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李艷英入學記
2020-06-30 17:07:3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昆明6月30日電  題:李艷英入學記

  新華社記者李自良

  5月20日,14歲的傈僳族姑娘李艷英終于高高興興上學了。原本以為這一輩子不可能念上書的,“第一次走進了學堂”“就像做夢一樣”,她説。

  怒江大峽谷。碧羅雪山深處。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裏甲鄉俄科羅村。李艷英就生活在這個村子裏。

  不讓李艷英讀書,李艷英的父親開阿達、母親娜華三是下了決心的。李艷英是家裏的“老大”,“得幫著家裏幹活,幫著照顧弟弟、妹妹”“又是女孩子,終究要嫁人,何必!”

  在前幾年鄉村幹部、學校老師到村裏動員適齡孩子上學時,開阿達、娜華三用類似“家裏忙,再推後一年再説”“已經讀過了”的話語進行搪塞。居然搪塞過去了。

  在脫貧攻堅“補短板”中,李艷英終于“暴露”。為查核貧困農戶失學、輟學人員,雲南在全省范圍逐戶比對戶籍、學籍、在校人員。人證俱獲:李艷英“從未上過一天學”。

  像李艷英一樣的孩子,福貢查核出400多人,雲南省1.6萬多人。

  緊接著“勸學”:縣領導落實“1對1”責任,確保貧困家庭適齡孩子“一個不少”上學。福貢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過建文是李艷英上學的責任人。

  好險,李艷英已經快不適齡。6歲至15歲是接受九年義務教育的年齡。再過一年,李艷英就超齡了。

  今年2月份,過建文第一次來到李艷英家。説明了來意後,李艷英的父母一口回絕:不願,不能,不必。

  這還算見到了李艷英和她的父母。此後,過建文一行不時來“造訪”,卻總是吃“閉門羹”——李艷英一家知道過建文要來,“不堪其擾”,把門一鎖,走了。

  每次前往李艷英家,車程1個多小時。有一段路還不通車,需步行半個多小時。

  縣上確定的失學孩子開學日子已經迫近,但李艷英的父母依然在“躲貓貓”。過建文著急了。

  5月18日,過建文一行又來到李艷英家。這已經是他三個多月來第十次上門了。李艷英家依然“鐵將軍”把門。

  不甘心。過建文在村子裏開始細細打探,終于獲知了李艷英一家的去向:一家人為“躲學”,去李艷英的外婆家去了。過建文又步行一個多小時直赴李艷英外婆家。

  李艷英外婆家的人對過建文的到來似乎很惱火。一大家人圍上來,表達不滿:不想讀就是不想讀,為何苦苦相逼?

  過建文逐一講道理,“軟硬兼施”:孩子一輩子“睜眼瞎”,孩子一輩子就要受苦;孩子讀書不要家裏出一分錢;不讓孩子接受教育,是違法犯罪。

  李艷英的舅舅明顯是“主事”的人,明白了道理。

  李艷英的媽媽娜華三也終于勉強同意。

  趁熱打鐵。第二天,過建文徑直去接李艷英上學。未料李艷英的母親娜華三又“生事”:孩子身體有病,“每天得煮一只雞給她吃”。對前一天的答應,娜華三後悔了。

  過建文“針鋒相對”:讓我們一起去給孩子檢查,真要每天吃一只雞,“我來負責”。

  檢查結果:孩子沒有毛病。娜華三無話可説。

  由過建文陪護,李艷英來到福貢縣“保學”班上學了。

  這是一種特殊的班次: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融合,既上基礎知識課,又上職業教育課。融合班就是為李艷英這樣的大齡孩子開設的。全縣300多個此前沒有“上過一天學”的孩子在一起學習。

  李艷英終于開口對過建文表示感謝:“又能識字,又能學本領,這種學習我喜歡。過叔叔,我喜歡讀書。”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盛裝起舞 好戲連臺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青海:巧手繡香包 濃情迎端午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朱鹮棲息地以秦嶺為中心向東亞擴展
夏日古鎮風光美
夏日古鎮風光美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17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