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往知來——跟著總書記學歷史|雄關漫道真如鐵
鑒往知來——跟著總書記學歷史|雄關漫道真如鐵
2019-08-21 20:36:10 來源: 新華視點微信公眾號 提示:全文字,閱讀需要分鐘
關注學習進行時
微博
Qzone

  正在甘肅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20日上午來到嘉峪關關城,察看關隘、建築布局和山川形勢,聽取長城文物遺産保護和歷史文化傳承弘揚情況介紹。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當今世界,人們提起中國,就會想起萬裏長城;提起中華文明,也會想起萬裏長城。長城、長江、黃河等都是中華民族的重要象徵,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標志。我們一定要重視歷史文化保護傳承,保護好中華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脈。

  嘉峪關,是我國明代萬裏長城的西端起點,有“天下第一雄關”之美稱,始建于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距今已有647年的歷史。

  作為明代長城沿線修築時間最早、建築規模最為壯觀、保存最為完整的一座古代軍事關隘,嘉峪關不僅是明代西北邊防要地,也是古絲綢之路的必經關口,因而又被譽為“河西第一隘口”。

  據兩山、扼咽喉,站立關城之上,遠處祁連山頂,白雪皚皚,依稀可見,河西走廊向西延伸,巍巍雄關,見證著歷史的變遷——

  兩千多年前,張騫鑿空西域,西漢政府開發河西,設立武威、張掖、酒泉、敦煌四郡,即為河西四郡;

  東漢時,中原與西方貿易暢通,嘉峪關一帶成為貿易要道;

  明朝開國大將宋國公馮勝略定河西,在班師凱旋的途中選中嘉峪山西麓建嘉峪關,並于洪武二十七年(公元1394年)設嘉峪關所。

  ……

  中華大地上,綿亙萬裏的長城,絕不僅僅是一項軍事工程,更承載了數千年的歷史記憶,絕不僅僅是一種物理上的存在,更是一種精神的傳承。

  “長江長城,黃山黃河,在我心中重千斤……”

  一曲《我的中國心》,為何能激蕩起億萬國人的強烈共鳴?正是因為“長江長城,黃山黃河”這些名詞背後,承載著中華民族的文化和精神。

  “萬裏長城永不倒”!歷經五千年風雨屹立不倒的,正是中華民族頑強堅毅、雄渾壯闊的民族精神。

  長城作為中華民族的象徵,體現為一種堅韌不拔的寶貴品質,是中國人民意志力和創造力的史詩。

  作為人類文明史上最偉大的建築工程之一,長城的修築,其工程量之浩大、難度之巨大,舉世驚嘆,是中國古人智慧和汗水的結晶。

  去年3月,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的講話中,習近平主席説:“中國人民是具有偉大創造精神的人民。在幾千年歷史長河中,中國人民始終辛勤勞作、發明創造……建設了萬裏長城、都江堰、大運河、故宮、布達拉宮等氣勢恢弘的偉大工程。”

  圖為1933年3月,駐守喜峰口的我第29軍,在喜峰口與古北口之間的羅文峪布防。

  長城作為中華民族的象徵,體現為一種不屈不撓的抗爭精神,是中國人民團結一致的英雄讚歌。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在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一切不願做亡國奴的炎黃子孫,正是唱著這支高昂的戰歌,團結起來、眾志成城,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

  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説,在中國共産黨倡導建立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四萬萬人齊蹈厲,同心同德一戎衣”,中國人民以血肉之軀築起拯救民族危亡、捍衛民族尊嚴的鋼鐵長城,用生命和鮮血譜寫了中華民族歷史上抵禦外侮的偉大篇章。

  長城作為中華民族的象徵,體現為一種積極進取的奮鬥精神,是中國人民不斷創造新的偉大奇跡的動力源泉。

  “不到長城非好漢”。

  耳熟能詳的一句話,藏著中國人力爭上遊、奮鬥不息的基因。

  在那“長夜難明赤縣天”的艱苦歲月裏,毛澤東同志就曾信心滿懷地宣告:“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七十載接續奮鬥、一往無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換了人間,中華民族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越。

  堅持從歷史走向未來,從延續民族文化血脈中開拓前進,才能做好今天的事業。前進的道路不會一帆風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

  “實現我們確立的奮鬥目標,我們既要有‘亂雲飛渡仍從容’的戰略定力,又要有‘不到長城非好漢’的進取精神。”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出品人:趙承

  策劃:霍小光、張曉松

  監制:車玉明、杜宇

  文字:朱基釵

  攝影:謝環馳、朱基釵、李欣、楊艷波、王鐵忠

  編輯:劉羽佳

  相關稿件:

  鑒往知來——跟著總書記學歷史|革命歷史帶來的啟示

  鑒往知來——跟著總書記學歷史|品味敦煌前世今生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4904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