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他帶著海南媳婦回老家辦農場
2020-09-22 07:49:35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曾經“逃離”黑土地 如今種地“有奔頭”

  他帶著海南媳婦回老家辦農場

  站在自家的玉米地裏,張大鵬伸開了雙臂,如同身邊的玉米伸出了葉片。這片曾經他想竭力逃離的黑土地,如今成了他的驕傲。

  他曾下定決心“不種地”,在外兜兜轉轉十多年,在遠離家鄉的海南成家立業,又在十年後帶著海南媳婦回到家鄉種地。

  他經歷過同村人的質疑、種地的失敗,以及手握“巨款”的忐忑,終于辦起了屬于自己的家庭農場。

  如今張大鵬説,乘著國家政策的東風,加上一雙勤勞的雙手,足以讓他相信,農業是有奔頭的産業,農民是有吸引力的職業,農村是安居樂業的家園。

  “逃離”黑土地,他下定決心“不種地”

  莽莽黑土地,億萬農民賴以為生的,是土地,是糧食。張大鵬從小對此深以為然,但卻又常有一種抗拒的心理。

  張大鵬家在黑龍江省大慶市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煙筒屯鎮廣勝村。這是黑土地上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子,張大鵬家也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農家。而擁有黝黑皮膚和憨厚笑容的張大鵬,也是一個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農民。

  20世紀60年代,張大鵬的父母自山東來到黑龍江,在黑土地上扎下了根。簡單的年復一年春種秋收背後,藏著這個家庭的酸甜苦辣。

  苦!種地真是辛苦!

  1980年出生的張大鵬,從小看著父母種地,辛苦和勞累,在農村雖然常見,卻也真實得讓他心疼。

  曾經沒有大機械,沒有先進技術,張大鵬家種地更多是靠人力。張大鵬的母親陳義芬説,春耕時節,淩晨4點就要起床,在地裏一幹就是一天,常常吃不上午飯,直到天黑了才回家。

  “那時候種玉米,要用馬車拉水,刨完坑,貓著腰點完籽,還得用腳埋上土,這一個動作,一天就不知道重復多少遍。”陳義芬説,一天下來回到家,炕都上不去,為了緩解腳的麻木,直用腳踢炕。

  “這輩子也不種地!”看著辛勞的父母,張大鵬暗下決心,“那時候就覺得,種地不可能有前途,怎麼也得逃出這片黑土地。”

  初中沒上完,張大鵬就選擇離開家鄉到外地打工。他輾轉去過齊齊哈爾、哈爾濱、長春等地,幹過力工、採石工等工作。“幹採石工是最累的,灰塵特別大,戴的口罩,四個小時就得換一個,否則都不透氣了。”張大鵬説。

  即便那時候工資一個月只有數百元,即便幹的活再累,即便離家鄉越來越遠,張大鵬從來也沒想過回家種地。“那時候心中就一個念頭:再也不回農村了!”張大鵬説。

  2003年,張大鵬“逃離”到距離家鄉3000多公裏的海南省。最初張大鵬在海上捕魚,後又在酒店打工,並結識了自己的妻子徐昌蓮。2007年,兩人在海南結婚。“一個東北孩子,能看到大海,有穩定的工作,還找到了愛人,當時就感覺,這輩子確實是不會再種地了。”張大鵬坦言。

  回到家鄉,他拿粉筆畫線種地

  2014年,在海南定居十年後,下定決心不回農村的張大鵬,竟然回來了。

  聽到這個消息,不大的廣勝村裏鄉親們議論紛紛,盡管大家對張大鵬回家的原因都了解——他的父親生病了,但大家擔心,從小就沒種過地的張大鵬,回到村子裏,能幹啥?

  “回到村子,當時肯定是不甘心的,畢竟已經走出去了,家庭、工作都比較安穩,我也一度擔心,媳婦徐昌蓮不願意跟我回東北。”張大鵬説。

  張大鵬還記得,和徐昌蓮開口説回老家的時候,是在工作的酒店大堂裏。當時,徐昌蓮一句話也沒有説,騎著摩托回到了她父母家,沒多久她便給張大鵬打電話:“我跟你回去。”

  就這一句簡單的話,卻感動了張大鵬許久。

  初到東北,徐昌蓮便被眼前成片的黑土地震驚了:“在我老家,哪有這麼大片的土地,哪有這麼肥沃的黑土!”最遠只到過廣東的徐昌蓮沒見過雪,下雪時,她待在院子裏久久不進屋。

  回家後不久,張大鵬就聽説了村民對他能幹啥的擔憂,但他並沒有考慮那麼多,因為選擇本身就不多:父親生病,家裏的20畝地,只能由他和愛人來種了。

  一些村民知道他要種地,也難免議論:“這娃從小沒種過地,能行嗎?”有人也跟張大鵬説,村裏還有人等著看他的笑話。

  “聽蝲蝲蛄叫還不種莊稼了?”張大鵬暗暗下定決心,“他們説他們的,既然我選擇種地,那就得種出個樣來!”

  沒經驗的張大鵬,第一年種地還是“栽了跟頭”。

  “春耕時,犁的位置沒掌握好,壟距不對,秋收時候才發現,收割機一進地就把玉米壓倒了。那年費了好大的勁才收完,還損失了不少。”張大鵬説。

  為了彌補經驗的不足,張大鵬開始虛心向村子裏的“老把式”請教,去別人家免費幹活,“偷師學藝”。縣裏和鄉鎮組織的農業技術講座,他也聽了一場又一場。

  為了解決壟距掌握不好的問題,第二年春耕時張大鵬去村子裏種得好的地頭,量好壟距,回到自家地頭用粉筆畫好標記,起壟時就按照標記操作。

  慢慢地,張大鵬種地步入了正軌。可他不滿足于像父輩一樣,一直守著這20畝地,他籌劃著未來更多的可能性……

  擴大規模,他辦起了家庭農場

  繼離開海南回到家鄉後,張大鵬做出的第二個重大決定,是擴大種植規模,流轉更多土地,購買大型農機。

  “想要靠種地發家致富,還是要規模經營,2016年我就決定,多流轉點地,擴大規模。”張大鵬説,一開始,連流轉土地怎麼操作他都不知道,只好找來了朋友,全程指導他,流轉了10畝地。

  耕地規模擴大了,張大鵬也認識到,僅靠自家小農機,眼下能滿足需要,但如果想繼續擴大種植,還是需要現代化大農機。

  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擺在了眼前:買一臺玉米收割機,再加一臺免耕播種機,就需要20多萬元,自家沒有錢,需要借錢,萬一賠進去,咋整?

  “父母那時候不同意,就怕栽進去,再也翻不了身。”張大鵬説,關鍵時刻,徐昌蓮站出來支持了自己,“她説,你買吧,要幹就好好幹!”

  “其實我心裏也害怕,但我知道他的壓力比誰都大,這時候一定得支持他。”徐昌蓮説。

  從親戚朋友處湊來了23萬元現金,張大鵬拿在手裏“直哆嗦”:“從來沒見過這麼多錢,賠進去可咋翻身啊!”

  甚至直到準備出發去買農機具的前夜,張大鵬還在猶豫。他和朋友在家裏探討到淩晨3點鐘,終于下定了決心,只睡了一個小時便出發了。

  徐昌蓮説,新收割機提回家那一天,張大鵬欣喜得像個拿到新玩具的孩子。他不讓任何人動收割機,生怕出一點點問題。

  有了大型農機具的助力,張大鵬如虎添翼,種地再也不像父輩那樣用手點籽、用腳埋土了,效率成倍提升。2017年,他將種植規模擴大到220多畝,2018年“張大鵬家庭農場”注冊成立,他買農機的借款也全部還清。如今,“張大鵬家庭農場”的種植規模擴大到了380畝。

  “成立家庭農場,也是響應國家農業適度規模經營的號召,也能讓自家種地、經營更加規范,管理更加科學。”張大鵬説。

  如今,“張大鵬家庭農場”在當地有了名氣,2019年12月還獲得了省級示范農場的獎勵發展資金8萬元。以前懷疑過張大鵬的村民,也不禁為他豎起了大拇指。

  面對未來,他説農業是有奔頭的産業

  張大鵬感慨,一路走到現在,離不開國家政策的支持和家人的支撐。

  “這些年國家政策越來越好,每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都聚焦‘三農’,我們種地有補貼,心裏有底氣。”張大鵬説,拿購買農機具來説,自己買的免耕播種機總價4.35萬元,國家補貼1.3萬元;拖拉機7萬多元,國家補貼1萬多元……

  “國家現在還積極扶持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我對發展家庭農場信心更足!”張大鵬説。

  家庭農場離不開一家人的相互支撐。“2017年種植面積一下擴大將近7倍,活一下子就多起來了,我和媳婦澆完地,收噴灌帶都跪在地上收,回到家都半夜兩三點鐘,媳婦坐在院子裏就睡著了。”張大鵬説。

  “兒媳婦在海南時也是個嬌孩,來到這兒種地受苦了。扒苞米、裝化肥、開四輪車,啥都幹過。”張大鵬的父親張振和説。

  “最開始學開四輪車,還挺緊張的,眼睛不看道,就盯著轱轆瞅。”回憶起最初幹農活的事,徐昌蓮笑著説。

  面對未來,張大鵬還有更多期盼。

  “第一個就是想再加大農機力量,想再買一臺大馬力的拖拉機,還有秸稈回收的機械。”張大鵬説,農機始終是提升農業生産效率最為重要的工具,未來對農機的需求一定會越來越多樣化。

  其次,張大鵬還希望能夠學到更多的農業技術。“我本身就沒上多少年學,現在越來越感覺農業技術知識方面的不足。”張大鵬説,希望能有更多機會和渠道,例如通過進修等方式,提升自己的農業技術水平。

  最後,張大鵬還想通過自身發展帶動更多老百姓致富。“受制于規模,我現在用工還是少,希望能夠一方面通過擴大規模帶動更多人,另一方面也把發展中的經驗分享給更多人,讓大家能共同致富。”張大鵬説。

  “現在有了成就感和獲得感,以前我不想種地,現在我為我是個農民而自豪。”張大鵬説,未來會有更多人相信,農民是有吸引力的職業,農業是有奔頭的産業,而農村,也是安居樂業的家園。(記者楊喆、楊思琪)

點擊進入專題>>

  相關新聞:

  早稻增産4.1億斤的背後——江西克服疫、汛“雙考”交出豐收答卷

  新華時評:豐收在望有底氣

  今秋豐收猶三思

  新農人“魔都”種稻米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加載更多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新疆旅遊業“回暖” 阿勒泰秋季旅遊升溫加速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月亮山梯田搶秋收
秋日黃河美
秋日黃河美
綠色墨脫
綠色墨脫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522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