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堵槍眼”的脫貧戰怎麼打?——繼光村見聞
2020-10-30 17:45:1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成都10月30日電 題:“堵槍眼”的脫貧戰怎麼打?——繼光村見聞

  新華社記者陳天湖、謝佼

  沿著黃繼光的“參軍路”,我們踏上山頭,只聞風送花椒香。帶路的老周説:“脫貧也是打仗,不拿出堵槍眼的精神打不贏!”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1)“堵槍眼”的脫貧戰怎麼打?——繼光村見聞

  四川省中江縣繼光鎮繼光村易地搬遷安置點一角(8月26日攝,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攝

  這是四川省中江縣繼光鎮繼光村,特級戰鬥英雄黃繼光的家鄉,5.7平方公裏土地上有建檔立卡貧困戶98戶227人,曾是德陽市定貧困村。

  村黨支部副書記周維進向記者描述起繼光村的脫貧故事:“我小時候村裏沒路,只見過穿草鞋,沒見過穿皮鞋。”1992年,村民集資8萬元,投工投勞3年才把路基修完。2015年脫貧攻堅戰打響,終于將路硬化。“産業仗打得更多!先家家搞桑蠶,後因行情不好,黃了。跟著改栽核桃、養鴨、栽丹參、種芍藥……集體經濟哪次都沒賺到錢。”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3)“堵槍眼”的脫貧戰怎麼打?——繼光村見聞

  中江縣花椒協會技術顧問石文(前右三)給繼光鎮鄉鎮幹部和繼光村花椒種植戶講解花椒種植技術(8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 陳天湖 攝

  幹部和村民細算,折騰的項目雖多,但缺乏主導産業和規模效應。經仔細選擇,2016年村裏引進業主發展青花椒産業,2017年整村脫貧,但萬萬沒想到2018年産業剛起步,業主經營就垮了。

  “承諾每年集體經濟分紅,這下拿什麼分?農民拿起鋤頭就要鋤掉苗子。”周維進説,當時血往頭頂衝,感覺像到了陣地,是偃旗息鼓,還是衝上去拼?

  “拼了,不徹底打贏翻身仗,對不起黃繼光!”周維進咬牙拿出積蓄1.5萬元,村幹部湊足6萬多元,自掏腰包給村民分了紅。他還帶頭種了10畝青花椒,用自己來堵住脫貧的突發“槍眼”,穩住了全村産業軍心。

  翻過山梁,青花椒地裏,一群農民圍著一名年輕技術員討教。“9至11月必須斷尖,枝條控制在1.5米。”年輕人咔嚓咔嚓地示范剪枝。他叫石文,是中江縣花椒協會技術顧問。

  “我的合夥人是西南財大研究生,專門研究農村經濟。我們在中江自己種植了2000畝花椒,帶動農民種植1500畝。”石文説,“智力、投資不斷進場,脫貧産業才能‘火力’充足。”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4)“堵槍眼”的脫貧戰怎麼打?——繼光村見聞

  中江縣繼光鎮繼光村黨支部副書記周維進在學習花椒種植技術(8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 謝佼 攝

  老周感慨,得益于全縣花椒産業興起,2萬余畝的總規模引來客戶,化解了小規模小業主倒下、自己“堵槍眼”的風險。繼光村等5個村聯合組建了協會,將規模擴大到1100畝,估計今年總收成百萬斤以上。

  繼光村身患疾病的貧困戶顧靈活兩口子把土地流轉後為集體養雞,每月工資2400元,年底還有分紅。今年售出3600只雞,喬遷新居的他喜上眉梢。

  作為百萬人口大縣,中江是四川“插花式”貧困的重點區域,建檔立卡貧困人口36890戶86145人,既非貧困縣,也無省級貧困村,配套政策少。中江以“單兵突進、集群支持”推動脫貧攻堅,目前最後的6168人也全部超過脫貧標準。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圖文互動)(2)“堵槍眼”的脫貧戰怎麼打?——繼光村見聞

  幾名少年在中江縣繼光鎮繼光村參觀特級戰鬥英雄黃繼光故居(8月26日攝)。  新華社記者 謝佼 攝

【糾錯】 責任編輯: 周楚卿
加載更多
天山腳下稻花香
天山腳下稻花香
金秋菊花香
金秋菊花香
秋日海岸
秋日海岸
秋日海上魔鬼城
秋日海上魔鬼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24101126679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