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山下的“扶貧藏雪茶”
2020-07-06 16:14:09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西寧7月6日電 題:高山下的“扶貧藏雪茶”

  新華社記者白瑪央措 趙家淞

  7月盛夏,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境內,大片的野生藏雪茶樹抽出枝丫,與瑪柯河兩岸翠綠的松柏,構成一幅錯落有致的綠色油畫。獨特的藏式碉樓靜靜屹立在河邊,見證著脫貧攻堅以來雪域藏鄉發生的欣喜變化。

  “我們從小就有喝藏雪茶的習慣,但從沒想過家門口野生的茶樹能掙錢。”班瑪縣燈塔鄉要什道村黨支部書記安子尕太一邊除草,一邊觀察著茶樹的長勢,“現在班瑪藏雪茶的名氣越來越大,種植藏雪茶的人越來越多。”

  據了解,藏雪茶是用花葉海棠和變葉海棠的葉子加工而成。在我國,花葉海棠和變葉海棠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海拔3000米至3500米的地區。班瑪縣就處在這一區域。

  在政府推動下,藏雪茶産業規模逐漸擴大。2015年,班瑪縣利用當地得天獨厚的生態資源,著力發展藏雪茶産業,累計投入扶貧資金1800萬元,建起了集藏雪茶樹種植、生産加工、銷售于一體的班瑪縣藏雪茶産業開發有限責任公司。

  “我們從2014年開始嘗試人工種植,通過‘公司+基地+農戶’的模式經營,從最初的100多畝茶樹地發展到了現在1.85萬畝優質茶園基地。”班瑪縣藏雪茶産業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井國梅説。

(圖文互動)(1)高山下的“扶貧藏雪茶”

  7月2日,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貧困戶尕梅在藏雪茶産業園內採摘嫩葉。  新華社記者 趙家淞 攝

  從喝茶到制茶,52歲的尕梅和其他5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勞動力,在藏雪茶産業園裏找到了滿意的工作。

  2015年以前,尕梅和丈夫兩人生活困苦,居無定所。“早上8點出發,帶上茶葉、幹糧和帳篷,在山上挖一個月貝母,也只能掙2000多元。高原上能挖貝母的時間很短,但這卻是我家最主要的收入來源。”

  “現在我不僅會採摘茶葉,還會炒茶和晾曬茶葉。”現在尕梅每月有3300元的工資,年底還有近千元的獎金,年收入4萬多元。

  如今在班瑪縣,像尕梅一樣通過特色扶貧産業受益的貧困群眾共有7766名,直接受益1230余萬元,人均增收1583.8元。據統計,截至2019年,班瑪縣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8020元,同比增長11.3%。今年4月,班瑪縣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

(圖文互動)(2)高山下的“扶貧藏雪茶”

  7月2日,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藏雪茶産業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工作人員在晾曬藏雪茶。  新華社記者 白瑪央措 攝

  據統計,2016年至2019年,班瑪縣藏雪茶産業四年總産值1718萬元,其中種植藏雪茶産值達665萬元,生産産值達1053萬元。2019年,班瑪縣藏雪茶産業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就為503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平均分紅2300元。

  龍頭公司創新銷售方式,讓更多貧困群眾從中受益。“去年我們嘗試邀請網紅直播帶貨,5分鐘就賣掉了5000份藏雪茶,營收45萬元。根據分紅機制,這筆收入能給班瑪縣134戶貧困戶每人帶來1314元的收益。”井國梅説。

  “下一步,我們將繼續發展高原綠色有機藏雪茶産業,把班瑪藏雪茶産業發展成健康産業、富民産業、支柱産業,使之真正成為‘扶貧之茶’。”班瑪縣副縣長李富年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吳咏玲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202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