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村的“幸福小生活”

2020-05-20 22:18:05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成都5月20日電  題:我們村的“幸福小生活”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張海磊、楊進、蕭永航

  這個村有點潮,村裏養的雞是“時光雞”,鴨為“歲月鴨”,豬叫“年華豬”。聽説要給土特産代言,一群七八十歲、很少照相的鄉親們拎起雞和鴨,抱著小豬仔,在鏡頭前開懷大笑。然而,這場景在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廣元市蒼溪縣岫雲村黨支部書記李君12年前剛回村時,連想都不敢想。

  (一)

  秦巴山深處,層巒疊嶂,溝壑縱橫。“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看似美好而恬靜的田園風光以前卻與貧窮、落後和閉塞挂鉤。睜眼就是大山,望不到頭,更沒有路,世世代代岫雲村人被困住了找活路的腳步,也認了命。

  提起以前的苦日子,70歲的侯星樹連連擺手。他跟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在地裏看不到希望卻又不敢離開,種水稻、玉米、紅薯,吭哧一年,到頭來也賺不了幾個錢。下雨出門,得把褲腿擼過膝蓋,打赤腳板趟著泥水走;從山上一眼望去全是茅草屋,蓋的爛棉絮再破也舍不得扔;那個時候大家手頭都緊,村裏嫁女兒連嫁粧都買不起。

  一年又一年,窮,似乎成了當地人難以逃脫的宿命。2008年,突如其來的汶川大地震讓本來就窮的岫雲村一瞬間滿目瘡痍。

  地震後,村子裏救災緊張。時任隊長的侯達仲,因為勞累過度,突發腦出血。家人在慌亂中打了急救電話,等村民們摸著山路把他抬到村口時,43歲的侯達仲已經等不及了。

  侯達仲是李君的表哥,那個場景,堅定了他放棄成都工作,回村發展的決心,那一年李君23歲。

  (二)

  放著城裏工作不幹,偏要回來改變窮山村,這消息讓一輩子沒走出去的人覺得稀奇。村民們多年被大山壓抑的鬥志逐漸被激發,岫雲村開始蘇醒了。

  71歲的村民侯星鼎曾在外漂泊了大半輩子,他和李君同一年回的村。嘴上説“老了要落葉歸根”,實際上他也不甘心村子就這麼窮下去,“我擅長種地和養豬,現在政策好了,還不信沒奔頭!”

  李君帶領村民們幹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他四處“化緣”弄到85萬元,加上國家的配套資金,2010年,岫雲村終于修成6公裏的水泥路。

  “要把村裏的土特産賣出去!”2014年3月,岫雲村第一次開展以購代捐活動。當天來的企業和愛心家庭,現場認購了56萬多元的農産品。這事兒在大山裏史無前例,很快傳遍了蒼溪縣。

  2016年,以岫雲村為品牌的扶貧體驗餐廳在成都開業。餐廳裏的食材全部來自村裏,服務員就是村民。食客既可在店裏品嘗,也可購買生態農産品。

  “岫雲村”逐漸成為一個代表著最美的土味、農人和鄉情的品牌。現在,周邊59個村,2882戶小農戶都加入了“岫雲村”品牌計劃。

  曾被大山禁錮了腳步的村民愣是靠著家門口的好山好水過上了好日子。2014年岫雲村脫貧。2019年村裏264戶人家,153戶買了小汽車。

  李君在田野裏揮灑的青春也得到承認。2017年,他獲得全國脫貧攻堅獎奮進獎。

  (三)

  一個鳥語花香的早上,侯星鼎正抓緊時間打菜籽,他養的“時光雞”在房前屋後的山坡上咯咯叫著,幾個慕名來村的外地人正好經過。

  “土雞怎麼賣?”外地人對老侯的跑山雞感興趣。

  “一年雞80元,兩年雞100元。”侯星鼎説道。

  “嗨,你這雞貴啊!”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賣法。

  這“時光雞”可不一般,不喂飼料,村裏收購時不稱重量,而是以生長時間為衡量價值。它們在青山綠水間,以青草、糧食、蟲子為食。説實話,養了一輩子雞鴨的老侯也沒見過,但他知道“城裏人喜歡,價格還高”。

  村民們都有著類似的記憶。以前得用背簍裝上雞,走近一個小時到鎮上趕場賣,還經常被耍秤、壓價,但家裏等著用錢也只能認了。

  在岫雲村,除了鴨也叫“歲月鴨”,豬是“年華豬”。侯星鼎71歲的老伴杜秀蓉曾抱著自家小豬仔為村裏土特産代言,拍了海報。

  “再賺它兩萬。”對今年的小目標,侯星鼎信心十足。

  (四)

  最近,當聽説李君要去北京開會,鄉親們坐不住了,他們紛紛讓李君捎話:“現在岫雲村變化太大了,你該把這些好事帶到北京去。”……

  如今,來到北京,除了把岫雲村的幸福故事帶來外,李君還帶來了關于吸引年輕人回村、保障糧食安全等方面的建議。

  秦巴山區地跨四川、陜西、重慶等多個地區,是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除了岫雲村,在連綿大山裏,更多動人的脫貧故事正在上演。

[責任編輯: 詹婧 ]
我們村的“幸福小生活”-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1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