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溫下,他們書寫勞動人生
2020-08-02 14:25:1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北京8月2日電 題:高溫下,他們書寫勞動人生

  新華社記者樊曦

  入夏以來,全國多地進入“炙烤模式”。在這樣的時節,許多基層勞動者堅守崗位,扎根一線。他們在施工現場埋頭苦幹,或在工地揮汗如雨,或頭頂烈日身處高空作業,用汗水和奉獻書寫勞動人生。

  不懼“烤”驗的城市建設者

  梅雨季之後,申城上海迎來高溫天氣。在上海普陀區真如寺附近,正在建設地鐵14號線的工人們迎來了一年中最“烤”驗人的時候。

  作為中鐵十九局上海地鐵14號線6標項目經理,45歲的張傑帶領團隊頂著高溫,在施工現場認真檢查著各種工序。別看他負責的區段只有3公裏長,卻下穿上海繁華的中心地帶,安全要求極高。

  “像這個車站基坑,距離最近的居民樓只有4米。基坑如果出現變形,地面就會有沉降,對地面建築肯定有影響。這需要我們密切監測、時時關注,做好安全防范和管理工作。”張傑告訴記者。

  除了周末,張傑吃住基本都在工地。作為一個在上海工作了17年的地鐵建設者,他已經在上海安家落戶,他的家距離工地驅車不到半個小時。

#(社會)(1)堅守崗位戰高溫

  7月24日,工人在河北省遵化市一家棚戶區改造建設工地現場施工。  新華社發(劉滿倉 攝)

  如今,上海共有建成和在建軌道交通線路20條。其中,張傑先後參與了7條地鐵線的建設。望著上海逐步密集成網的地鐵線,他覺得,心裏有一種滿滿的成就感。

  今年4月,他負責的地鐵14號線隧道區間順利完成盾構施工,沉降控制在1公分內,遠低于3公分的施工標準。在上海市軌道交通工程質量安全信用評價中,張傑帶領的6標項目在全市101個地鐵項目中排名第一。

  説起搞建設的不易,張傑卻覺得很平常。“我是搞技術出身的,喜歡待在一線。把地鐵建好,方便人們的出行,就是我的使命。”他説。

#(社會)(5)堅守崗位戰高溫

  7月23日,在融河高速廣西柳州市融安縣潭頭鄉段建設工地,工人在扎制防護欄鋼筋。 新華社發(譚凱興 攝)

  24小時待命的搶修班班長

  一頂安全帽,一套工作服,一雙絕緣膠鞋,一副絕緣手套……這些是電力工人的四季“標配”。盡管是在大馬路上能煎雞蛋的高溫三伏天,他們還是要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奔波在搶修第一線。

  張忠就是其中的一位。

  他是國網江蘇啟東市供電公司搶修班班長。一入伏天,搶修班的工作就忙碌起來。因為高溫天氣電網負荷大,有些區域會出現電網超載運行,甚至嚴重過負荷導致停電故障。如果有故障需要處理,搶修班必須第一時間到達現場。

  在帶領隊員巡查當地10千伏呂北線時,張忠發現一處配變低壓保護開關箱接線端子處有零星火花閃爍。他們立即拿出紅外測溫儀,對準火花處一掃——69攝氏度!測溫儀顯示出一個驚人的數字。正常情況下該處溫度不會超過40攝氏度。

#(社會)(3)堅守崗位戰高溫

  7月24日,在石家莊市軌道交通有限責任公司運營分公司西兆通車輛段聯合檢修庫內,檢修技工在地溝裏進行車輛底部吹掃作業,確保客車在高溫情況下安全運營。  新華社發(鄭榮璽 攝)

  “必須盡快處理,否則一旦造成過熱保護跳閘,就會導致周邊多戶居民停電。”張忠和搶修人員迅速展開搶修,更換接線端子處發熱氧化的螺栓。戶外三十五六攝氏度的高溫下,他們卡其色的長袖工作服一會兒就被汗水浸透了。

  張忠説,高溫搶修期間,自己和隊員們經常沒有食欲,“就是多喝水,喝完水接著又出一身汗,工作服就沒有幹的時候。”

  作為搶修班班長,張忠這幾年基本沒有休過假,一年365天隨時待命。“之前梅雨季節連續暴雨,崗位上所有人都在加班加點搶修,我每天也最多能睡上四五個小時。”他説。

  在他看來,不管是高溫、暴雨,還是大風、寒潮,肩負著應急搶修任務的電力人,就該“奮戰在保供電的第一線”。

  守護高鐵安全路的橋隧“神探”

  一大早,在京哈高鐵承沈段大淩河西支特大橋的梁體內,傳來陣陣富有節奏的敲擊聲。

  這是沈陽高鐵基礎設施段牛河梁高鐵綜合維修車間橋梁工區班長王玉興帶領著4名作業人員,在30多米的高空中進行橋梁檢修作業。

  自擔任橋梁工區班長開始,王玉興就堅持帶領職工嚴格落實橋隧檢查維修作業標準,鑽隧道、爬橋梁,起早貪黑認真檢查,嚴把安全質量關,多次發現和處置隧道二襯裂紋、空響、掉塊等安全隱患問題,為高鐵動車運行平穩暢通架起安全路。因他手中的檢查錘總能準確無誤地查找出梁體的“病害”隱患,他被工友們親切地稱為橋隧“神探”。

(社會)(7)堅守崗位戰高溫

  7月24日,中國鐵路南昌局集團有限公司福州機務段的檢修工肖玉鵬在對機車轉向架進行檢修,確保列車在高溫下運行安全。 新華社記者 林善傳 攝

  在空曠的梁體內工作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每隔一段時間,梁體就會傳來高鐵動車呼嘯而過的回音。巨大的噪聲讓作業人員耳朵嗡嗡作響,有時甚至會出現短暫耳鳴。

  再加上梁體內部相對密閉,內部溫度要比室外高上十幾甚至20攝氏度,盛夏的梁體內猶如蒸籠一般,一會兒工夫,作業人員的工作服就全都被汗水浸透了。

  作業過程中,王玉興要頂著噪音和高溫不斷大聲強調安全關鍵點,提醒作業人員做好安全防護、強化作業標準。

  大淩河西支特大橋全長3800米,共有75個橋孔。這次檢查作業,他和工友們要在30多米高的橋墩上,對梁體、支座、螺栓、防落梁裝置等進行全覆蓋檢查。

  華燈初上,經過8個多小時的連續作業,王玉興和工友們終于完成了檢查任務回到地面。摘下口罩,他們迫不及待地拿起自帶的白開水仰頭暢飲。這時,王玉興還要再檢查一遍作業工具,確認工具沒有遺落。

  “作業標準容不得半點僥幸心理。每一個確保安全的環節,一點都不能差,這是我們的責任。”他説。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加載更多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非遺入校園 假期亦快樂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15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