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當“荷花”遇見紅薯
2020-06-01 10:49:3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南昌6月1日電  題:當“荷花”遇見紅薯

  新華社記者孫楠、袁慧晶

  推開嶄新的大門,站在院子裏,望見對面細雨掩映的群山,聽著兩個兒子在身旁嬉戲打鬧,“85後”青年張荷花感慨:“生活少不了柴米油鹽,但也需要詩和遠方。”

  第一次來到這座大山,是11年前的一個夜晚。車開了好久,一路顛簸。到家了才看到,房子很矮,墻是泥扶的,門口的茅草很高。“真不知道當時咋呆下來的。”憶起往事,張荷花微笑的眼角淌著淚。

  江西省贛州市尋烏縣丹溪鄉岑峰村,位于武夷山與九連山余脈相交處,是“扎”在山根的省級貧困村。2009年張荷花嫁到這,成了一位客家媳婦。

  然而生活總是不乏意外。

  家人相繼生病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再加上整修開裂的舊房子,家裏就這樣背負下20多萬元債務,四處借錢,親戚見了他們都躲著走。2014年,張荷花家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愛笑的她不笑了:“跟當姑娘時候比,落差太大了。”張荷花整日的夢想就是脫貧致富。

  岑峰村由于地理氣候原因,種的紅薯蒸好後更甜糯,家家戶戶一直有種植紅薯、做紅薯幹的傳統。2015年精準扶貧開始後,岑峰村把紅薯産業作為脫貧主打産業,全村紅薯種植面積從40余畝增加至400余畝,貧困戶種植紅薯2畝以上每畝補貼300元。

  張荷花家也種了2畝多地,老公被安排了村裏的公益性崗位,再加上賣紅薯幹賺的一點錢,她家當年就脫了貧。

  那段時間,老公和兒子成了她最大的慰藉。有次跟兒子在地裏一邊幹農活一邊打鬧,兒子沒站穩,笑著一屁股坐在了稻田裏,張荷花説:“真的就那個瞬間,豁然開朗。我還年輕,怕啥呀!”

  打起精神的張荷花不同于以前做紅薯幹的小打小鬧,開始認真盤算起這個營生。

  “紅薯太大太小都不好,最好控制在200至300克;削皮一定要去掉白色的內衣;紅薯幹不能加防腐劑,要用電烤箱殺菌……”來岑峰之前,張荷花很少看到過紅薯,更害怕紅薯秧上的大肉蟲子,但從剛開始做的黑色到現在晶瑩透亮的焦糖色,張荷花在失敗中逐漸摸索出獨家秘訣。對品質的嚴格把控也使她的紅薯幹即使略高于市場價仍供不應求。

  除了質量,打開銷路也很重要。作為一名“85後”,張荷花同樣喜歡玩手機,日常機不離手,“自然就想到在朋友圈賣紅薯幹”,與其等人上門收購紅薯幹,賣不到好價錢,銷量也不穩定,為什麼不自己賣?

  穩坐家中的張荷花把紅薯幹賣到了全國,家裏幾畝地産的近萬斤紅薯不夠賣,就申請了5萬元婦女創業擔保貸款,收購村民手中的紅薯進行加工,經過幾年的經營,張荷花臉上的笑容回來了。

  在岑峰村,像張荷花一樣找回笑容的貧困戶不在少數,“現在家家戶戶都賣紅薯幹,村裏還成立了鄉香園養植專業合作社,80余戶貧困戶靠紅薯産業實現脫貧增收”,岑峰村黨支部書記龔雲輝説。

  眼看著離實現夢想越來越近,張荷花又添了一把火——在村裏經營一家團購平臺的配送站點。去年無意間買了這個平臺的東西,覺得物美價廉,她就主動去網上查聯係方式要求加盟。

  剛開始村裏的人不理解,鄰居們都來問:“咋能在網上買肉呢?能吃嗎?”

  為了打開銷路,張荷花用時下流行的方式營銷,進行地面推廣、在關鍵節點送禮物給村民,“今年‘520’我給她們送了鮮花,剛剛鄰居大嬸讓我在平臺上給她買個花瓶。”

  家裏嶄新的大門旁擺著一排可愛的多肉植物,張荷花喜歡花,她説:“花就是詩的開始。”

+1
【糾錯】 責任編輯: 趙文涵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廣西環江:夏日田園美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冰雪世界的前進營地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重慶高校大學生有序返校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59035