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華能力度①丨向海爭鋒——華能大豐一期海上風電建設紀實
2020-01-10 15:41: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9年9月28日17點,大豐一期海上風電場全部並網前一天,江蘇鹽城毛竹沙海域,大豐項目部負責人朱亞波帶著工程管理員顧騰飛、徐琪,坐著交通船抵達1號風機,他們麻利地爬上風筒,鑽進風機,拿出手電、打開電腦,開始送電前的最後檢查調試。

  狹小的風筒內,三個人蹲在地上,面對櫃子裏密密麻麻的線路,表情嚴肅,動作嫻熟:核定繼電保護數值、檢查線路絕緣、查看海纜到變壓器電流互感器接線情況、聯係升壓站核對遠程分合閘是否正常使用……地上的筆記本電腦已連入風機網絡係統,各項數據監測指標顯示,該風機已具備送電條件。這時,他們方貼上開關閘號碼牌。

  17:30,最後一條回路衝擊箱變開始。

  18:08,三次衝擊箱變結束,送電完成。

大豐海上風電場首回路風機全部實現並網發電。華能供圖

  24小時後,海纜帶電顯示無異常。至此,矗立在127平方公裏海域的68臺風機全部並網運行,國內離岸最遠海上風電場宣告正式投産,華能“東線”戰略再下一“城”。

  從7號機位第一根工程樁打入海底,到一期300兆瓦機組全部並網運行,大豐項目主體工程建設周期歷時9個月零10天,其中東八仙角海上風電項目建設期足足縮短了8個月。

  爭風 不怕遠徵難

  在朱亞波的辦公室裏,墻上貼著長達三米的白色圖紙,上面的黑色線條完整呈現出大豐海域地質剖面,每隔一段就有一個紅色標注,上面寫著“1.20第一回路海纜完成耐壓試驗”“3.15 34號-37號吊裝”“4.2 首臺機組並網”“6.19風後設備維護”“6.26-6.29停工候潮”“8.28 新增調試船到位”……日子一天天算、工期一天天搶、風機一天天投。參與過如東八仙角海上風電項目建設的朱亞波,率領著年輕的大豐項目部成員,徵戰在變幻莫測的黃海,與地形、海潮、天氣、船舶、設備等“對手”頑強地較量。

  華能大豐海域海底落差大,西側陳家塢處水深可達10米,而東沙沙洲中北部最淺處只有0.7米,部分海底含有軟夾層,稍有不慎便會造成“溜樁”。船機怎麼選?風機怎麼定?海纜怎麼敷?用朱亞波的話説,一旦選錯,全部工程都將功虧一簣。

  海上施工水平的高低就在于對地形和海潮的準確掌握。為此,項目部成員做細勘察、做深研究,針對特殊海域和重點領域制定專項解決方案和預警機制,有效防范風險的同時,也為後期工程快速建設打下堅實基礎。

  作為國內離岸最遠的海上風電項目,55公裏超長距離主海纜海底敷設施工挑戰空前。項目部匯聚各方智慧,深入研究,最終拿出了“分段制造、分段敷設、中間接頭”的有效方案:將單回長度55.75千米的主海纜分成兩段,一段從陸上站出發,一段從海上站出發,通過精確的路由控制在中間接頭,將海陸兩站連成一體。

  為了讓主海纜趕在一年一度大潮汛期間完成淺水區敷設,項目部在海纜制造期間就同步組織設計、監理和施工單位對海纜登陸段灘涂地質情況和通航情況進行分析和測試,並克服近岸灘涂牽引和挖埋風險大、外海無掩護海域施工艱苦等困難,提前完成了海纜敷設任務。

  海上徵戰,船是最不可缺少的裝備,但對于海上風電項目建設來説,“沒船”可怕,“有船”也可怕。交通船、起重船、定位船、吊裝船、錨艇、運輸駁船、生活平臺船……最多時同一海域內有近50條船舶同時作業,用工程管理員顧騰飛的話説,“視野之內全是船,根本望不到頭。”如何指揮和協調大小船只統一“參戰”、有序配合,是考驗項目管理建設人員能力水平的時候。“一般這時候我們每個人身上至少都有3臺對講機和1個手機,保證跟各方隨時聯係,特別是要和施工單位、監理一起共同安排好每一道作業工序的銜接,保證不會因為大船作業而導致周圍小船受到危險,也不會因為船舶未及時撤離而導致後續船舶無法駐位……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像個‘海上交警’。”顧騰飛説道。

  為了加快項目進度、保障工程質量,江蘇清潔能源分公司首次嘗試通過招標方式聘用海上風電技術人員參與項目建設。大豐項目迎來了5位來自西安熱工院新能源技術部的電氣工程師。這些“海上專家”不僅出謀劃策,還大幅充實了“海上交警”隊伍,保證了項目建設平穩有序、安全可靠。

  對海上施工來説,陰晴不定的天氣是最頭疼的事。有時海面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暗潮洶涌,哪怕風機就在眼前,但船體就是無法靠近。

  “我記得43號風機折騰得最久,吊裝船好不容易趕高潮位進入作業區坐穩了,剛吊裝了1塊葉片就刮起大風。出于安全考慮,必須停下所有作業,將船撤到錨地避風,十幾天裏船三進三出。好不容易盼來了好天氣,設備又到不了,設備到了,某個機械又出了故障……在海上,你永遠無法預料下一秒會發生什麼,這是最難的。”望著海面,朱亞波若有所思,語氣略顯低沉。

  爭鋒 星火可燎原

  時間倒回……

  2019年1月27日,華能集團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舒印彪在2019年度工作會上首次提出 “兩線”“兩化”戰略,其中,在東部沿海省份將著力打造有質量有效益、基地型規模化、投資建設運維一體化的海上風電發展帶,華能“東線”戰略自此揚帆出海。2019年5月19日,華能綠色轉型之路與江蘇省産業結構調整之需一拍即合,雙方在南京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海上風電産業基地建設快速推進。它始于如東八仙角亞洲首個投入商業運行的30萬千瓦海上風電場,如今又在大豐一期“告捷”,下一步還將在大豐二期、射陽、灌雲、如東H3、啟東等海上戰場全面推進。

  在《關于落實江蘇省與華能集團戰略合作協議的工作方案》指導下,江蘇分公司啟動編制千萬千瓦級海上風電發展規劃,進一步加強海上風電裝備設計、制造、施工和運維技術進步,積極推進鹽城海上風電研發制造産業基地建設,大力推動“施工——運維”一體化海上風電基地建設。

  江蘇分公司總經理李富民説:“‘一體化發展’要求我們必須在海上風電科技創新和標準制定兩方面下大力氣,出核心技術、出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海上風電標準體係。我們已經啟動了‘海上風電全生命周期智能化管理技術應用研究及係統開發’,就是要從風場規劃、建設、投運、維護等各個環節入手,對風機的每個部件進行監測和研究,深挖海上風電項目全生命周期降本空間,統籌考慮,以滿足現在和未來海上風電發展需要。”

  當前,江蘇分公司正在通過創新商業模式,大力獲取優質資源的同時,深化與上下遊領軍企業戰略合作,充分發揮各自優勢,形成資源開發利用、技術裝備研發、清潔能源供應的産業集群。“與行業內龍頭企業長期合作,能夠有效促使産業鏈上的有關企業加大技術研發投入,推動産業升級。”江蘇分公司黨委書記孫孜平説。

  面對存在的資源獲取難、現場協調難、並網難、供貨難等問題,舒印彪説:“事業的發展從來沒有輕輕松松的,越是困難,越要堅定信心、咬定目標、排定計劃、制定措施,努力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全面提速之時,進一步加強管理統籌協調、加快技術升級和標準制定、建設配套齊全的産業體係,打造一體化核心競爭力,追求海上風電全生命周期效益最大化,仍然是華能海上戰略鎖定的長遠目標。

  據統計,2018年,我國海上風電新增裝機容量達到165萬千瓦,我國已成為全球海上風電裝機增長最快的國家。不僅在江蘇,海上風電産業基地還在福建、廣東等地蓬勃興起,上下遊、國內外,全産業鏈發展如火如荼,海上風電帶來的市場空間不可估量。

  邁過潮間帶,突破近海領域,從最初試點探索發展為大規模開發利用,海上風電技術的革新讓國産化設備制造水平不斷提升,也為走向遠海提供了必要的建設經驗和技術路徑,大容量機組、漂浮式基礎、遠程輸電和智能運維等技術攻關如箭在弦,突破指日可待。(彭艷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賀蘭山冰瀑
賀蘭山冰瀑
世界冰雕能手盡展酷寒之美
世界冰雕能手盡展酷寒之美
新西蘭北島突發森林大火
新西蘭北島突發森林大火
寒冬臘梅香
寒冬臘梅香

0100301014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33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