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幫助成年孤兒立足社會 他要做“放牛班”的“馬修”
2020-06-20 12:19:2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天津6月20日電(記者尹思源 張宇琪)已到退休年齡的劉珂還不想只過每天買買菜、做做飯的簡單日子,他心裏始終放不下跟著他工作的20多位成年孤兒。

  “電影《放牛班的春天》裏,馬修是一群孩子的‘伯樂’,我也想做這群孩子們的‘馬修’。”劉珂説。

  63歲的劉珂是一位企業家,從2001年起,他吸納了20名福利院孤兒在他的企業中工作,這些成年孤兒在劉珂這裏獲得家的溫暖,也在他的庇護下學會了如何在社會上立足。

  2001年,劉珂認識了時任天津市兒童福利院院長的馮立偉,從馮立偉的口中,劉珂意識到福利院的孩子們不但需要物質上的幫助,更需要和社會接軌的機會。“我開始關注天津市兒童福利院的孩子們。福利院的成長環境是相對封閉的,孩子們走向社會後往往會出現自卑情緒,我覺得應該幫助他們。”劉珂説。

  從那時起,劉珂開始給福利院的孩子們捐錢送物,但他慢慢發現,物質上的幫助雖然能讓孩子衣食無憂,但孩子們最缺少的是與社會接觸的機會。“幫助他們培養一技之長,找到適合自身發展的職業方向才是關鍵。”于是他開始嘗試著將自己企業中的工作機會提供給在福利院長大的孩子,這一堅持就是近20年。

  在這些孩子中,劉珂對一位哈薩克族的小夥印象頗為深刻。23歲的塔斯肯如今已經成為一家馬術俱樂部的“明星教練”。一位家長説:“他人長得帥,教課深入淺出,對孩子非常有耐心,孩子特別喜歡他。”

  塔斯肯兒時母親因病去世,父親又于車禍中喪生。如果沒有劉珂,他的命運可能完全不同。“可能我依舊還在家鄉烏魯木齊的各家小店裏打著零工吧。”塔斯肯説。

  2016年的一天,烏魯木齊市兒童福利院院長找到塔斯肯,告訴他天津有一家馬場在招聘教練和騎手,問他有沒有興趣去闖蕩一番。“當時想著能夠到大城市感受一下,即使不合適也能再回去,就同意了。”塔斯肯説。

  塔斯肯和劉珂的生活就這樣聯係在了一起,塔斯肯跨越3000多公裏,從天山北麓來到了渤海之濱。“當時見到塔斯肯就覺得這個小孩特別機靈,是個好苗子。”劉珂説。

  “2016年3月30日是我來天津的第一天。”塔斯肯仍對初到天津的日子印象深刻。“從那天起,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初到天津時,聳天高樓和車水馬龍讓他的心中充滿了猶豫和迷茫。“我當時挺自卑的,不敢和人大聲説話,飲食和生活也不習慣,總有回家的想法。”塔斯肯説。

  那段時間,劉珂經常帶他去遊樂場,吃飯時也會特意點一些新疆菜。“孩子跑這麼遠為的是一份工作,不僅在金錢方面,也要讓他在精神上得到滿足。”劉珂説。

  慢慢地,塔斯肯熟悉了天津的生活,性格也變得開朗了許多。看著這些來自福利院的孩子們從剛見生人時的眼神閃躲,到現在已經能自信地在社會上獨立生存,劉珂打心底開心。

  劉珂認為,對待這些孩子和對待在普通家庭長大的孩子是不一樣的。“他們從小在比較封閉的環境長大,不知道怎麼和人相處。這就要求在安排工作的時候充分考慮每個孩子的現實情況。”劉珂説,“有的孩子身體好、肯吃苦,我就培養他做馬術教練;有些孩子對烹飪感興趣,我就出資幫他們學技術;還有些孩子,雖輕殘但動手能力強,我就讓他們在酒店任職。”

  越來越多福利院長大的孩子在劉珂的企業工作,也逐漸組建起了他們自己的“放牛班”。33歲的白宇(化名)患有白化病,她從天津市兒童福利院出來後,現已成為一家美容院的行政經理;27歲的劉可(化名)在劉珂的幫助下,在天津市繁華街區經營著一家奶茶店;28歲的黨明(化名)現已參與到劉珂企業手機軟件平臺的後臺管理……

  “在這個大家庭,我感受到了愛,我也會努力與更多的人分享這份愛。”白宇説。

  “我在慢慢變老,但他們正年輕,我希望這些孩子們在我的企業裏學些技能,為他們提供一個進入社會的跳板或者緩衝帶,如果將來我不能再幫助他們了,也希望他們有能力自立于社會。”劉珂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6138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