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合體了,龍門石窟流散佛首首次實現“數字復位”
2020-09-28 10:26:1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新華社鄭州9月28日電 題:合體了,龍門石窟流散佛首首次實現“數字復位”

  新華社記者桂娟、史林靜

(圖文互動)(1)合體了,龍門石窟流散佛首首次實現“數字復位”

  在洛陽龍門石窟奉先寺北壁,龍門石窟研究院工作人員安放3D打印的佛首(9月23日攝)。 新華社發(張斌 攝)

  當3D打印技術遇到千年石窟,會擦碰出怎樣的火花?近日,在洛陽龍門石窟奉先寺北壁,一件一比一3D打印復制的佛首造像順利安放在一尊等身立佛的殘像上,佛首和殘像的斷面完全吻合,實現了造像的準確復位。

  此次合體的奉先寺等身立佛像是唐朝開元年間高力士等內侍宦官為唐玄宗祝壽所造。據龍門石窟研究院原所長溫玉成推斷,佛像原佛首應在1923年後遭盜鑿,因為在一個日本攝影師1923年拍攝的奉先寺北壁圖片中,這尊立佛造像頭部尚存。

  據了解,這件3D打印的唐代佛首造像原件現收藏于上海博物館。“1957年,上海博物館在北京購得這尊佛首,收藏于館內。”龍門石窟研究院研究員楊超傑説,“佛首面龐渾圓,眼部微鼓,具有典型的盛唐佛造像特徵。”

(圖文互動)(4)合體了,龍門石窟流散佛首首次實現“數字復位”

  在洛陽龍門石窟奉先寺北壁,龍門石窟研究院工作人員安放3D打印的佛首(9月23日攝)。 新華社發(劉嘉儀 攝)

  龍門石窟位于河南洛陽,與莫高窟、雲岡石窟、麥積山石窟並稱“中國四大石窟”,2000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産。20世紀初,洛陽龍門石窟被大規模破壞、盜鑿,大批石窟造像流散在外。

  “數字化技術可以為文物修復、重建或鑒別來源提供更為精準、更為直接的參考依據。”龍門石窟研究院院長史家珍説,比如上海博物館有5件館藏文物來自龍門石窟,但具體屬于什麼位置並不清楚。

  去年5月,龍門石窟研究院聯合上海博物館研究員李伯華,開始對這5件文物造像進行復位研究。其中一件高40厘米、寬30厘米的佛首,是第一個找到出處的文物。

(圖文互動)(5)合體了,龍門石窟流散佛首首次實現“數字復位”

  這是在洛陽龍門石窟奉先寺北壁遭盜鑿的等身立佛的殘像(9月23日攝)。 新華社發(劉嘉儀 攝)

  “奉先寺頭部缺損的等身立佛數量達到40余座,具體位置很難辨認。”楊超傑説。經過仔細觀察,研究人員發現佛首後部斷茬的橫切面近“V形”,根據這個特徵,他們查看了奉先寺所有的等身立佛,發現北壁一個拱形大龕的三尊立佛居中者,能與之對應。隨後,研究人員又依據三維數據,進行虛擬拼接後,確定佛首出自中間的立佛。

  “通過高精度3D掃描和打印後,我們又對打印出的佛首表面肌理進行處理,根據文物本體色彩進行細致復原,安放後,佛首和殘像的兩個斷面完全吻合。”楊超傑説。

(圖文互動)(2)合體了,龍門石窟流散佛首首次實現“數字復位”

  在洛陽龍門石窟奉先寺北壁,龍門石窟研究院工作人員安放3D打印的佛首(9月23日攝)。 新華社發(張斌 攝)

  除該佛首外,另外4件佛造像的位置也已基本確認。“這次合作研究,主要是想借助數字技術找到上海博物館藏品在龍門石窟的準確位置,實現‘數字回歸’,進一步充實龍門石窟資料的完整性。”楊超傑説。

  “此次奉先寺佛首的‘數字復位’,為其他流失流散文物‘回家’提供新的可能。”史家珍説,目前他們已和國內外多所大學、博物館建立合作,為更多龍門石窟流失流散文物尋找新的回家之路,實現“身首合一、復位歸壁”。

(圖文互動)(3)合體了,龍門石窟流散佛首首次實現“數字復位”

  龍門石窟研究院工作人員準備安放3D打印的佛首(9月23日攝)。 新華社發(張斌 攝)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合體了,龍門石窟流散佛首首次實現“數字復位”-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13261126551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