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張曉淩 | 母親河的史詩——觀王克舉百米油畫長卷《黃河》
2019-10-09 16:17:33 來源: 中國美術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王克舉在黃河壺口創作

  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如果某一河山能與母親相提並論,甚至成為母親的隱喻的話,那麼,或許只有黃河。這條發源于莽莽昆侖的滔滔大河,似從天瀉落而來,如雷奔行,越青藏高原,穿黃土高坡,以“覽百川之弘壯”“紛鴻踴而騰鶩”之勢,直闖中原大地,馳騁萬裏,成為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心中“上應天漢”的大浪弘川。

  有史以來,黃河之水不僅乳汁般地滋養了中華五千年文明,還成為歷代文人創作的母題與靈感的源泉。對母親河的吟唱與描繪,積淀為中國文人內心最沉厚的情結。在兩千多年前的《詩經》中,黃河的浩蕩與勃勃生機已躍然呈現: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鮪發發。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在李白的心目中,黃河之浩蕩只有天上的壯浪方可形容: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如雪。

  ——四句詩,道盡了中國人的宇宙觀。

  在母親河面前,王之渙若有所思: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裏目,更上一層樓。

  ——四句詩,道盡了中國人的人生觀。

果洛—東傾溝 100x160cm 布面油畫 2018年

  母親河孕育出的詩句,在深邃的歷史天空中,構成了中華民族璀璨的精神星座。

  黃河是母親的絮語,也是母親的懷抱,百萬年來,她以生命的熾熱擁抱山川大地,哺育著東方這片熱土,護佑著萬千子民。她的慈愛、堅強與不屈,在冼星海的筆下,化作“黃河大合唱”的旋律——一個民族在危機深處掙脫而出的吶喊。

果洛—花石峽 80x100cm 布面油畫 2018年

  然而,迄今為止,還未有人為母親河作整體性的造像。在歷史的靜默中,黃河以她不老的容顏,等待著一位藝術家的到來。

  冥冥中自有天意。公元2016年,這位藝術家來了,他就是王克舉。這位長期駕車面對黃河寫生的藝術家,以“體象天地,功侔造化”的姿態,畢四年之功,完成了百米油畫長卷《黃河》,讓母親河的容顏第一次完整地呈現在世界的面前。通覽《黃河》全篇,但見萬景紛沓而至,江山風物,累累于目,與人之遠心相馳騖,不由得感慨係之:王克舉在為母親河造像立傳的同時,也成功地在結構、形式、語言層面上完成了油畫的本土化與當代性實踐,為中國當代文化塑造了一個堂皇的美學地標。

   1 2 3 4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常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漠金秋胡楊林
大漠金秋胡楊林
雲霧龐泉溝
雲霧龐泉溝
金秋遊花海
金秋遊花海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湖南長沙:華燈上 夜未央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83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