的前身)繪畫係,畢業後留校任教。

    方增先初學西畫,造型基礎堅實,後攻意筆人物畫,曾赴敦煌臨摹壁畫,又鑽研陳洪綬、任伯年作品與傳統寫意花鳥畫筆墨技法。所作人物形象神態生動,生活氣息濃鬱。後期更重筆情墨趣,畫風趨于誇張、寫意。

    從讀書習畫到留校任教,再到擔任上海美術館館長,方增先先生與當代藝術的歷史進程一路同行,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在每一個歷史時期,都勇立潮頭,開辟出藝術創造、藝術發展的新境界。

    12月4日下午,中國美術學院師生懷著非常沉痛的心情,舉行“筆墨粒粒皆辛苦,藝壇歲歲艷陽天——方增先先生追思會”,共同追思方增先先生。

    

    筆墨粒粒皆辛苦 藝壇歲歲艷陽天 ——方增先先生追思會發言

文/許江

    昨天,方增先先生仙逝。消息傳來,心悲慟,夜難眠。與他相識的一幕幕,疊映眼前。一朝成追憶,痛惜已惘然。方先生是浙派人物畫當之無愧的領軍者,是中國現代人物畫的傑出代表,是社會美育的積極倡導者和踐行者。下面就這三方面談談我的認識。

    (一)浙派人物畫的領軍者

    在中國美院的歷史上,浙派人物畫是一個突出的事件。準確地説,它不是一個流派,而是一個充滿地域特徵和時代特徵的精神共同體。這個精神共同體有著共同教育的搖床,含著相近的知識視野和專業境域,背負著共同的時代賦予的精神理想。方增先先生正是這種精神理想的最完整的樣榜,最有説明力的典范,也是最生動感人的學術形象。

粒粒皆辛苦,1955年,99cmx56cm

    《粒粒皆辛苦》、《説紅書》是國美創作歷史上、高懸在天的星空之作,這些高峰之作綜合性地凝練了時代的機緣,生動而形象地回應了新中國藝術創造的幾個核心命題:形式與內容的創新命題;傳承與變革的時代命題;群眾拍手與專家點頭的審美命題;中國畫用筆與人物寫照的造型命題;人民中心與藝者趣味的感情命題。這些畫從一個時代的高度展現了新中國的文化活力,突顯了源自中華生活大地的創新能量,塑造了中國現代人物畫變革的銳意傾向。這些畫也給了浙江的人物畫創造以一個高起點、一個高標準、一個時代性的詩性標志。對于我們國美今天的教學也是一個富礦,值得我們持續地發掘和研究。

    (二)中國現代人物畫的傑出代表

母親,1988年,120cmx120cm

    上世紀八十年代,方先生調往上海,也開始了他的新的創造,他的《母親》,他的一係列藏民繪畫和家鄉繪畫,將中國人物畫的寫意筆法推向新的高峰。他的積墨之法,如石如山,如焦如鐵,將中國人物畫的寫意性純化、提升,通過積累與白描、筆與墨的放骸無涯的表達,讓人物化作山、化作風,化作撼人心魄的潮流。方先生用他的罕有的筆和力,創造了中國濃墨寫意人物繪畫的高山。

    (三)社會美育的積極倡導者和踐行者

    方先生有著高度的責任感。在國美,他認真教學、言傳身教。在上海美術館,他高度重視美術館的學術建設和社會服務。他以卓越的眼光,洞察當代藝術的實驗性對活躍藝術創作、展示文化建構力量的重要,發起和組織上海國際藝術雙年展。由于他的把舵,前九屆上海雙年展形成一條面對上海、面對中國當代城市建設和城市生活的發展之路,成為當代國際藝壇中備受關注的重要平臺,成為亞洲和中國最具影響的當代藝術空間,並為上海世博會提供了深厚的思想準備。

工人的女兒,1973年,45cmx38cm

    斯人已逝,精神流傳。方先生曾經動情地説:“我是那種在亂草泥濘中尋找一條小路的人。這條路上,有苦行僧的‘苦’,也有以苦為樂甜的‘樂’。”方增先先生身上有幾點令我們感動而悠久感懷的品質:

    第一,樸實、真誠的風神:方先生個子不高,待人謙和,語調和緩,卻雙目眸眸有神。他很真,從來沒有虛情假意。1981年冬,吳永良先生給我們上國畫課,把老先生請來,對著一個老頭畫水墨寫生,整個臉部渲染。正當我們看得出神,方先生突然擱下筆,斷然將紙揉成一團。口中念念有詞説:不對、不對。接著,他信筆畫了一張太白行吟圖,之後離開。多少年後我將此事問他,他説那種過分依賴明暗擦皴的方法是不對的。那時,他正處在變革與反思之中。一位德望高重的名師在向學生表演之時,卻如此真情流露,這種“真”是真藝者的真性情。他總是要用他的筆真刀真槍表達真性情的。後來,我在他的個展上看到群馬奔騰的巨幅繪畫。我總在想,他的弱小身軀怎麼能夠積蓄如此巨大的能量,放拓出如此肆意汪洋的力道呢?答案是他的樸真。由于“真”,不油滑,不戲謔,卻能在某一瞬間,進入陶然得意之境,“筆鋒下決出生活”。由于“真”,才能在從寫實體係轉入筆墨自由的表現體係之時,沒有走向空泛,沒有走向抽象,沒有走向樣式化,從而為當代中國人物畫變革創新提供傑出的典型。對照今年的全國美展中汗牛充棟的描刻之作,我們更應反省、反思。

肖長春《艷陽天》插圖之一,1975年 ,44cmx33cm

    第二,銳意、卓越的識見:方先生為人很平和,生活很簡樸,但對藝術卻識見犀銳。作為一個能力超凡的實踐者,他還具有超群的穎悟力。方先生強調人物形體需要“背”。不僅“背”人物的解剖結構,更“背”人物的造型取象之法。只有這樣,才能在造型之時得心應手,在詩意境域把握陶然之機。他對藝術的認識,他對問題的回答,不僅在言説,更在他的藝行藝作之中。他的濃墨意筆即是他個人的藝術追求,又是對我們今天中國人物意筆繪畫式微的堅定的回答。他的視野是廣闊,不僅筆墨,不僅民藝,而且對當代實驗性藝術也給予重視,對其內蘊的人性力量給予充分肯定。

艷陽天 ,1973年, 28×29cm

    第三,愛才、惜才的風范:方先生對于我,真的給予厚愛和幫助。世紀初年,他把我叫到他家,坐在小板凳上同我談對上海雙年展的想法。他每回回杭州,宿在梅花塢村前的小賓館,因為胃病,自帶鋼精鍋。又每回都把我和峰輝叫了去,小聚聊天,促膝談心。那一幕宛在目前。他囑我為他的畫冊寫序,今天重讀,實在汗顏。有太多東西沒有認識,缺少深度。我覺得自己欠了方老師的。今天,我想這種歉疚不要成為一代人的歉疚,不要成為藝壇傳缽的時代的精神歉疚。所以我們在他仙逝的翌日,請來各位老師、同學開追思會,沉緬遠懷,讓方先生之藝、之神,永遠活在國美的學脈中,永遠活在代代學子的心中。

        2019年12月4日

    肖峰:今天早上忽然傳來了同窗好友方增先仙逝的消息,我非常難過。方增先同志是浙派人物的代表,又是我們這個時代藝術的傑出代表。方增先既融會了學校創立以來中西融合的理念,又繼承了民族最優秀的傳統精神,同時又融入生活、密切聯係群眾,創造時代人物,具有時代精神,就如《粒粒皆辛苦》,寥寥幾筆就把精髓表現了出來。我們要學習方增先這一輩老藝術家的精神,繼承他們的優秀傳統,向他們致敬,願方增先同志精神不朽。

    梁平波:方增先先生于我而言,是一座豐碑。今天我們紀念方增先先生,首先要學習他的創作態度,從生活中來,反映時代;其次要學習他不斷改革、不斷變新的精神,他的一生就是在追求筆墨和人物的結合,在國畫創新上花了很大的力氣;第三要學習他對母校的熱愛和對下一代教育的關心。如今,我們生活在這樣好的時代,有這麼好的環境,一定要繼承優秀的傳統,繼承老先生們對藝術孜孜不倦的追求。

    汪誠一:方增先在中國畫轉型方面、創新方面的貢獻是無可厚非的,具有很強的代表性。他是浙派人物畫的奠基人,但他沒有停滯不前,畫了《粒粒皆辛苦》後他還是往前走,把浙派人物畫又往前推了一步。今天我們追思方增先老師,就是要向他學習在中西融合中推進中國畫發展的創新精神。

    王慶明:方老師走了,像一顆大樹倒下了,我非常難過。他的容貌歷歷在目,我很難用語言表達這一切,只有一點是很清楚的,方老師生前多次表達要發展中國寫意人物畫,要寫不要描。大樹雖然倒了,根脈還在,希望在座的國畫係年輕的老師和學生們繼承方老師的遺願,踏踏實實作出新成績,希望再創中國美術學院更輝煌的明天。

    葉尚青:方增先先生和我亦師亦友。昨天晚上我聽到他仙逝的消息,倍感悲痛,寫了一首《江南憶》以致悼念:冬月裏,傳噩耗哀心,昔日開創人物畫,拔山功績五湖欽。成就獨步今。

    李子侯:方增先老師是我的恩師,他的逝世是整個中國畫壇的巨大損失。他以弱小的身軀,為中國畫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留下的作品是那樣的有分量,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在當代中國美術史上寫下了非常精彩的一筆。方增先老師勤于思考、善于思考,他不僅是教育家、創作家,也是一位善于探索的理論家。他的人品、畫品和教育思想都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我希望年輕學子們能夠去感受和學習方先生的藝術創作精神,真正地把傳統基礎融入到自己的藝術發展,同時也推進中國畫的發展。讓我們再次深深地懷念方增先先生。

    20世紀80年代部分師生合影(前排左二起:王慶明、吳山明、宋忠元、李震堅、王德威、顧生岳、方增先、吳永良)

    吳山明:昨天聽到方先生過世的消息,我非常難過。方先生身體不好,但是在病中也在不斷地畫畫。他非常的堅強,在晚年畫了一大批非常精彩具有新面貌的繪畫,我覺得這也是他最後對中國畫的貢獻。方增先老師非常有才華、有創意,善于在創意中變革。他的浙派人物畫將中國人物畫提升到了一個新的歷史境界,可稱之為大師。在藝術上,他的作品永遠是一種時代代表性的模范,是有特徵有創意也有高度的藝術高峰。在教學上,他提倡結構線性素描,是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發展裏程碑中非常有創意的教學方法。方老師的藝術精神值得我們不斷研究學習,希望能夠留在一代一代中國人物畫家的心中。

    徐家昌:雖然我是畫花鳥的,但對方先生的課記憶尤深,他教導我們,畫人物畫時,要精準把握線條起伏以及結構關係。方先生的人物畫注重素描的方法和明暗的關係,擅長用線條和結構來表現人物,既講究筆墨,又非常有表現力,使得浙派人物畫在全國一直處于領先地位。

    1954年,金浪、史岩、鄧白教授率領教師在敦煌考察學習古代藝術,右三為方增先

    程寶泓:讀美院時候,方老師當了我三年的班主任,他對我特別好。他既研究中國畫的基礎教學,又研究中國畫的創作,他的生活實踐、創作實踐、教學理論跟創作理論,都是中國人物畫特別重要的樣板。他多次強調,一定要研究中國畫的傳統本質到底是什麼,不要畫出來讓人家看起來不像中國。他始終堅持要有中國特點,有民族特點。雖然方增先老師已經走了,但是他一直往前衝,不斷努力的奮鬥精神,值得我們後來者繼承。

    金一德 :方增先先生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滿腹才華。他是一匹千裏馬,我們現在緬懷方增先先生,也要記住培養方增先先生的那批有學養、有胸懷、有眼光的前輩。而方先生對于人物畫創作和教學的開拓非常值得我們做一些學理上的研究,希望中國美院也要培養一批專門做創作和教學研究的行家裏手,能夠深入梳理如方增先這樣的大家。

    潘錫柔:方增先先生是改革創新、古為今用的傑出代表。他的中國畫創作,實際上就是創新和改造,他沒有拋棄傳統手法,也沒有照單全收,而是經過自己的吸收,兼顧了中國畫筆墨與油畫結構的優勢。他在藝術創作上持續創新,不斷將素描、油畫和中國畫進行改進和融合,才有了今天的成就,這點值得我們學習。

    1960年五一中國畫係師生郊遊留影

    吳憲生:方增先先生去世的消息傳來,我非常悲痛。方老師年輕的時候身體就不好,然而他有著頑強的生命力。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方老師是在吳山明老師家裏,當時我們第一個感覺就是方老師是非常樸實的人。從1980年到他離開杭州,我協助他做基礎素描教學的經歷,令我受益匪淺。方先生不僅在生活上關心我們,還在創作和教學上給予我們很多的指導和幫助。當時我們辦了兩個進修班,方老師把他自己的創作心得用在教學實踐上,引導教學前行,他在學術上精益求精的態度永遠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尉曉榕:方老師對我們這一輩的影響非常大,他曾經跟我們談了很多關于筆墨層次的問題。方老師強調筆墨層次是有節奏的,中間要有間隔,要表達出豐富的層次,他説要用最簡潔的方法來表達豐富性。方老師對學生和年輕人時常鼓勵,對藝術的探索不曾停止,他是一個非常愛思索的人,善于思考一些具有引領性的問題。方老師是一個開拓性人物,他在創作上試驗過多種方法,從沒有停止對新樣式的思考和探索,非常值得我們學習。

    楊樺林 :學校多年來重視學術譜係的研究和梳理,包括對方增先在內的老先生們的梳理。建議中國畫與書法藝術學院、藝術人文學院應該加強這方面的學術研究,比如中國畫教學當中對素描的認識問題,還有老先生們的創作觀念、藝術手法等。浙派人物畫的根基在我們這裏,浙派人物畫研究的重點也應該在我們這裏。

    1959年,潘天壽、黃羲、劉江、方增先等與畢業生遊杭州湖心亭

    張捷:方增先先生的去世,讓浙派五老都成為了我們後輩的記憶。方先生對中國寫意人物畫的發展以及中國高等藝術院校中國人物畫教學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方增先先生不僅是畫壇獨樹一幟的模范,他也培養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才,他以自己一生的體驗和真情實感,創作了很多精品力作,對中國文化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中國畫與書法藝術學院不僅賡續傳統學科的文脈,也要以文字和更多元的方式對前輩進行梳理和研究。方先生雖然走了,但他的藝術是永恒的。

    錢曉芳:方增先先生是中國美術學院的傑出校友,可敬可愛的人民藝術家,是學校的寶貴財富。驚聞方增先先生離世的消息,心情無比的沉痛。方先生的離世是中國美術學院的一大損失,是中國畫界的一大損失,也是中國文化界的一大損失。方先生堅韌追求不止、創新不止,以人民中心獨樹高峰的創作生涯讓我深受感動。今天我們在這裏緬懷先生,就是為了繼承先生的遺願,學習先生對藝術的追求創新不止。先生仙逝,然精神永存、風范永存、作品永存。先生愛母校,母校也會永遠懷念他。

    陳瑤:方增先先生曾任浙江省美協副主席,我謹代表省文聯表達哀悼和緬懷。今年浙江第三期的“百年追夢”美術工程選了16件浙江對中國做出突出貢獻的重大事件,其中就有浙派人物畫,方增先先生就是浙派人物畫的奠基人和推動者之一。他為人謙和、意志頑強、治學嚴謹、誨人不倦,飽含家國情懷以及對藝術的不懈追求。今天,中國美術學院第一時間舉辦追思會,不僅是對方先生的緬懷,更體現了學校的治學精神。文聯,是文藝者之家,我們願盡心盡力為各位藝術家服務,願為藝術家達成藝術成就、傳播品德學養作出最大的努力。願方先生安息,精神不朽。

    高世名:方增先先生是“浙派人物畫”的開創者和偉大旗手,是二十世紀中國畫創新發展的重要代表;同時,他也是中國第一個國際藝術平臺上海雙年展的締造者,是當代中國藝術多元發展、繁榮創新的倡導者和推動者。方增先先生在藝術生涯的前期和後期開拓了兩種“中西會通”之道,一種是寫實主義與國畫筆墨的結合,一種是現代繪畫與文人畫的會通。我們要研究方先生的藝術,他上下求索,東尋西覓,從而打通古今,融會中西。我們要學習他的品格,作為藝術家,他質樸真誠,澹泊天真;作為教育家,他言傳身教,潤物無聲。我們要繼承他的精神,他扎根生活,心係人民,頑強探索,銳意創新。我們更要繼承他的問題、他的思考,方先生以他不斷求索的一生為我們留下了一堆“活問題”,那是他未完成的開放的事業。

+1
【糾錯】 責任編輯: 譚雪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昔日舊廠房 今日“網紅”地
黃河日出 景色迷人
黃河日出 景色迷人
巴黎:香街點燈
巴黎:香街點燈
第二屆紐約花燈遊園會開幕
第二屆紐約花燈遊園會開幕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531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