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兩個老羊倌的脫貧“擂臺戲”
2020-07-28 08:05:22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一大早,老羊倌王樹興騎個摩托車出現在羊場門口,韓鳳祥則抓著草料在自家羊圈忙活。

  王樹興和韓鳳祥是河北省承德市圍場縣人。年初,老王和老韓打了個賭,一個在羊場打工,一個堅持自己養羊,雖然脫了貧,誰能讓腰包先鼓起來?倆人互不服氣。

  兩人的底氣,來自當地正在加快建設的扶貧項目——“津承百萬只肉羊全産業鏈項目”。肉羊養殖加工産業化,正讓圍場縣農民增收的步伐快起來。

  “2019年,天津市武清區投入財政幫扶資金788萬元,採取‘入股分紅’帶貧模式帶動1182戶貧困戶增收。”天津市武清區扶貧幹部、圍場縣挂職副縣長劉繼群介紹,在武清區扶貧幹部、天津食品集團及當地相關部門共同謀劃下,“投母收羔”“入企就業”“入股分紅”等産業扶貧模式,已帶動貧困戶2507戶穩定增收。

  羊生長快,且兩年三胎,一胎多羔,通過“投母收羔”模式,老韓去年一次性認領了80只基礎母羊。每只母羊每兩年還兩只羔羊,余下的都歸老韓。

  半年多過去了,老韓的羊養得咋樣?記者來到圍場縣腰站鎮老韓家中,寬敞的院落被老韓打理得井井有條,新建的羊舍裏,母羊吃得正歡。老韓告訴記者,今年2月,這批母羊一下生了100多只羊羔。

  科學配種、精細養殖……為了幫助老韓養好羊,河北津墾奧牧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技術幹部李明霖沒少往老韓家跑。

  老韓養的母羊最近又都懷上了小羊。不出意外,10月底,還能再添160多只小羊羔。

  老韓一估摸,年初60只羊羔賣了5萬多元,這次生得更多,不到年底,就能進賬10多萬元。

  消息傳來,王樹興坐不住了。最近,他幾次跑到老韓家“明察暗訪”:翻蓋的羊舍“闊氣”了不少,新添的草料堆得整整齊齊。

  一頭是老韓的“咄咄逼人”,一頭是自家遇上煩心事。家裏老人因病需要照顧,媳婦辭掉場裏飼養員的工作回了家,眼瞅年收入也就六七萬元,王樹興有點慌。

  想要贏,光打工還不行。王樹興也偷偷盤算起自己養羊來。

  説起養羊,王樹興過去也是“大戶”。早在10年前,他養著140多只羊。但傳統的放養模式破壞了山上植被,山禿羊也瘦,羊價還不高,他這才“入企就業”。

  當了飼草料加工員,收入也不錯,但王樹興始終不忘“忙裏學藝”。他總愛到羊場裏轉一轉,看看科學養殖跟土法放養差別在哪。

  配種、喂料、育肥……漸漸地,王樹興從科學養羊的“門外漢”成了“好把式”。

  有了技術,王樹興心裏有了底。後來,村裏用集體資金建了羊舍,只待“請羊入舍”。因為符合“投母收羔”的條件,他跟媳婦一合計,幹脆趁機當起“領頭羊”,一口氣領了200只羊。

  “按照一只基礎母羊半年生兩只羊羔算,年底就能掙不少。”王樹興心裏盤算著怎麼贏老韓。

  兩人的“賭約”,很快在貧困戶中傳開了。眼瞅能賺錢,大家紛紛申領母羊。但這麼多人領羊,不愁賣嗎?能賣上好價嗎?

  “未來圍場縣將打造‘以繁育養殖為核心,延伸拓展技術培訓、屠宰加工、産品交易、冷鏈物流’的全産業鏈發展模式,保證養殖戶有錢掙。”劉繼群説。

  政府搭好臺,企業唱大戲,大家齊努力,脫貧才有戲。

  “當地兩家肉羊産業扶貧企業已存欄近2萬只基礎母羊,年可出欄7萬只育肥羊,現代化的大型屠宰場建設正在有序推進。”河北津墾奧牧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婁紫東介紹。

  沒到年底,倆老羊倌算了算賬:“算你先行一步,咱也迎頭趕上。”老王約老韓年底再算細賬。

  2016年貧困發生率還超過14%的圍場縣,在今年2月實現了整縣脫貧摘帽,這其中,肉羊産業扶貧模式功不可沒。(記者 王暉 王寧)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加載更多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中國西北角:有個村子叫神座
彗星與巨石陣
彗星與巨石陣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嘉陵江邊的“城市陽臺”
探訪元上都遺址
探訪元上都遺址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6292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