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産業裏挖“新機”——河北扶貧産業觀察
2020-06-02 16:45:1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石家莊6月2日電 題:老産業裏挖“新機”——河北扶貧産業觀察

  新華社記者白明山、齊雷傑

  紅薯、山楂、香菇……這些農村地區的特色産品,曾經一度因為産業同質化、産品單一化,價值沒有得到充分挖掘。記者近日在河北貧困地區採訪發現,各地因地制宜、提舊育新並舉,昔日老産業正展現新活力。

  從“論噸賣”到“論克賣”的紅薯淀粉

  保定市易縣是革命老區。40歲的苑文玉,20年前離開家鄉到北京做淀粉生意。

  在外生意做得風生水起的他,看到老鄉們的紅薯因儲存不當大部分爛掉,心裏很不是滋味。他琢磨著,家鄉紅薯品質好,為何不把自個的生意與之結合呢?

  2017年,苑文玉回鄉投資建廠,生産專業配方淀粉和無明礬水晶粉條,一改傳統手工作坊式生産。走進廠區,現代化生産線讓人眼前一亮。在化驗室,檢驗人員對每批次産品化驗、記錄、存檔、留樣。

  2019年,他建成雜糧粉深加工扶貧車間,與貧困戶建立利益聯結機制,以高于市場10%的價格收購紅薯、玉米、雜糧,到目前已經收購農産品200多萬斤,帶動周邊貧困群眾增收。

  捏著一個小包裝袋,苑文玉笑著説:“別小看這個,論克賣的,網店上一度賣斷貨。”他解釋説,這是把紅薯等原料調配制成的代餐粉,衝開即食、營養均衡,滿足上班族沒時間做早餐的需求。

  “要把小紅薯做成大産業,讓淀粉從‘論噸賣’到‘論克賣’!”苑文玉説。

  被“科技賦能”的山楂

  得益于獨特的地理和氣候條件,承德市興隆縣被稱為中國山楂之鄉,可山楂産業曾經一度不“興隆”。

  2017年,海歸研究生張靜放棄北京白領工作,一頭扎回老家,跟父親種起有機山楂,開啟與山楂的“青春之戀”。

  她説,國外有一種跟山楂一樣口感酸甜的紅色小果子——蔓越莓。蔓越莓被制成價格不菲的各種保健食品,而家鄉的山楂卻無人問津。

  回鄉後,她聘請業內知名林果專家,組建了河北省山楂産業技術研究院,建成多單位聯合、多學科融合、協同創新的山楂研發團隊,篩選新品種,開發適合都市年輕人的“山楂飲料杯”等新産品。

  由于管理科學,當地山楂果品的附加值大幅提升。張靜説,公司通過合作社帶動、貧困戶直接入股公司等方式,吸收8個鄉鎮、12個貧困村的1521個貧困戶入股,累計分紅140余萬元。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當地山楂滯銷,張靜克服生産經營困難,收購貧困戶山楂300余噸。

  撐起“致富傘”的小香菇

  還清8萬元“饑荒”和10萬元貸款,保定市阜平縣色嶺口村村民顧軍眉頭舒展,心裏敞亮了。顧軍得腦血栓後一病10年,妻子也生病,一家人東借西湊,過著“拉饑荒”的日子。

  幫顧軍走出困境的,是他從未接觸過的小香菇。阜平縣太行山食用菌産業研究院院長侯桂森説,當地氣候寒涼,山區果樹枝杈多,粉碎成木屑可做蘑菇培養基,適合發展食用菌。

  然而,對顧軍而言,改種香菇説來輕松,建大棚、學技術、找銷路,卻都是難題。為扶持新産業,阜平縣整合涉農資金,統一建設標準化大棚,提供菌棒和技術培訓指導,統一打造“老鄉菇”品牌收購蘑菇。政府還為菇農上了農業保險,把種植風險降到最低。

  “從2017年開始種香菇,‘饑荒’和貸款都還清了。2019年,承包了2個棚,純收入10萬元。”顧軍打了“翻身仗”,壓在心口的大石頭搬開了。

  疫情下餐飲業受到較大衝擊,香菇産業也受到了影響。“開始愁得睡不著覺,蘑菇不等人,長到一定時候就要採摘,否則産品等級下降,就不值錢了。”顧軍説。阜平縣政府協調4000多萬元資金,上了40臺大型香菇烘幹設備,龍頭公司敞開收購菇農産品,菇農利益並未受到影響。

  車行阜平縣山區,一棟棟、一排排蘑菇大棚不時映入眼簾,一朵朵小蘑菇為貧困群眾撐起了“致富傘”。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笑冬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6065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