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移民搬遷“感動寧夏”,結果是“獨立王國黑老大”
2020-09-16 10:08:39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他曾入選2016年2月的“中國好人榜”,獲得“感動寧夏·2015年度人物”稱號,是“西馬銀”移民區的帶頭人。榮譽的另一面,他倒賣土地、敲詐勒索、非法拘禁、破壞基層選舉,是稱霸“西馬銀”移民區的“黑老大”。隨著近日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馬興國25年有期徒刑,這位亦黑亦白傳奇人物的爭議人生終審定讞。然而,對馬興國案以及移民區治理的反思和警示,才剛剛開始。

  1

  移民群眾的“致富帶頭人”

  馬興國的老家在寧夏西吉縣。這裏是“苦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區的核心區,至今仍是寧夏未脫貧的國家級貧困縣。從上世紀80年代起,寧夏開始有組織地將南部山區的絕對貧困人口搬遷到黃河灌區。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時任西吉縣將臺鄉飴糖廠廠長的馬興國成了帶領移民北上的帶頭人。

  1993年,一位自治區領導到將臺鄉飴糖廠調研。身為廠長的馬興國向領導反映問題,希望領導幫助解決企業生産難題。後來經領導協調,1994年馬興國從寧夏農墾局賀蘭山農牧場租賃了600多畝土地,開始帶領西吉縣的部分村民種植玉米。此後,西吉縣陸續有農民搬遷到這裏定居,這片位于銀川市郊的土地就是“西馬銀”移民區的雛形。

事發入獄前的馬興國(2013年攝)

  相比在西海固大山深處“十年九旱、靠天吃飯”的窮日子,搬遷到400多公裏外賀蘭山農牧場的農民種上了水澆地,喝上了黃河水,日子好得太多。因此,越來越多西吉縣農民自發移民到賀蘭山農牧場。隨著搬遷人數增加,土地需求也越來越大,馬興國從賀蘭山農牧場承包了更多土地。後來,馬興國從賀蘭山農牧場開出了“同意接受移民”的書面證明。這一紙證明,成為馬興國擴張“西馬銀”移民區的通行證。

  憑著這張證明,馬興國從西吉縣公安局拿到介紹其到銀川市公安局刻制“西馬銀移民開發區”印章的介紹信。2003年7月,賀蘭山農牧場土地管理開發公司再次向馬興國開具“移民開發區土地不夠可繼續增加”的書面證明,並附有2479畝土地的移民區規劃圖。有了印章和規劃圖,馬興國開始以“西馬銀移民開發區”對外挂牌,宣稱移民區由西吉縣政府成立,鼓動、招募移民前來。

  2013年,半月談記者曾在挂滿錦旗的辦公室面對面採訪馬興國,當時的他還在為移民區的孩子們享受不到免費營養餐而在西吉縣和銀川市兩頭跑。村民介紹,“西馬銀”的衛生院、學校、公交線路都是馬興國四處跑要來的。

  “從苦甲天下的西海固,到賀蘭山下的‘西馬銀’,你奮鬥了20多年。從荒無人煙的砂石灘到富裕和諧的新家園,你用勤勞智慧造福一方,你用無私奉獻感動寧夏!”這是馬興國當選“感動寧夏·2015年度人物”時的頒獎詞。時至馬興國被抓,不少村民對馬興國是黑社會老大這件事仍不是很理解。

  被問及“西馬銀”這個地名的來源時,有村民解釋:西吉人在馬興國的帶領下移民到銀川。這個極具馬興國個人特色的地名,似乎預示著移民區將被他帶入歧途。

  2

  三不管的“獨立王國”

  村民眼中的致富帶頭人,評選機構眼中的“中國好人”“感動人物”,是如何成為黑社會老大的?馬興國由白變黑的關鍵在于,他將“西馬銀”這個自發移民區打造成不隸屬于任何行政單位的“獨立王國”。馬興國自封“移民開發區”主任,這個“獨立王國”內所有的幹部任免、土地出讓、工程建設都由馬興國一個人説了算。

  自2003年馬興國將“西馬銀移民區”的招牌打出去以後,這個地方就成為三不管地區。“西馬銀”距離銀川市區只有十幾公裏,可是直到2016年前卻挂著“西吉縣城關鎮”的路牌。名義上,“西馬銀”屬于西吉縣管理,可是西吉縣對于這塊相距400多公裏“飛地”的管理,鞭長莫及。行政區劃上,“西馬銀”在銀川市西夏區,但是土地卻隸屬于農墾係統。就這樣,西吉、銀川、農墾三家都沒有對“西馬銀”進行有效管理,這讓馬興國成為這個“獨立王國”的實際控制人。

  根據辦案機關調查,馬興國以“西馬銀移民開發區”名義私自下文成立組織管理機構,將移民區劃分為17個村,任命包括其兒子、侄子、連襟在內的親屬為“村支書”等管理幹部,行使政府職權,操縱著“西馬銀”移民區內學校、衛生院的人事任免和日常管理。馬興國還組建保安隊負責移民區治安,為保安隊配備統一的制服、辣椒水、電警棍等裝備。

  經濟上,馬興國大肆非法佔用賀蘭山農牧場的土地,從農牧場承包戶手中低價流轉土地,然後高價倒賣給移民,並收取“地皮稅”“土地管理費”等費用,向移民發放自制的房産證、莊園證。截至案發,馬興國通過倒賣土地、收取“稅費”等方式獲利3000多萬元。

  2010年,為加強對“西馬銀開發區”的控制,攫取更多的非法利益,馬興國等人成立了西吉縣麗園生態移民服務有限公司。在馬興國的授意和縱容下,這一組織逐步控制了“西馬銀”地區客運市場線路、建築工程等領域。根據辦案機關的查證,“西馬銀”開通至銀川市區的中巴客運線路後,馬興國派人收取每輛中巴車每月50元的管理費。中巴車停運後,馬興國安排自己人跑私家車,不允許其他社會車輛在此營運。

  賀蘭山農牧場當年為何給馬興國開具書面證明?銀川市原國土資源局的調查報告載明:“2003年馬興國為了爭取移民資金,向賀蘭山農牧場提出為其出具同意接收移民的證明,賀蘭山農牧場考慮到建學校、道路、水利設施是改善基礎設施條件,為子孫後代造福的好事,就為其出具了虛假的證明。”

  2016年,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出臺《關于西馬銀整體移交銀川市管理有關問題的指導意見》,決定撤銷“西馬銀移民開發區”,將佔用農墾集團土地的“西馬銀”自發移民、國有土地管理權、公共基礎設施和機構編制人員整體移交銀川市管理,對農用地、住宅用地和住房進行統一確權登記。

  在移交過程中,馬興國陽奉陰違,“白天開大會積極同意移交,晚上搞小動作抵抗移交”,在銀川市的接管工作隊中安插親信幹擾接管工作,威脅、辱罵甚至毆打接管工作人員,導致兩名接管工作人員受傷。

  3

  “打傘”追責,總結移民管理教訓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後,馬興國的種種劣跡和他的“西馬銀王國”引起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政府高度重視。2018年3月公安機關成立專案組。5月,公安機關對馬興國立案偵查,共抓獲馬興國等18名犯罪嫌疑人。

  其實,從2003年開始,馬興國等人從普通違法犯罪逐步發展做大成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其間多個部門反映過馬興國的違法犯罪線索,但均未獲重視。銀川市原國土局早在2007年就向銀川市政府上報了《關于馬興國等人非法轉讓國有土地的調查報告》,此後又三次向公安機關移交相關線索,但警方卻在調查後稱“未發現有黑惡勢力存在”。

曾經的“西馬銀”改為現在的“銀西村”

  半月談記者還了解到,2016年7月在“感動寧夏·2015年度人物”候選人公示期間,賀蘭山農牧場就向評選機構報送了關于馬興國非法佔有國有土地的情況反映,銀川市曾建議暫停馬興國的候選人資格,但是評選機構最終仍然決定將馬興國作為候選人進行推薦。

  針對馬興國涉黑案中存在的“保護傘”“關係網”,以及失職瀆職、不作為亂作為等問題,寧夏紀檢監察機關採取統一指揮、提級辦理、分級負責的辦法,進行了深挖徹查,有關領導幹部受到嚴肅處理。

  除了“打傘”追責外,馬興國涉黑案對反思改進移民區管理方式也頗具現實意義。辦案人員表示,移民遷入地和遷出地銜接管理機制不清,移民區隸屬關係不明,導致移民區長期處于管理的真空地帶,給馬興國等人非法控制移民區以可乘之機。

  自1983年以來,寧夏共組織實施了6次大規模移民,累計移民120多萬,移民搬遷已經成為寧夏解決貧困問題的重要手段。然而,馬興國案暴露出個別地方在移民搬遷安置和後續管理方面仍有短板和漏洞。

  多位研究寧夏移民政策的專家表示,有組織移民搬遷涉及面廣,工作量大,在前期可以由遷出地政府承擔主要管理責任。移民一旦穩定下來,管理權要盡早移交給遷入地政府。另外,針對此前數輪移民搬遷遺留的人戶分離、重戶、假戶等問題,建議在今年進行的第七次人口普查中予以整頓。(記者 張亮 范思翔)

圖集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移民搬遷“感動寧夏”,結果是“獨立王國黑老大”-新華網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661126499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