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華能:雲南風電場煉成記
2020-04-15 19:12:27 來源: 中國華能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大理州的“風”為當地帶來了新的能源,在雲貴高原西部和橫斷山脈交界地區,高峻陡峭的山巔上常年雲霧繚繞,放眼望去,一座座挺拔的風機迎風而立,80米高的巨型大風車隨風而動,點綴著連綿的綠色山脈,在藍天、白雲間構成了一幅靜逸炫美的畫卷。雲南省第一個數字化風電場——華能野貓山風電場和楊家房風電場、白鶴風電場就坐落在這裏。這裏是華能清潔能源開發建設的新戰場。

  野貓山風電場,位于祥雲縣東山彝族鄉北部一帶,裝有33臺風機,楊家房風電場和野貓山風電場相鄰,裝有18臺風機,白鶴場與它們相距55公裏,裝有28套風機。兩個風電場海拔均在2470米至2875米之間。截至2019年底,公司風力發電累計發電17.59億千瓦時,接近大理州一個季度的用電量。同時,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26萬噸,節約標煤52.8萬噸。

  馭風:79臺風機“聽話”地轉動

  2014年,野貓山風電場作為華能瀾滄江公司首個投建的風電場、雲南省電源側第一個智能變電站試點工程,從設備選型、設計、制造、安裝等環節加強管控,實現了“全站信息數字化、通信平臺網絡化、信息共享標準化、高級應用互動化”要求。11月21日,野貓山風電場智能升壓站順利並網運行,填補了公司風電板塊的空白,同時也標志著雲南省首座電源側智能變電站順利投産。

  3個電場所有運行值守人員由大理水電公司運維部統一管理,一共有15名人員,分別在兩個電場輪流值守。

  進入白鶴場,最早看見的運維人員名叫左雲東,32歲,白鶴場副場長,學的是電氣專業,2014年10月,從水電跨界來到了白鶴場參與風電籌建。據他介紹,電場籌建進場時只有9個人,負責學習管理風電場的安裝調試,而這些都是全新的知識。

  他介紹,籌建期時5個人同住在一個臨時板房內,因電場地處高海拔地區,食用水和食物都要從距電場20多公裏的米甸鎮拉到山上,遇上大雪封路,喝的水都是用雪水融化後燒開飲用,就連洗澡都只能輪著到距離最近的米甸鎮洗澡。2014年12月,野貓山風電場投産後,接二連三地迎來幾場罕見的暴雪天氣,這樣一群從小沒見過下雪的南方小夥子在風電場嚴酷的寒冷中,每天吃點泡面加上已經蔫癟的菠菜,連續吃了一個星期才等到雪融化。

  2019年6月,野貓山風機過了質保期,廠家撤回,需要業主獨立維護檢修33臺風機。第一次接手風電機組,無論技能水平還是管理水平都覺得壓力很大,三個風場縱橫20公裏,涉及3種不同型號的機型,與水電站管理不同,巡檢人員工作跨度大,大家擔心人員有限的情況下,排查處理故障時間長,影響發電效率……

  運行維護人員每天都要拿著圖紙一臺一臺風機爬上去巡檢,最高的風機塔筒有85米,遇到故障處理,要不時用耳朵聽,不斷排查故障,中午飯根本顧不上吃,一待就是大半天。

  短短幾個月,“舍小家、為大家”的精神,讓這個團隊迅速成長為風電運維的“精兵強將”,生産運行工作走上正軌,達到了投産即盈利的目標。2019年9月,野貓山風電場榮獲全國風電場生産運行統計指標對標南方地區雲南省滇西地區4A級稱號。

  如今,看著自己親手運行維護的風機“聽話”地轉動,運維人員內心充滿了自豪感和成就感,對2020年後接管全部79臺風機充滿了信心。

  追風:一群追風者與時間賽跑的日子

  聽著風的聲音,看著風機的轉動,時間拉回到那段“爬坡過坎”的艱苦歲月。

  華能瀾滄江公司風電開發源于2010年工作會,當時會場上有關于風電能源開發的一次討論,一句“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公司授權大理水電公司開始著手推動風能資源開發,大理水電公司原總經理李志興先後率隊到大理巍山縣、祥雲縣、雲龍縣和臨滄市雲縣尋找風電項目資源。

  沒到過高山林地風場的人,很難體會到在崇山峻嶺中建一座風電場有多難。“風源復雜選址難、交通不便運輸難、氣候惡劣施工難。”這幾乎是所有高山林地風場建設中會遇到的“三道坎”。

  面對諸多困難,為了對風資源數據進行全面分析,將風機安裝在最佳位置,實現最大的産能和效益。建設初期,原大理水電公司總經理李志興、助理趙燦春和駕駛員竇師傅一起,手持測風儀,翻山越嶺、風餐露宿,踏遍了大理州漾濞縣、祥雲縣、永勝縣等風電重點區域的每一個山頭,進行場址甄選,為工程建設收集到了寶貴的數據。根據氣象數據,確立該區域的風力等級,白鶴場為二級風電場,野貓山優于白鶴場,為三級風電場,具備較強的開發價值。

  山路崎嶇,交通不便是擺在建設者面前的第二道難關。風電設備的高大身軀,野貓山高山林地風場,從進場道路起至風機機位,如何克服山勢陡峭、蜿蜒崎嶇、地形復雜的障礙,並有足夠寬度和轉彎半徑,讓運輸車輛能夠通行。前期土建大開挖時,逢雨季時,經常道路泥濘,越野車好不容易開上去,遇上下雨就下不了山,上山的車輛經常滑在路邊等候“救援”。經常出現的畫面是前面一輛裝載機在拖,後面緊跟一輛裝載機在推……

  爭風:是要和老天搶風、搶雨、搶雪

  2014年2月,雲南省發改委下發了關于恢復全省風電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野貓山風電場要實現2014年底按期投産的目標,必須每天與時間賽跑,搶風、搶雨、搶雪,搶吊裝設備、搶施工隊伍、搶並網、搶電網專業驗收人員……

  由于廠家設備供貨有限,公司領導帶隊到供貨方協調設備機組;機艙的運輸車屬超大設備,要從四川德陽一路出發,途經宜賓、昭通水富、昆明、楚雄、祥雲,終于10月2日現場第一批機組到位,2個多月的時間,機組全部悉數到位。

  風機設備搶到了,吊裝設備又變得緊缺,怎樣將這些“龐然大物”吊裝到80米高的塔筒上安裝?受設備交貨、阻工、惡劣天氣影響,只有提高風機吊裝效率,才能保證項目按期投産。公司領導和新能源風電項目人員在米甸鎮開會商量對策,優化吊裝流程,創新採用650噸主吊吊裝機艙,增加一臺300噸吊車和兩臺輔吊配合組吊風輪的流水作業方式,開展現場風機安裝工作。在各方努力下,終于爭取到1臺650噸主吊車、1臺300噸的輔吊車和1臺100噸輔吊車。80噸主機就位後迅速與三片葉片組裝完成,這個組裝好的“大風輪”直徑達108米,至少吊至60米高空才能翻身,主吊車將“大風輪”安裝在塔筒上後,迅速移至另一個機位等待下一個“大風輪”的吊裝。每一臺設備都要如此往復……同時在野貓山,還要面對現場低溫嚴寒、大風不斷、地面濕滑等風機吊裝“大忌”,搶下適宜氣候的“窗口期”,推動工程安全高效進行。

  原本是沒有人相信能按期投産的項目,歷時75天的吊裝,野貓山風電終于趕在當年投産。

  沐風:風車美景入畫來

  建風電場和保護植被之間,如何兼顧?國家二級保護植物龍棕,傲然怒放的馬纓花樹如何被“關照”,公司的風電“開拓者”們用行動對如何履行生態保護責任交出了完美答卷。

  野貓山風電場場地內植被以林地為主,建設中的棄渣堆放將佔用土地、破壞原地貌、破壞植被和地表組成物。公司專門編制水土保持方案,全力進行渣場環境整改工作。灑草籽、種樹木、砌擋墻,將渣場變廢為寶,使渣場與周圍景觀相一致,營造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氛圍。

  風電場建設中特選適宜國家二級保護植物龍棕生長的區域進行圍護挂牌保護,並將道路施工中無法避讓的龍棕進行移植保護,投資50萬元建設佔地面積約1.5畝的龍棕保護園區;在野貓山風電場升壓站前投資230余萬元建設佔地約8畝珍稀植物保護園,將道路施工、風機平臺開挖中無法避讓的馬纓花樹進行移植保護。三個項目環水保投入達4300萬元,得到水利廳專家及環保監察部門的高度評價。

  “建設一座電站,帶動一方經濟,保護一片環境、造福一方百姓、共建一方和諧”,華能瀾滄江公司積極參與當地經濟建設和扶貧公益事業。其中,改善民生工程就投資210萬元,涉及投資白鶴場村人畜飲水工程、祥雲縣米甸鎮石沉江村大箐人蓄飲水工程、祥雲縣東山外苴居村二組人蓄飲水工程等,同時,還投入20萬元改善基礎教育設施。

  碧波海闊浪潮涌,風好正是揚帆時。未來,公司新能源如何乘風而上,新能源公司總經理畢宏斌表示,隨著雲南電力市場供需情況變化,公司新能源將迎來新一輪大的發展機遇,這為愛崗敬業的公司員工們提供了良好的舞臺,我們將為公司的綠色發展、高質量發展再作出新的貢獻。(白蘋)

+1
【糾錯】 責任編輯: 鄭慧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雷神山醫院正式關閉
雷神山醫院正式關閉
武漢:戰疫“不夜天”
武漢:戰疫“不夜天”
黑臉琵鷺“長駐”閩江口濕地
黑臉琵鷺“長駐”閩江口濕地
北京海淀: 中小學線上教學進行時
北京海淀: 中小學線上教學進行時

0100301014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559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