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貧困縣“清零”,貴州撕掉千年“標簽”
2020-11-23 19:59:5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貴陽11月23日電 題:貧困縣“清零”,貴州撕掉千年“標簽”

  新華社記者王麗、向定傑

  11月23日,貴州省人民政府宣布,全省剩余9個未摘帽的紫雲縣、納雍縣、威寧縣、赫章縣、沿河縣、榕江縣、從江縣、晴隆縣、望謨縣全部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這個昔日全國貧困人口最多的省份66個貧困縣全部出列。

  地處武陵山區深處的沿河縣思渠鎮邊疆村,地如其名,三面環山,地勢險要,距縣城80多公裏。2014年初建檔立卡戶134戶699人,貧困發生率高達40.82%。

  “交通不便是主要原因。”62歲的金元組村民陳茂富説,以前沒通公路時,出村的路是一條挂在懸崖峭壁上的羊腸小道,趕集來回需要走4個多小時,群眾出行、孩子上學很不方便。

  貴州劍榕高速寨蒿至柳川路段(10月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隨著脫貧攻堅深入推進,這裏通村路、通組路逐步完善,就連陳茂富家門口的入戶步道也被硬化。村裏開始有了冷水魚、生態養雞、金絲皇菊等産業。

  “兩個兒子在浙江打工,經濟比過去寬裕多了。”陳茂富説,現在他們一家5口人,通過務工、産業分紅、公益性崗位等渠道,人均年純收入超過1萬元。

  今年10月28日,在一張貧困戶脫貧驗收表上,作為戶主,他鄭重地簽下名字,並按下了紅手印。

  千百年來,深山溝壑阻斷了貴州與外界的聯通。封閉與貧瘠,這裏被貼上“三言”(天無三日晴、地無三裏平、人無三分銀)和“兩語”(夜郎自大、黔驢技窮)的“標簽”。

  史無前例的脫貧攻堅戰,讓貴州撕掉舊標簽、一步跨千年。

  黨的十八大以來,貴州累計實現脫貧923萬人,每年減貧100萬人以上,減貧人數全國第一。

  為攻克貧中之貧、艱中之艱,貴州不斷拿出超常規舉措,以大決戰的姿態向深度貧困發起總攻。

  2019年6月6日,兩名來自貴州省晴隆縣三寶彝族鄉的搬遷戶在阿妹戚托小鎮裏刺繡。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完成最大規模“脫貧遷徙”。貴州易地扶貧搬遷的188萬人約佔全國搬遷人口的五分之一,共建成946個搬遷點、54.39萬套房屋。95%以上實施城鎮化集中安置,徹底挪窮窩、換窮業、斷窮根。

  當前,圍繞“穩得住、能致富”,貴州全面轉入易地扶貧搬遷“後半篇文章”,就業、就學、就醫、社區治理等同步發力。

  推動農村産業革命喚醒沉睡的資源。2018年起,貴州進行農業産業結構調整,大力調減低效傳統作物,以500畝以上壩區農業結構調整為重點,推進茶、食用菌、蔬菜等12大特色産業發展。據統計,僅2019年農業産業就帶動全省111萬余貧困人口實現增收。

  貴州省威寧縣雄山街道的溫室大棚蔬菜基地(6月16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延伸。在西部地區率先實現縣縣通高速、所有行政村通公路基礎上,貴州啟動實施農村“組組通”硬化路三年大決戰,累計投資459.8億元,建成通組硬化路7.87萬公裏,實現3.99萬個30戶以上自然村寨100%通硬化路,徹底解決沿線1200萬農民群眾出行不便問題。

  “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監管”,貴州省政府副秘書長袁家榆説,貴州持續鞏固發展脫貧成果,確保貧困退出穩定和可持續。深入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確保脫貧退出成果經得起歷史和人民的檢驗。

新聞鏈接:

  中國貧困人口最多省貧困縣“清零”

  烏蒙山區消失的“貧困印記”

  苦瘠不再,新程已啟——寫在甘肅所有貧困縣脫貧摘帽之際

  100多個國家級貧困縣“告別”不通鐵路的歷史

  大涼山擺脫“貧困枷鎖”

  新疆實現貧困縣全部摘帽

  彩雲之南揮別千年貧困——寫在雲南88個貧困縣全部摘帽之際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加載更多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北京:夜色怡人
北京:夜色怡人
我的長江我的家
我的長江我的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677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